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天下之行

权宋 第二章 天下之行

作者:北冥晴天 小说:权宋 更新时间:2021-02-23
开之际,金军大肆宣扬烧杀抢劫财物搜,虏获了南宋的两位灭国皇帝,太上皇宋徽宗和继位非常不满半年的宋钦宗赵桓,南宋王朝至此覆亡。  破城后,百姓遍地跪地朝拜者,女真蛮夷入城,烧杀夺虐,伤亡无数,满城哀歌,后妃公主,皇室诸人,大臣妻妾,宗室贵戚全数遭擒。东公元前1127年金军南下一举攻过黄河天险,然后直取宋朝都城,金军渡河,不过七日,兵将不过区区几万,宋军十四万望风不战而逃。。...

权宋

推荐指数:10分

《权宋》在线阅读

  公元前960年,后周赵匡胤发动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登基称帝(庙号太祖,谥号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因其在宋州发迹,故国号称“宋”,定都汴梁(今天的开封),宋朝开国。

  公元前1127年金军南下一举攻过黄河天险,然后直取宋朝都城,金军渡河,不过七日,兵将不过区区几万,宋军十四万望风不战而逃。

  都城围城之战爆发,满城尚有百万军民,不过月余,妖道谗言城门大开可天降神兵击退金军,城门大开之际,金军大肆烧杀抢劫搜,俘获了北宋的两位亡国皇帝,太上皇宋徽宗以及登基不满两年的宋钦宗赵桓,北宋王朝就此灭亡。

  破城后,百姓遍地跪地朝拜,女真蛮夷入城,烧杀夺虐,死伤无数,满城哀歌,后妃公主,皇室诸人,大臣妻妾,宗室贵戚尽数被擒。东京汴梁城内能人巧匠数十万平民被俘,其中女性尤多,受尽金军屈辱淫奸,玩弄蹂躏,惟独康王赵构脱网,遥想而知,宋朝的军事系统多么地衰竭。

  公元前1279年,未及弱冠的八岁小皇帝赵昺跳海身亡后,宋朝政权消弭,大宋王朝便再也不复存在,彻底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宋朝开国至灭亡,前后分为南、北两个朝代(即:北宋、南宋),历经十八位皇帝,国运大概延续320年之久,是中华历史上炎汉除外国运天命最长的王朝。

  宋朝不经战乱,历史一幕幕乱国错治的举动,一桩桩军事变更的事件,都充满了悲哀,令人心生怜悯。有人说宋朝软弱无能,更有甚者妄言宋朝不堪一击,讽刺其至开国以来就挨打,打的一路苟延残喘到灭亡,就连史书对两宋朝代抒满了悲哀。

  宋徽宗算是亡国之君末代帝王,他当朝在位期间是北宋历史上政治最黑暗的年代。

  林夕将要追随着就是当朝宋徽宗麾下第一大奸臣权宦,童贯。

  今时世道,风云突变,举国骚扰,大难将至,王侯军民却仿若丝毫未知,繁荣成都依旧歌舞升平。

  林夕的脑袋一遍一遍撞击着青石地砖,林世旭的心一阵阵的狂跳,林夕此刻已是头破血流。

  林夕声然泪下,语气异常沉重,那种诡异的悸动、担忧、害怕、恐惧,连林世旭都感同身受。

  林夕是个异子,林世旭何尝会是一个正常人!整一个心志怪哉的老怪人,父子儿子,大小双怪,月下赫然惊叹。

  夜风徐徐,林夕跪地慢慢哽咽常言,身体仰制不住的轻颤不已,林世旭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他也听闻过奸臣误国,皇帝无道,只是他一介草民岂敢乱嚼舌头惹祸根,一生只盼家业顺畅,子孙安平,安康度日。

  儿子此番感言无疑给了林世旭当头一棒,让他如醍醐灌顶般入梦初醒,早些天城中就有骚动,当地首富李财主无缘无故满门抄斩,外来武官收没其全部家产,听说惹下大祸的却是李员外门庭中的一块镇基石,一块普通石头?这世道是怎么了!还有王法天道吗?

  儿子莫非真是天星降世,观局别势如此透彻,难道唯有当乞丐方能躲过劫难,其言若真,那天下岂不是会有生灵涂炭的局面?

  “夕儿不去应诏可否?”

  “不,我要去当兵,唯有掌权方能平安。”林夕一字一顿,语气坚决,邪气凛然地说道,大有狂徒无路走,搏命往上冲的架势。

  历史彰显的到底是什么?

  竖日,林世旭低价变卖房契盘缠细软,带着长子林夕,次子林云离开了安居十几年的家,离开了楚州城,然,当乞丐,非也。

  楚州城外,古道凉亭。

  父子二人抱头痛哭,林夕生来至今未及弱冠,第二次落泪。

  人有时候不得不怨天尤人,每一次灾难和事的故发生都是有两个因素构成的:隐患和机率,当隐患碰到机率,事故或灾难就发生了,而我们却又不是先知,有时候只能听天由命。

  没有哪个地方是最危险的,林夕只能默默祈求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的差劲,乱世出英豪,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必须要活下去,要很好的活下去,只有这样才能掌权,只有掌权才能不任人宰割,哪怕是举世皆敌。

  年仅十岁的林云歪着脑袋瞅着大哥老爹哭鼻子,林夕一脚踢过去:“小弟,哥哥要去当兵了,你且要照顾好家里,特别是小妹,记住,你是个大男子汉!”。

  “大哥,云儿饿了。”林云。

  “......”。

  人生是一个遗憾的过程,稍不经意的一次回眸,满眼往事中最令人难忘和记忆犹新就是那无法舍弃的亲情。

  父子双双无言,血浓于水,含泪相互挥手告别。林世旭带着林云听从长子的安排隐匿乡间,林夕一身青麻布衣装扮带着童贯的亲笔纸诏则快马加鞭奔往数千里之外的宋辽边境,幽云十六州,跟着宋朝的前线大军寻找童统帅,林夕志在必得,抱住童贯这根北宋王朝排行第二的粗大腿。

  天朝1111年九月,童贯以检校太尉作为副使,随郑允中出使辽朝,途中有燕人(今天的北京)名马植向童贯献联合女真族灭辽之策,童贯遂将马植改姓名为李良嗣,携带回朝晋见宋徽宗。如今有没有开战林夕不得知,但林夕料想战事没有那么快结束,宋朝的军队还不如说技术工来的跟贴切些,大宋的军区压根就是个工业园,没有一技之长想当兵都难,当兵根本不分年龄,纯粹是去赚碗饭吃。

  天朝1121年,宋朝要撕毁百年合约,联金灭辽,收复幽云十六州,这是当朝宋徽宗继位以来第一次下决心大规模挥兵伐辽侵犯它国领土。

  幽云十六州边境生活的人顺天安乐,就连白发翁也未曾见过战争,朝廷腐败的今天,太平盛世试问还能维持多久!

  骑马飞奔虽快意,可一会儿林夕就感到大腿两股内侧阵阵疼痛,奶奶个熊,上次骑马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不对,林夕突然勒马停蹄,天朝1110年童贯进太尉,领枢密院,已经位列三公,手握重兵转战于西北边陲,与外族夏、辽、金周旋已经有十年的铁史了,如今正是十年后的天朝1121年的六月中,花石纲的大闹剧应该最近就能折腾到楚州,苏州只怕已经官逼民反,南方农民起义军一打响,童贯此时应该在镇压起义军,哪里顾得上北伐。

  前方传来的战报都是以讹传讹,难辨是非,林夕邹眉苦思,许久,林夕下定决心,以追寻宋军为主线,找到童贯,时下应该赶往国内最乱的苏州。

  苏州民兵闹得最为厉害,因为哪里有名声及噪的明教方腊。宋军应该已经赶往镇压,方腊起义,天下皆知;段誉、方腊、方十三、明教、宋江、张无忌、天朝1121年,记忆如潮水般袭进林夕的大脑,林夕深吸一口气,顺着管道扬鞭催马,奔驰过处,尘土飞扬。

  好在早年游历过两年,但眼下林夕脑海里依然只有零星的方向感,并不知苏州具体离楚尚走有多远,只能边走边询问。

  苏州平江府是金国使臣、商贩等去都城临安府的必经之地,建有全国最大的驿馆——姑苏驿。

  转眼黄昏已至,一路颠簸,从潇洒极兴到疲惫奄神,此刻满身臭汗的林夕趴在马背上小脑袋昏昏沉沉,早已不知此刻身在何处。

  落日余晖,光芒万丈,仿佛誓要给整个世界都披上一层淡金色,余晖光柔却所向披靡。

  夕阳瘦马,古道黄昏,林夕朦胧睁眼,四下景色美不胜收,微风轻拂,令人心旷神怡,林夕不由的精神一震。

  前方酒馆招摇,人声喧哗,想来定是满座皆宾,林夕心想不妨去哪探探时下消息问问路,休息一下。

  “客官,您是要住宿还是酒食?”,一小厮眉开眼笑的老远便殷勤的迎了上来。

  “先吃点饭菜吧,酒水就不必了,诺,给我的马儿照顾好喽。”林夕翻身下马,踏进酒肆。

  酒肆不大,人也及少,只有一桌半食客,那半桌的客人是一个山野粗夫打扮的大壮汉,另一桌吵闹不休的却是爷孙俩。

  “爷爷,晨儿饿了,好吧,就吃烧鸡。”赶了一下午的路少女早已是饥肠辘辘,此时看夕阳的兴致一过便觉得饥火烧肠,和爷爷争吵半天,最后敲板吃烧鸡。

  少女倚桌趴着,嘴角撇的老高,年龄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开外,相貌清秀至极宛若玉女。

  而自称刘半仙的老者,豁然转身,看起来更是不凡,只见其尊容童颜鹤发银丝飘飘,好了一副仙风道骨的相貌。

  “不成?你敢违抗爷爷,我堂堂刘半仙神功盖世万人敬仰,我说吃甚就吃甚,小儿,给平道来半只烧鸡,两碟小炒,五个馒头,一壶清酒。”老者声音微怒地叫唤着。这位半仙嘴上虽气愤,手中却正忙着解开包裹掏出几个大鸭梨塞在少女手中,显然很疼爱孙女。

  林夕想起了离别前的小弟,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小二,先来一壶清酒解解渴。”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