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狂徒不孝

权宋 第一章 狂徒不孝

作者:北冥晴天 小说:权宋 更新时间:2021-02-23 16:36:38
。”林世旭收功挽剑,气急败坏的叫骂道。望着老爹又气又怒地样子,林夕嘿嘿一笑便再无语。  林世旭瞪视着自己这个怪儿子,心中滋味难言。对这个长子,自小便疼爱娇养,平常骂不不舍得骂,更夫是舍严禁打。此子,五月口能言,六月独立走,颇具他爷爷文武双全深夏,苍穹一弯清月,少年郎坐在院落墙角的老槐树下借风赏月,只是表情有些怔呆。。...

权宋

推荐指数:10分

《权宋》在线阅读

  天朝1121年,楚州,林家村。

  深夏,苍穹一弯清月,少年郎坐在院落墙角的老槐树下借风赏月,只是表情有些怔呆。

  “小夕,夜已深,咋还不睡”,来人嗓门甚大,话声未落,人影窜进院子后就自顾自的耍起了铁剑。

  少年郎名林夕,现年十四岁,月下舞剑男子林世旭是其亲爹。林夕看了一眼自家老子,撇撇嘴道:“老子都没睡,哪有儿子睡的道理?”。

  “你这又是甚歪理,你个小混蛋心愿已了,老子却衰,你个不争气的东西。”林世旭收功挽剑,气急败坏的叫骂道。看着老爹又气又怒地样子,林夕呵呵一笑便再无语。

  林世旭怒视着自己这个怪儿子,心中滋味难言。对这个长子,自幼便宠爱娇养,平时骂不舍得骂,打更是舍不得打。此子,六月口能言,八月独立走,颇有他爷爷文武双全的风范。一岁半就爱耍武器,二岁时突然性的提笔挥字,一举成名,写了一张名动全城的狂徒帖。

  先不提帖子里的生涩难懂古里古怪的内容,单单其字,字字劲道狂野,又不失浑圆丰润,天生大家资质,写的及好。‘佛不度我,我自成佛’,八个字被满城的文人墨客称之为小儿狂徒贴。至此门庭若市来往大家豪客数不胜数,林世旭乐的捧为掌上珠。

  问题就在于,这小子学习之年却死活不愿进学堂;看儿子平日里一副不哭不闹的老成模样林世旭气不打一出来,但当儿子背诵百家姓三字经等章文时,林世旭惊坏了,平日里可真没人教他这东西,因为这小子长年长月根本就不愿意出门!不读私塾学堂也就算了,可这小子越大越邪乎,十岁之后就要闹着出门拜师学艺,习练武艺也就罢了,这小子到头来年纪轻轻的却想出家,老子带着小子出门游历两年有余,爬名山涉古刹,出入佛门道宗,散尽大半家产,高僧道友结识了不少,可到头来这小子一句‘我想修行学仙道,我想学能飞的那种绝技’唬的他亲老子一愣一愣的。

  这世界上真的有修炼的神仙吗?真是个怪胎!莫非此子天王君下凡?游历回来后林夕很长一段时间便的更加的沉默寡言,甚至一连几天对家人都不言不语。过段时间却又发了疯似的锤炼自己的身体,跑步、俯卧撑、打沙包、拧石锁.......也不闹着拜师学艺,也不找人切磋,一个人一门心思猛锻炼,那股劲头身为父母的看着都心疼,简直就是在摧残自己。

  又是几年一晃而过,眼看就到了而立之年了,这小子还天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没功也没名,也不参军也不走文。

  好小子,好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林夕,看老子茶馆越做越红火,想当个吃饱等死的小少爷。呵呵,成,老子成全你,谁让你是我林世旭的长子。

  两天前,林夕突然提出要卖掉自家茶馆。娘的,这混球定是大小摸鼻子爬脸给宠坏了。茶馆变卖,一家老小去喝西北风啊!老子还靠茶馆挣钱给你娶上一房好媳妇为林家开枝散叶呢!但谁料到,这混蛋昨夜居然一声不吭的一把火把自家经营十多年的茶馆给烧了个精光,林氏夫妇气的双双暴跳如雷,差点没气昏死过去,这厮怕挨打骂事发后居然躲藏床底不出来。

  好在街坊邻居帮忙,大火灭的及时,没有祸及央池连累街邻。可这算个什么事儿,你这混蛋怕挨打,还火烧自个家茶馆,这不是混帐东西吗!气的他老娘,晌午带着八岁的小女儿饭都没吃就气跑回了乡下娘家。

  林家本是官宦世家,三代为官,祖上鼎盛时期曾担任过节度使以及地方父母官。只可惜父辈都英年早逝,人丁不旺,到了这一代,两兄弟志不投意不合,早年便分过家产各自分道扬镳。老二文采翩翩十六岁便高中进士,继承父亲衣钵,成了地方官员。

  老大林世旭为人浪荡不钟爱羁舞枪弄棒,做了江湖浪子,最后着实混不下去,才投靠兄弟,吉父辈兄弟荫遮,林世旭在林世勋的帮助下,结良缘,开茶馆,十年过去了,过得倒也逍遥自在,膝下现有儿子一女。

  现在可倒好,这个天生怪子,一把火断了这个家的家业,也断了他自己的前程。

  这块地,这个茶馆,当年可真是来的不容易啊!“打小为父对你百依百顺,没想到你给老子来个釜底抽薪,你想过你娘吗?想过你二弟、三妹吗?”,林世旭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的十四岁的儿子,心中自觉儿子这样做肯定有他的道理。茶馆没了,林世旭打心眼里其实很痛心,但他一遥想到十几年前,一个乳臭未干的两岁小儿写出一张名扬天下的狂徒贴时就没了脾气,那段时间满城属他林家最为风光,迫于舆论压力,林世旭以退为进把价值千金的狂徒贴送给了其弟林世勋,林世旭也没让他失望,凭借此贴攀上枢密使童贯,童贯虽为宦官却是官位极高,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手握重兵。

  林世勋在童贯的帮助下平步青云,官路一升再升,一年内官拜三品,当朝翰林学士,掌由皇帝直接发出的极端机密文件,并被童贯枢密使收为心腹。童统帅特批:“小儿年过十五,务拜我门下”。童统帅是谁?执掌全国军事政令,包括皇城禁军,与宰相文武并立,权倾朝野内外。林世旭虽觉得林夕自幼虽孤僻了些,但胜在聪明懂事,行事作风更是大过于同龄人,这样一个少年老成的人能做出这种烂到太没水准的蠢事,定有蹊跷。

  “呜,这个还真没考虑!”林夕的话让他老爹一阵咂舌。

  “得到童统帅赏识,下月就可胜任高官,你小子抛开祖坟谁又敢说你不是!”林世旭哀叹连连。

  林夕站起身来,走到父亲身边,轻道:“父亲大人莫担心,童贯是大宋权宦、却是个大奸臣,但性巧媚,善逢迎,我谨慎行事,不会给林家带来灾难的。”

  林世旭微微一笑,摸了摸林夕的脑袋,笑骂道:“小混球要当官了,做老子怎能不高兴,你都快有我高了,是一个当兵的料子。”林世旭的心性颇得林夕爱戴,随意、洒脱,不温和老套也不古板世故。

  林夕严肃地道:“儿有一事望父亲大人成全。”林夕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双膝下跪,说来惭愧林世旭第一次见儿子给自己下跪,平时都是当祖宗供起来的。林夕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林世旭心头没由来的腾起一阵莫名的紧张,不,是深深的莫名的担忧。

  “夕儿快快起来,有事不妨直说,为父定当全力支持你,哪怕你要烧了咱这四合院。”林世旭。

  “多谢父亲成全。”林夕站了起来。

  两父子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半响,林世旭问道:“何事夕儿且说”。

  “您不是说烧了咱这四合院吗?”林夕。

  “我去你娘的”,林世旭张嘴破骂:“你娘的怪娃子,莫非你想让你老爹去当乞丐?”。

  林夕闻言咧嘴一笑猛点头。

  林世旭诧异连连,嘴角抽动,表情僵硬,嘴唇触动半天气的没说出话来。

  扑通一声,林夕再次跪谢,脑袋触地,缓缓地道:“叔叔林世勋为官多年,高官厚禄,想来应该过得甚好。可是,却从未来探望过本家,我不知为何故,但我猜想,叔叔现日过得并不如意。如今天朝,满朝奸佞,圣上昏晕,天下百姓都处在水生火热之中,楚州腹地虽依旧安顺繁荣,但我料到假以时日定然满城凄凉。我虽不知问世事,但我想国家边境定然是战事不断,满朝污气,内忧外患,我天朝早晚必亡,兵临城下之日,要茶馆院子能怎样,还不如当一乞丐躲天灾避难的好!

  儿,愚昧无知,十多年前的那张狂徒贴给林家带来了大灾难啊,童贯当年没有执意带走我,想来定当全是叔叔的功劳,叔叔临走时曾嘱咐我,万万不可在动笔出风头,如今乱世当道,蠢儿实在是想不到有什么法子能全保全家的身家性命,夕儿不孝,夕儿不孝,不孝。”

  林夕字字珠玑,仿若战鼓狠狠的锤击着林世旭的内心,大逆不道,狂徒狂言,污蔑天朝圣主,批评朝廷,直呼童统帅名唤,他可是天朝有名的大功臣,垢污天朝童统帅,该杀头,万死不复之死罪,理当诛九族之大罪啊!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