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始行之难

权宋 第三章 始行之难

作者:北冥晴天 小说:权宋 更新时间:2021-02-23 16:36:39
间里蹦出数十人手拿兵刃的壮汉,其中最醒目的是一个一袭白衣的书生。书生表情镇静从容不迫,气宇气宇地驻立在楼梯口的方位,隔绝了众悍匪要从回去火并的局面。  “做官的让举国上下民不聊生,皇帝昏晕,尔等匹夫就有替天人行道的天命。”白衣子君递过来同僚递过刘半仙依旧吐沫横飞地跟邻桌的食客谈天说地,讲到精彩处连林夕都不免对其高看了几分,真可谓是一个能说会道的江湖术士。。...

权宋

推荐指数:10分

《权宋》在线阅读

  天渐暮,林夕食足酒饱的抿着清茶看着窗外冷清的世界,思绪迷乱纷飞。

  刘半仙依旧吐沫横飞地跟邻桌的食客谈天说地,讲到精彩处连林夕都不免对其高看了几分,真可谓是一个能说会道的江湖术士。

  “哒哒!哒哒哒!”,正当众人都听得津津乐道的时候,门外隐约传来了阵阵激越的马蹄声。

  迎客的店小厮慌慌张张的跑进酒肆,高呼:“官差来了,掌柜的速逃。官兵来了,官兵来了。”

  没等林夕明白怎么回事,呼呼啦啦从楼上隔间里蹦出数十人手持兵刃的壮汉,其中最为显眼的是一个一袭白衣的书生。书生表情镇定从容,气宇轩昂地伫立在楼梯口的方位,阻绝了众悍匪要从出去火拼的局面。

  “当官的让举国上下民不聊生,皇帝昏晕,尔等匹夫就有替天行道的天命。”白衣俊生接过同僚递过来的长戟狂言道:“我方世一族,代代皆有英烈,满门豪气,他们喋血沙场,舍身报国却招小人暗算,既然如今天下有我方杰,世道就当我定,我自当举起起义,诛杀狗皇帝!!!”

  方杰手持方天画戟豪情满怀,话语声色俱厉,当真有一股说出去大将邪范。不过,临阵之前这番话足已煽动众人那一颗颗杀戮决决的心。

  “方杰”。“方杰”。

  “方杰,方杰...”。

  众悍匪群情激昂,声情并茂,高呼之间居然扯起了‘方杰’的大旗,黄天当立,山村小酒馆内举起抗天朝,林夕心里大震,这世道就此乱了吗?方杰是何许人物?

  方杰嘴角冷笑,漠视了一眼楼下,双眸相对,林夕头皮发麻,环顾四下,几桌食客都已经跑到了方杰的队伍中,奶奶的,黑店,就连江湖半仙刘半仙也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溜的没影,整个酒馆内只剩下只身一人。

  林夕喉结滚动,只觉后背发凉,这下倒大霉了,流年不利啊!

  下一刻,林夕豁然起身,振臂高呼:“方杰,方杰,天下豪杰“。

  “方杰,方杰,替天行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林夕在心里插遍方氏家族的女同胞。

  官兵转瞬及至,伴随着血花,林夕看到店小厮已经倒在血泊之中。领首的是一个中年武将,面容不怒自威,端是有些风骨,看打扮不像是普通的阶级士兵。“方杰,呵,本统领可算是逮住你了,你该死”,将领口气阴霾,见到方杰愤怒的脸色扭曲,最后几个字说的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模样根本就不像一出官兵剿匪的状态。

  莫非,方杰这白脸畜生上了他老婆,不然,天朝还有这等嫉恶如仇的汉子?林夕见官兵人数多过方杰等人几倍,毫不犹豫的连滚带爬的奔向年轻将领:“官爷救命,这群土匪胆敢举旗起义”。

  “滚一边去。给我杀,捉拿方杰,赏银一百两,官升一级;临阵脱逃者,斩,全家男丁皆充军。”将领一脚踹在林夕的腹部,林夕一个借坡下驴滚在桌子底下。

  双方好似有过兵戎相见的老对头,毫不废话可言,临面挥刀,一触即杀,怒骂嘶吼。

  林夕深深吸了口气,迫使自己镇静下来,杀人的场面他并非没见过,也未尝没有过杀人的实战经验。

  林夕趴在桌子底下扭身准备溜跑,无意间瞥见了刚才那位口若悬河的白胡子,这厮拉着孙女也躲藏桌下,还一个劲的对自个挤眉弄眼。

  看那惊恐的模样,不外乎就是想林夕帮他爷俩脱身,他那孙女倒是奇葩伸个小脑袋四下张望,满脸兴奋,丝毫没有半点身处险境的觉悟。

  林夕抬眼一看,悍匪凶残无比,官兵个个也是铁血凶悍,双方都卡在楼梯口相互砍杀。

  转眼间,官兵就杀上了二楼,战线稳定,看来官兵毕竟还是官兵啊!

  双方杀的火热,地上已经躺了不下十人,官匪正斗的难分难舍,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唯恐祸殃其身,林夕冲刘半仙邪邪一笑,扭头便向门外快速窜逃,心道:老子又不是英雄,更没有大慈悲的心肠,没理由去救你,生死安听天命吧。

  跑到门外,迎着习习晚风,林夕忍不住地打了个冷颤,暗叫一声侥幸,直奔不远处树下拴着的马匹。

  “方将军有难,速救”。

  “格老子的,都给老子快点,快快营救方将军”。

  “杀光狗官”。

  林夕刚触手马缰,便听到前方吼声大作,“方将军,杀狗官”,林夕暗叫一声不好,怕是方杰的同党听闻消息杀过来了。

  还没等林夕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营救而来的悍匪已经狂奔到了视线内。映入眼帘的是一柄柄明晃晃的钢刀,一个个狰狞的面孔,黑黝黝的一片。“你马个蛋”,林夕怪叫一声,知道今日怕是要卷入无辜的是非中了。

  已经被发现了,看他们那群人杀气腾腾的模样,林夕料定自己身入是非,有口莫辩,除了屈死,就是冤死。

  灾难来临,处境危境的时候,没有哪个地方会是最安全的,往往只有拼搏,才方能真正的全身安退。

  林夕顾不得多想,转头就往酒肆里奔去,其速度,比起逃窜出来时快了两倍不止。

  看了一眼正杀的红眼的众人,林夕慌忙的关上了小酒肆那扇并不结实的大门,急忙抄起一旁的座椅抵在门后,接连垛积五、六张桌面的时候,门外的悍匪已至,林夕半弓着身子死死的抵住桌子,吼道:“乱徒来了,快擒拿方杰贼子”。

  林夕有点郁闷,方杰什么时候成了方将军,果真是乱世出英豪啊,揭竿起义,自封将军。

  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原来这些蠢兵不懂,见领兵将领不解的模样,林夕不禁怒道;“格老子的,贼人的增员到了,还不赶紧擒拿方杰,想让大家都死无全尸吗?”。

  “你妈的,看个大鬼头,还不过来帮忙。”眼见门头摇晃,桌子摆动,林夕即便用巧力暂时还能顶的住,但也是争分夺秒的片刻之计。

  刘大仙让林夕的一通臭骂,好似蒙了头,表情一呆后,神情愤怒,“宵小之辈,尔敢辱骂老夫”,刘大仙吹胡子瞪眼的就起身走了过来。

  林夕嘴角冷笑地狠扫了一眼刘半仙,不予理会,全力顶住那扇哐当直响即将要散开的大门。

  撞门声越来越激烈,听这声响堪比催命符一般,令林夕心头发热。几尺之外的刘半仙跑过来掏出一柄桃木剑,站在林夕面前,就那般直愣愣地斜眼瞅着林夕。

  “你妈妈的”,林夕白了这白胡子老头一样,当下无语。

  门缝已经开裂,悍匪挥刀叫嚣,林夕抽出了靴筒中的断刃紧紧握在手中,心中满是说不出的冤屈,奶奶个熊。

  “方将军”,楼上喊声震天,领兵将领英勇无比,手中朴刀上下翻飞,直进直出,血花四溅,而白衣小将方杰胸口与肩膀处已经连中两刀。

  将领欺身而上,直逼得方杰节节败退,楼上地方虽大,可双方人马加起来少数也有百十人,颇为拥挤,方杰无处可退,最终从二楼走道的窗户口跳了下去。

  方杰一逃,群匪无首,慌乱之间将领一连又斩杀了三人,局势已经成了一面倒的状态,数十个悍匪只剩下了寥寥十几个,官兵们一窝蜂的涌进客房,进进出出,逐个追杀残匪。

  打杀之间转折颇多,但算起来也只有半盏茶的功夫,这时酒肆大门已夸,向外倒去。

  门外,为首匪头,手持钢刀跳上桌面,往前猛扑,刀尖直捣林夕心窝。

  好一生龙活虎的精壮汉子,林夕双眼一凌,顺势下蹬。还没等林夕站起来,就听见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刘大仙的桃木剑刺瞎了匪头的眼睛,还没等林夕看明白怎么回事,只见刘大仙手腕一抖,木剑一挑一刺,那匪头已经成了一个双眼爆盲的废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