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6.王老师

我在1982有个家 6.王老师

作者:全金属弹壳 小说:我在1982有个家 更新时间:2022-07-24
这下子又来了三个人不解了:“什么海陆风?”王忆地说:“是上班风和晚上下班风,这个在科学上叫海陆风,所以它们是由于海洋和陆地温度变化快慢相同造成的。”“众所周知,风是空气流通行成,冷而沉的空气会往暖而轻的空气处流动,就这样行成风。”三个人此外瞪“众所周知,风就是空气流通形成,冷而沉的空气会往暖而轻的空气处流动,就这样形成风。”。...

这下子轮到三个人疑惑了:“什么海陆风?”

王忆说道:“就是上班风和下班风,这个在科学上叫海陆风,因为它们是由于海洋和陆地温度变化快慢不同导致的。”

“众所周知,风就是空气流通形成,冷而沉的空气会往暖而轻的空气处流动,就这样形成风。”

三个人同时瞪眼:众、众所周知?

王忆继续说:“陆地和水的比热容不同——算了,我简单说,就是白天太阳出来后先烤热大地、再烤热海洋,于是陆地上的空气暖和而轻,海上的空气则冷而沉,形成了海上吹到岛上的风。”

“同样道理,到了夜里陆地冷的快、海水冷的慢,陆地上的空气变得冷而沉,而海上的空气则暖而轻。”

“于是,这时候的空气又从岛上流向海上,所以这种风就叫海陆风,其实海岛地区都是这样。”

他小时候对家乡念念不忘,因此特别喜欢去了解海洋文化和知识。

而这次要上岛盘查村里遗留财产,保险起见他又好好研究了一番相关知识,其中便恰好有海陆风的介绍。

其他三人听过他介绍后面面相觑。

刘红梅坦荡的说道:“咱听不懂,不过好像确实是这么个理儿。”

王向红点点头,面色肃穆的扫视王忆。

从头往脚的扫。

王忆心里一紧,自己表现的哪里不对劲?

他赶忙讪笑道:“支书,怎么了?”

王向红没回答他,而是问左右两人:“你们看小忆有没有老师的派头?”

刘红梅说道:“别说,真像个好老师,刚才海陆风他讲的头头是道,我虽然没搞明白,但我觉得他讲的很好。”

王向红又换了正式称呼问王忆:“王忆同志,昨天你说你上过学,庄同志临走的时候也说你在沪都有同学,那你念得是啥学?”

王忆硬着头皮说道:“大学。”

王向红三人顿时肃然起敬。

“你是大学生?”刘红梅大声问道。

她不等王忆回答又咧嘴笑:“唉娘咧,咱昨天晚上跟大学生一个桌子吃饭了?”

王向红高兴的笑道:“太好了,王忆同志,你知道我领着红梅主任和东喜文书来家里是做什么吗?”

王忆摇摇头。

王向红说道:“我们是想着跟你商量一下,看看给你分配个什么工、定多少的工分!”

“现在不用商量了,咱村里小学一直没有教师,你是大学生,那你就当教师吧!”

王忆还没说话,刘红梅先开口:“那不行,支书,老话说的好,家有二斗粮、不做孩子王。”

“你让王忆同志当教师?那不是屈才了?大学生得去摇橹、去海上撒大网……”

“我我我家里没有粮,我空着手回来的。”王忆赶紧表态,“我愿意服从组织分配,愿意当教师!”

他惊恐的看向刘红梅。

你让我去摇橹?

我看你是想要橹我个魂飞魄散!

他不是不能吃苦,而是他知道自己情况,凭他这个日常主要运动就是跟五姑娘一起运动的体魄,穿过来就摇橹那不是要命吗?

男人三大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结果他看到刘红梅冲自己咧嘴笑。

很得意的笑。

猛的,王忆心里豁然开朗:自己中招了!

他苦笑道:“红梅主任是外粗内细,这是给我下套呢。”

刘红梅见他明白了自己的意图便哈哈大笑起来:“大学生就是大学生,脑子转的真快!”

“我不是怕你看不上咱小破学校不愿意去当教师吗?就先拿话吓你一吓,让你做一个折中的选择!”

王东喜说道:“王老师能力是够当教师的,但咱还得看看他讲课的水平。”

他想了想将夹在咯吱窝的一卷报纸拿出来:“这样,咱进屋,让王老师给咱讲讲新闻,看看他能不能给咱传达市里的精神。”

王向红说道:“我看用不着。”

刘红梅要点头,王东喜给她使了个眼色。

她顿时恍然:“对,我看行,支书,咱就听听王老师讲课,光有能力不会讲课也不行。”

“去年来的那个姓罗的,说是什么师范中专毕业的高材生,还在县里学校实习过,结果来了咱这里哪会讲课?倒是会钻老婆门子,瞅着谁家男人出海上工他就往人家家里钻!”

王向红琢磨了一下,说道:“那行,进屋。”

王忆跟着他们进屋。

这会他背后有点冷汗。

倒不是怕给三人讲新闻,而是为刚才自己的冒失感到后怕。

看样子2022和1982两个时空的时间是齐头并进的,他刚才贸然回到2022,结果1982这边王向红等人就来找他了。

如果他刚才在2022待的时间太久,王向红等人找不到他怎么办?

仅仅找不到他还好说,万一他突然穿过来直接穿到了几人面前,这怎么整?

怕不是把他当封建迷信给办了!

这是个教训。

以后他要穿越时空必须得有隐秘空间和足够时间的缓冲才行。

王向红的儿子和儿媳已经上工去了,家里安安静静,于是王东喜便来添茶倒水。

一人一个瓷缸,样式统一,白底红字,上面字也统一:

78年福海鱼汛大会战奖。

王忆打开报纸,王东喜上去翻了翻看似随意的指了一篇说道:“王老师,你给我们讲讲这篇吧。”

这是3月25日的《江南日报》,昨天庄满仓给他们送来的报纸之一。

王忆抖了抖报纸念标题:

“这篇报道分主标题和副标题,主标题叫‘武安社队干部振奋精神抓春耕’,副标题叫‘从思想教育入手,建立岗位责任制’。”

“我先给大家分析一下正副标题……”

“不用不用,你先往下念。”王东喜着急的说道。

王忆诧异的看了看他:这是考核自己认字水平?那你可考错人了,实不相瞒,兄弟可是正儿八经大学生!

他便继续往下念:“本报讯,通讯员苏乌报道——”

“武安社队大队委加强对农村基层干部教育,广大基层干部振作精神,把应负的领导工作担当起来,稳定和完善了生产责任制,推动了春耕春播。”

“该社队农业生产普遍建立各种形式的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由于思想、组织工作没有跟上,有的干部以为‘分了责任田、干部没事干’。于是部分基层组织涣散,甚至陷入瘫痪、半瘫痪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该社队1981年的主粮产量仅比1980年增产60%,而在刚建立生产责任制的1980年,主粮产量比未建立生产责任制的1979年增产达200%……”

这时候王东喜热切的看向王忆:“王老师,那现在我们要考考你,该社队在建立生产责任制的第二年比未建立生产责任制的最后一年,主粮产量提高了多少?”

王忆微微一笑。

考我数学?

搜一贼!

他立马伸出手指开始掐算。

1980年比1979年产量增200%,设79年产量为1那80年就是增2达3,而81年比80年又增产60%……

答案只有一个!

真相就在眼前!

“王老师你这是干啥?”刘红梅愕然问,“算命?你靠算命算数?”

王忆哈哈笑了起来:“不是,我是在掐指头做运算!”

“答案是81年比79年增产了380%。”

王东喜听到这数字后看向王向红:“支书,这联产承包责任制对人的干活积极性提高太多了,你看这新闻……”

“我看这新闻夸张了。”王向红接过他话头,“咱虽然是渔民不是农民,但也种着地,一亩地产粮多少咱不清楚?”

“两年增产380%,哼哼,四年增产760%?那是不是再过一百年,光靠他们社队的地就能养活全国老少?”

“这不对,这是高指标、浮夸风的错误!”

王东喜愣了愣看向刘红梅。

刘红梅低头不语。

王向红继续掷地有声的说道:“肥猪赛大象,就是鼻子短。全社杀一头,足够吃半年。这是要闹笑话的!”

王东喜低眉顺眼化作小媳妇,他又翻了翻报纸指向一篇说道:“王老师,那你给读读这个新闻。”

王忆说道:“这篇新闻还是分主标题和副标题,主标题是继续支持农林牧副渔全面发展,副标题是全国农业银行分行行长会议提出农村金融政策工作任务。”

“今年农村金融工作要围绕提高经济效益这个中心,大力筹集资金,管好用好资金,继续支持农林牧副渔各行业和农村工商业的全面发展,坚定支持经党中央经济改革……”

“行了,不念了。”王向红端起茶缸喝了口水,“东喜你和红梅是想拿王老师当枪使呀?你俩对联产承包不死心!”

王忆一听这话恍然大悟。

从他答应做教师开始,三人就称呼他为王老师了,这显然代表认可他的能力。

王东喜所谓的考核是想借他的嘴巴在岛上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

显然,王向红是反对这项工作的,估计王东喜刘红梅等人已经多次劝说他但无用,于是把主意打到了王忆这个大学生头上。

也就是说他这刚当老师还没有坐热屁股,就让人给算计了。

王忆感叹,城市套路多,我要回农村,农村道路滑,套路更复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