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裴墨你也有性冷淡?
“结婚了……?”我声音轻轻发颤,虽然裴墨早已和我提过交易条件,但我但是免严禁惊异不己。裴墨挑眉:“怎么,你不不愿意?”我赶快摇摇头。老实说,我的条件跟裴墨差太远了,更裴墨挑眉:“怎么,你不愿意?”。...

“结婚……?”我声音微微发抖,尽管裴墨早就和我提过交易条件,但我还是免不得惊诧不已。

裴墨挑眉:“怎么,你不愿意?”

我赶紧摇头。

老实说,我的条件跟裴墨差太远了,更何况还是个离了婚的女人。以裴墨的条件,什么样的对象找不到?

裴墨见我不说话,笑了笑:“莫非,你是怕我碰你?”

他笑得有些轻蔑,俨然是看不上我。我多少有些自尊心受挫,吞了吞口水,说:“裴总误会了,我是觉着,以裴先生的条件,想和您结婚的女性要多少有多少,为何会选中我呢?”

裴墨淡淡道:“我有女性*接触障碍。”

“什么?”我失声叫了出来,感觉自己的反应可能有些夸张,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裴墨,“啥意思啊这?”

“就是对女人过敏。”裴墨面无表情地解释。

我一懵,想也没想就问:“那和性冷淡有区别么?”

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实在是“性冷淡”给我的伤害太深,一时冲动说话忘了过脑子。

“性冷淡?”

裴墨眉梢挑起一抹冷意,他冷冷逼近我,一手掐着我的下颌,一手紧锁着我的手腕,我们的身子紧贴着,我甚至能感觉到,裴墨衬衣下结实的身躯。

大概是没碰过男人,我的心竟然在这种时候,很不要脸地狂跳。

“林荼蘼,别把我和你的废物老公相提并论。性冷淡这个词儿,对于正常男人来说,是一种挑*逗。你是想让我证明给你看?”

我赶紧摇头,不敢想象,裴墨会用什么方式,向我证明他不是性冷淡。

“况且,我虽然对大部分女人过敏,但对你不过敏。”

我微微一滞,这就是裴墨找我交易的原因么?这么说来,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碰了他,他说自己没反应,指的就是对我不过敏?

女人都是虚荣的动物,我也不例外。

尽管我对裴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但能成为这样优秀男人的特殊存在,确实让我小小虚荣了一把。

裴墨似乎看出了我的飘飘然,冷哼道:“不要痴心妄想了,我不会碰你。”

裴墨的话里,带着股轻蔑劲儿,让我难堪的很,感觉自尊心给人踩到了泥土里。

挂在案板上的猪肉,还有人看两眼呢。我林荼蘼好歹也是个长相不错的女人,怎么就这么招人嫌了?

“你可以慎重考虑。”裴墨放开我,用纸巾擦了擦手,也许是因为对女人过敏的缘故,但凡碰过女人后,都会很注意清洁。

然而这个举动,却让我有些窝火。

敢情在裴墨眼中,我就是一个大型垃圾?

我强忍着心中那点儿自尊心受辱的怒意,低头沉吟了片刻,答应了。

从我走进这个房间开始,就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船到江心,不摇桨也不行了。

“林荼蘼是吧?我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遭人背叛。希望你能遵守契约精神,循规蹈矩,安守本分。倘若你胆敢背叛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说最后一句话时,裴墨冷冷盯着我,眸子里的冷魅残忍,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战战兢兢地上了裴墨的车,一路上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也不知道等待我的究竟会是什么。

裴墨住在一个高档小区,以前我和何子辰买房时也来看过这个楼盘,因为价格贵的吃人而无奈作罢。

“以后你就暂时住我这儿。”

裴墨随手给车子上了锁,我一看,车库里除了这辆宾利,还有辆保时捷。

我跟在裴墨身后,小心翼翼地问:“平时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你会什么?”裴墨问。

我说我基本的家务都会,裴墨微哂:“不用了,有钟点工。”

他的语气很淡,甚至没什么情绪,可我听他说话总有股子轻蔑和傲气。他大概是看不起我吧,在他眼里,我就是为了点钱接近他的女人,连他家钟点工都不如。

裴墨摁了公寓的密码,在门开的那一刻,他的身子忽然僵住,脸色阴沉,宛如风暴前息。

“阿墨,你回来了,我做了你喜欢吃的菜……”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笑吟吟站在裴墨面前。

凭良心而论,这是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艳丽四射,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女人也看到了裴墨身后的我,甜美的笑容,微微一滞。

我尴尬至极,这女人一看就和裴墨关系不浅,那我突然出现在这里,又是个什么事儿。

“唐欣,你怎么在这里?”裴墨目光冷冽。

“你的房门密码一直没换过。”唐欣低笑,柔美动人,转而看向我,目光却锋芒暗藏,“这位是……”

“我的未婚妻。”裴墨说的轻描淡写。

我能感觉到唐欣看我的目光,一下子尖锐起来。我蓦地有些心虚,尴尬地低下头。

“在门口磨蹭什么,还不快进来。”裴墨的声音里透着不悦。

我赶紧换了鞋,呆呆地站在客厅,连手也不知该往哪里放。直到裴墨让我坐,我才胆战心惊地坐下。

可我屁股还没坐到沙发上,唐欣就走了过来。

“能不能请你出去,我和阿墨有事要谈。”

她的声音看似温柔,却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说实话,这两人一看就曾经有一腿,我也不想当个人形大灯泡在这儿碍眼。

我看向裴墨,等待他的指示,裴墨冷冷道:“她是我的未婚妻,要出去也是你。”

唐欣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她走到裴墨跟前:“你来真的?”

裴墨直接无视唐欣,扭头问我:“想喝什么?”

空气很沉重,我这个人形大灯泡夹在中间,连喘口气都觉得艰难。

我不敢有过多要求,说最简单的白开水就行。

可裴墨偏偏要展现对我这个未婚妻有多体贴,他柔声笑道:“天冷,喝热牛奶吧。”

甚至还亲自去为我冲牛奶,我非但没觉得受宠若惊,反而是如坐针毡。

这是要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果不其然,唐欣再次将矛头对准了我。

“这些天你一直和阿墨在一起?”

唐欣的语气充满敌意,我是真回答不上来,只能沉默以对。

这时,裴墨端来了一杯热牛奶,我暗呼来得及时,忙不迭接过,仰头就是一阵猛灌。

“怎么,唐小姐对我的私生活感兴趣?”裴墨淡淡道。

“咳咳……”

我喝的有些急,唇角沾了些许奶渍。

裴墨慢条斯理地抹掉我唇角的奶渍,轻笑:“这是在诱*惑我?”

他的话里,藏着某种暗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