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彭武的无奈
张阳回到ICU门口处,见得一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彭家人,轻轻一笑。“你说,你是也不是明白奶奶的病因?”,见得张阳来临,彭芸嫚回到张阳身旁以一副责问的语气问到。“不“你说,你是不是知道奶奶的病因?”,见得张阳到来,彭芸嫚来到张阳身旁以一副质问的语气问到。。...

张阳来到ICU门口处,见得一个个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彭家人,微微一笑。

“你说,你是不是知道奶奶的病因?”,见得张阳到来,彭芸嫚来到张阳身旁以一副质问的语气问到。

“不知道。”,张阳摊开双手无奈的说到。

“你!”,彭芸嫚咬牙切齿,先前张阳说的不都已经应验了吗?现在彭老太都已经进了ICU,不然彭芸嫚岂会信张阳所说?

“这样,你和我一起进去吧。”,张阳笑着说到。

“好!我和你一起进去!”,彭芸嫚狠狠的点了点头!

二人打开ICU的门,里面,一个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齐齐回头看着二人!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怎么医护服都不穿就进来了!?”,一个医生怒问到,这ICU是什么地方?一般人能让进来吗?就算是家属都不能进来,这两个突然闯入的又是什么人?

“三伯,张阳他能救奶奶。”,彭芸嫚对其中一个穿白大褂的人说到。

“就他?省医顶尖的医生和李院长都在这里了,都没办法,就他也能救?芸嫚,我知道你的心情,你们先出去吧。”,彭武不耐烦的说到,自己包括这里这么多德高望重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他区区一个张阳能有什么办法?莫非这里的人都还不如张阳不成?

“你看吧,不是我不愿意,是他们不让。”,张阳无奈的说到,随后看了看表,说到:“三伯没有施第十二针,奶奶的这种情况一般来说两个时辰内是黄金抢救时间,现在离两个时辰,只有十分钟了。”

“你个废物你在胡说什么?你这是在怪我了?没大没小的东西!”,彭武垴了,准备要冲上去教训张阳,却被一干医护人员拦了下来。

“三伯,您忘了?先前张阳说的已经应验了啊!”,彭芸嫚对着彭武说到。

彭武一愣,是啊,先前张阳说彭老太活不过十二点,现在彭老太呼吸微弱,脉搏无力,不正是濒临死亡的征兆吗?

“老三,你过来。”,ICU外的西装中年男子朝着彭武招了招手说到,此人,乃是彭家的老大彭恒,也是彭芸嫚的大伯。

彭武来到彭恒身旁,两人来到了离ICU一定距离的地方。

“老三,这小子执意要救岂不是更好吗?万一妈有个三长两短,嘿嘿。”,彭恒说到。

“大哥,你是说,把责任都推到张阳身上?”

“你想啊,妈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消息传出去的话,大家都知道你把自己的母亲给医死了,这对老三你的名声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啊!老二那边准不定会借题发挥,现在有人替你背锅,还是老二的女婿,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何乐而不为?”,彭恒说到。

彭武闻言,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思忖片刻,小声嘀咕道:“什么叫背锅,妈的意外可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彭恒笑而不语。

“张阳,你进去吧,让你试试!”,回到ICU门口,彭武对张阳说到。

“爸!你真让这个废物进去啊?”,彭林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家老爹竟然让张阳进去救奶奶?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这里我说了算!”,彭武呵斥到。

彭林悻悻,不再吭声。

“二伯,今天我愿意出手是因为芸嫚的关系,希望你能明白。”,张阳说完,头也不回的进入了ICU。

“装什么大尾巴狼!”,彭林不快的说到。

入了抢救室,张阳马不停蹄的来到了抢救台前。

“你是谁?你干什么?为什么医护服都不穿!?”,围在胖老太周围的医生质问到。

张阳没有理会,直接推开了几位医生,伸出手在彭老太身上的各个穴道按了起来。

什么都不用,就靠一双手吗?周围的医生一头雾水,这个人究竟在干嘛?

“怎么回事?谁让他进来的?护士赶快把他拉出去,简直就是在乱来!”,一个戴眼镜的身材干瘦医生见得张阳的动作,气得直跳脚,病人都这样了,还能在身上到处乱按吗?

ICU突然变得有些混乱,两个护士来到张阳身旁,准备把张阳拉出ICU。

但,就在这时,滴......

一阵刺耳的声音突然想起,所有人皆是一愣,寻声看去,才发现心电监测仪上的那波浪线已经变成了一条直线!

“病人没有生命体征了!”,一个年轻的医生焦急道。

“唉,时间太紧了!”

“彭主任,请节哀吧......”

几位医生叹息道。

“这个混蛋!”,彭武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张阳的衣领,愤怒的说到:“你害我了我妈,你还命来!”,说完,朝着张阳的门面一拳头挥去!

旁边的医生赶紧拉住彭武,要是在这里动手打人,恐怕彭武也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这对彭武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彭主任,别冲动啊!”,几个医生连忙劝说到。

“冲动?我妈都被他给害死了,还叫我别冲动?我要追究这个废物的责任,我要告他,我要让他坐牢!”,彭武情绪激动的喊到,像是疯了一般。

“彭主任,我看不太对劲啊!令母的脉搏!”,那位戴眼镜的干瘦医生说到,说完之后,看向彭武。

彭武来到床边,号了号彭老太的脉搏,当下眼中一惊,此时彭老太的脉搏非常有力,可不像濒临死亡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干瘦的医生看向张阳,不过这一看之下,干瘦的医生扶了扶眼镜,眼中有浓浓的惊喜之意!

“咳咳咳!!!”,突然,病床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咳嗽声,心电监测仪也开始平稳的响了起来!

医生们向着病床上看去,却见得那本该已经凉透了的彭老太在张嘴猛咳!

“妈!”,彭武呆了半晌,大叫一声向着床边冲去,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彭老太在剧烈的咳嗽之后竟然又昏迷了过去!

医生和彭家的人都懵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张阳?你奶奶怎么了?”,彭武脸色僵硬的看着张阳,问到。

“放心,奶奶她好得很,不过他的病症并未解除,我刚刚是为他恢复心脏与呼吸功能,但奶奶她顽疾还在,随时可能复发,必须尽快治疗。”,张阳平静的说到。

“该怎么治?”,彭武连忙问到。

“照着先前你那扁鹊十二针再施一次吧。”,张阳说到。

“再来一遍?”,彭武心中咯噔一声,先前就是因为这十一针才出的问题,现在还来?!

彭武面色疑惑,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彭老太的手号了号脉,随后说到:“张阳,你先出去吧。”

“出去?”,张阳眉头一皱。

“你奶奶的脉象已经稳定了,性命应该暂时无忧,现在有李院长在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彭武语气平淡的说到。

至始至终,彭武根本就没相信过张阳,让张阳治,那也是因为要把这个锅甩给张阳,如今号称活神仙的院长在这里,必然要让院长来治,这个功,可不能让张阳或者说是彭芸嫚给拿过去了。

“彭主人,我看张阳的手法有些特别,恐怕也懂一些医术,现在我也暂时没有办法,不如就按照张阳说的去做吧,再施一道针下来咱们再看看情况。”,李院长说到。

“院长,您没有搞错吧?您可能不知道,这人是我侄女婿,我是清楚的,他除了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之外哪里会什么医术?按照他的方法治我母亲,这不是在拿我母亲的性命开玩笑吗?”,彭武笑着脸解释到。

“怎么,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令母如今姓名垂危,我也不敢贸然动手,那扁鹊十二针既然有些作用,那么现在再来一遍可能会出奇效!”,李院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再次说到。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那我就按照他的方法去治!”,彭武脸色一变,连忙说到,彭武自不知道为何李院长同意张阳的办法,先前可都就是这扁鹊十二针才让得自家母亲如此,如今再来一遍,难道就不会有什么意外了吗?

彭武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如今连彭武也是没有什么好办法,再说了,这个锅,彭武还想让张阳来背呢!

“三伯,既然您不让我治,那我出去就是了。”,见得这等情况,张阳也有心要捉弄一下彭武,如此说到。

“你!你故意气我是不是?你就在这里看我施针!她可是你奶奶,你若离开,那你就完蛋了!”,彭武恶狠狠的说到,这脸色,变得比翻书还要快!

“好吧,那你先按照扁鹊十二针给奶奶施针吧。”,张阳摸了摸鼻子,笑着说到。

彭武脸色再变,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张阳这个废物指手画脚,而自己却无可奈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