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九流之徒常安江鑫

九流之徒 九流之徒常安江鑫

作者:木人高秋 小说:九流之徒 更新时间:2021-04-06 10:08:44
《下九流之徒》小说内容新颖独特,文笔逐渐成熟,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下九流之徒常安江鑫小说。下九流之徒小说精彩的节选:我站在走廊里,脑袋里一片混乱不堪。和江鑫在一起快半年了,但我对她的家庭情况却一无所知,我只明白她十分不喜欢我,对我来说,这了足够多了江鑫的爸爸见我不出声,就再度特别强调说:“这一次是江鑫求我,我才回来给你问题休学的事,但别我以为这能表明什么问题。...

九流之徒

推荐指数:10分

《九流之徒》在线阅读

《九流之徒》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九流之徒常安江鑫小说。九流之徒小说精彩节选:我站在走廊里,脑袋里一片混乱。和江鑫在一起快两年了,但我对她的家庭情况却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她非常喜欢我,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江鑫的爸爸见我不出声,就再次强调说:“这次是江鑫求我,我才过来给你解决退学的事,但别以为这能说明什么问题。

我站在走廊里,脑袋里一片混乱。

和江鑫在一起快两年了,但我对她的家庭情况却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她非常喜欢我,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江鑫的爸爸见我不出声,就再次强调说:“这次是江鑫求我,我才过来给你解决退学的事,但别以为这能说明什么问题。我是绝对不允许我的女儿跟一个要被退学的人在一起的,更何况你给不了江鑫未来,趁早放弃吧。”

“你凭什么觉得我给不了江鑫未来?”我忍不住反问了一句。

“凭什么?”江鑫的爸爸不屑地哼笑了一声,“我没必要跟你讲那么多,总之你离江鑫远一点,不然我随时可以让你从这所学校滚蛋,听见没有?”

我没有回答,只是闷声瞪着他。我能听见自己擂鼓一般的心跳声,我也很想反击,但我心里比任何人的清楚,现在无论我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济于事,江鑫的爸爸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也没把我的父母、家庭放在眼里。

我什么都不是。

江鑫的爸爸走了之后,我默默回到了教室,随后的整个下午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江鑫也没来找过我。

晚自习结束后,江鑫终于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她把我叫到了运动场,等了好久她才开口问:“我爸他和你说什么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就告诉我一声,退学的事他摆平了。话说,你爸挺厉害的嘛,他是做什么的?”

“他在教育局上班的。”江鑫用非常低的声音回答着,同时回避着我的目光。

“怪不得。那就替我谢谢他吧,要是没有你爸帮忙,估计这次我肯定被退学了。”我控制着语气,尽量表现得就像平常一样。

但江鑫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下来,她始终低着头,局促地摆弄着手指。

看着她不安的样子,我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想去拉江鑫的手。

江鑫全身一抖,就像触电一样躲开了我的手。

我的心顿时凉了,她的反应已经说明了她的选择。

“你毕业之后要出国吗?”我低声问。

江鑫立刻摇起了头,但脸上却露出无比为难和犹豫的表情。

我无奈地笑了笑,叹了口气,选择安慰她说:“没事,听你爸爸的话吧,毕竟是一家人,他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还要去新宿舍收拾东西,先上楼了。”

说完,我便转头往宿舍的方向走,同时,眼泪也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等一下,常安。”江鑫在我身后喊了一声。

我停住了脚,用力擦了一把眼泪,又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情绪,这才转回头。

江鑫走过来,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摊开的手掌上放着她生日时我送的那条项链。

“这个,你要拿回去的吧。”江鑫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了。

“不用了,也不值几个钱,你可以留个纪念。如果不想要,就扔了吧。我上楼了。”说完,我转身快步离开了,因为再不走,我就要控制不住眼泪了。

那天晚上,我想了很多事情,关于江鑫、关于我爸妈、关于我自己、关于一片迷茫的未来。

隔天上午,我跟老师请了个假,坐客车回了县里。

我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敲四婆子的家门。

当屋门打开时,我在四婆子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惊讶,她只是站在门口冲我微笑,似乎她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天。

我问她:“跟你学算卦真的能赚大钱吗?我的意思是,要很多很多的钱!”

四婆子笑说:“赚多赚少,这看命、看运、也看人,如果你愿意跟我学,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教给你。”

“我现在想知道,为什么就看中我了?因为我能戳穿你?”我没有答应,继续着我的提问。

四婆子也没有回答,而是把我让到了屋子里,然后拿了几张照片给我看。

那是一个六、七岁小男孩的单人照,我看了看照片,又看向四婆子,问:“这是你儿子?”

“嗯。”四婆子点了点头,说:“他小学的时候出车祸,死了。他爸觉得这就是报应,所以跟我离婚了。我看见你,就会想,如果他没死,现在是不是也和你差不多大,可能也会和你一样埋怨我算卦骗人,也会给我捣乱……”说着,四婆子苦笑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一段沉默之后,我干脆换了个话题,半开玩笑地问:“跟你学算卦,不会将来真会遭报应吧?”

“你害怕了吗?”四婆子放下照片,笑着问我。

“切,报应都是迷信骗人的,你以为我会信?”我撇了撇嘴说。

四婆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嗯,其他什么都不用信,要做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判断。不过,二舅姥和二舅姥爷能同意你跟我学算卦吗?”

“我做什么不需要他们同意,反正能赚钱就行呗。对了,是不是还得交学费啊?”我很严肃地问。

四婆子哈哈一笑,摇头说:“不用学费,不过你得一边学一边帮我干活,就当是学徒工了,我给你付工钱。”

“那就这么定了!”我果断应了下来。

那天晚上,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爸妈。我妈没什么意见,但我爸非让我读大学不可。我用了两个小时和他进行辩论,最终他败了。

隔天,我返回城里,继续读高中。有了明确的目标之后,我的精力就完全不会用在无休止的做题、备考上了,我开始大量地阅读,不管是历史军事还是时事政治,因为临走前四婆子告诉过我,要想学明白算卦,就必须有足够广的知识涉猎面,只有掌握了足够丰富的知识,才能应对各行各业的人。

2002年,我参加了高考,虽然成绩并不理想,但我只把它当成是结束学生时代的一场仪式。考试一结束,我就回到县里。

我给自己定了个学习计划,就当是在四婆子身边读算卦大学。

在随后的四年时间里,我一天都没有浪费,一边不断重复背诵周易六十四卦的详解,一边跟着四婆子学习周易算卦在实践中的应用技巧。

05年年底,我基本出徒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也不准备留在县里,打算换个环境,开始自己的奋斗。

在家陪我爸妈过完了二月初二,等天暖和一些了,我便带着在三年半时间里攒下的八千块钱,踏上了去往嘉林的火车。

当年,我爸为了躲债,带着我和我妈逃离了那里。现在,我决定回去,我要在那里爬起来,证明我自己可以拥有一片属于我的未来,我下定决心不会再让任何人瞧不起我。

出了火车站,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充满现代感的城市,我印象中那座肮脏混乱的小城市似乎早已不复存在。我坐出租车返回了从前住过的那条街,家里的老房子不见了,现在变成了十几层的住宅楼,从前坑坑洼洼的窄巷也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

走在路上,童年的记忆就像回闪镜头一样不断浮现在我的脑海当中,不知不觉,我便走到了沿江公园。

小时候,我经常在傍晚跟着我爸妈到江边玩,但十几年没回来,如今的沿江公园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公园正门前改建成了一片宽阔的广场,好多小孩戴着护具玩轮滑,远处还有一群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显得无比热闹。

在广场的边缘有好多石桌,有不少人在那里下棋、打牌。就在这些石桌当中,我发现有一个老头摆着算卦摊,正煞有介事地给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算卦。

虽然信誓旦旦念叨着要出人头地,但我心里其实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行动计划,大概是出于一种观摩的心态,我走到了老头的卦摊跟前,静静站在旁边看他到底是怎么算的。

老头在石桌上摆了一张八卦图,上面写着醒目的红字:算命、测字、十元一卦,不灵不要钱。另外桌上还有一沓白纸,一支毛笔,外加一筒竹签。

那对情侣算的显然是姻缘,老头掐着手指翻着白眼,念念叨叨地说:“你俩的八字不太合,在一起难免磕磕绊绊,但万事万物都有阴阳两面,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相冲的命相也是一种互补,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掌握好一个度,你们两个必然能长长久久。”

我在旁边会心一笑,因为他用的这套说辞正是最基本的两头堵,内行一听就明白了。

但那对小情侣显然不明白其中玄妙,非常吃老头这一套,高高兴兴就把卦钱给付了,还多花了二十块,买了一个象征着“长长久久”的红绳结。

我心里想着是不是我也应该在这摆摊起步,因为这钱看起来非常好赚。

正想着,几个年轻人一边说笑打闹,一边晃晃荡荡地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看样子似乎刚喝过酒,一个个都醉醺醺的。周围的人一看到他们都纷纷闪开,我也赶紧把目光从他们身上移开,免得被他们突来问一句“你瞅啥”。

算卦老头也一样把头扭到一边,可他摆着的卦摊却引起了那几个醉酒年轻人的注意,其中一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子走过来往石桌对面一坐,指着卦摊大着**问:“你会算卦啊?”

老头的脑门顿时冒了汗,赔笑着说:“今天收摊了,不算了。”

矮胖子一听,两眼一瞪:“我一来你就收摊,啥意思,瞧不起我啊?还是怕我不给钱啊?”

“没没没,没那个意思,天实在是晚了,我还得回家给孙子做饭呢。明天,明天我还在这,明天给你们算,明天算。”老头一边满面堆笑一边手脚麻利地收摊。

矮胖子把嘴一撇,眼皮一翻,看起来好像要闹事,但实际上却没有为难那老头。

老头明显松了一口气,收拾好了东西冲矮胖子点头一笑,转身就想溜。可刚走了两步,其他几个醉酒小子却把老头的路给堵住了,一个个横鼻子竖眼地推搡着老头说:“让你走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