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收获满满
许灵均可以得到了原主的记忆。明白自己家里的吃食了所剩无几了。当然他是一个“老右”,待遇上当然倒不如七队的成员。他能在七队有一个住处,能有工分,就了很很不错了。除了董大叔的帮组以外,还因为原主有那么一两本医书。靠着这几个小小的方子帮组了一些七队的知道自己家里的吃食已经所剩无几了。。...

许灵均得到了原主的记忆。

知道自己家里的吃食已经所剩无几了。

毕竟他是一个“老右”,待遇上肯定不如七队的成员。

他能在七队有一个住处,能有工分,就已经很不错了。

除了董大叔的帮助以外,还因为原主有那么一两本医书。

靠着这几个小小的方子帮助了一些七队的人。

再加上这七队虽然最穷,可这些人的人心却是最善良的。

他们还有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王福兴队长。

这才让许灵均站稳了脚跟。

不得不说这原主也是个傻大胆,包括这七队的人也都是憨憨。

真的是一个敢开方子,一个敢吃。

其实说白了还是因为七队的人穷啊!

他们想要看病最近的地方就是去牧场的场部。

那里有一个场部的卫生室。

能够简单的治疗一点感冒发烧啥的。

要是再严重就只能再走一个小时到县里的医院看病了。

可他们七队是最穷的大队了,也离厂部最远。

赶马车都得两三个小时。

关键是看病得花钱呢啊!

于是原主这位傻大胆,就靠着那两本医书。

简单的采集一点药材,就治起了病。

不过你还别说,也不知道是他的方子起了作用,还是这个时代的人皮实。

有那么几个感冒发烧的还真让他给治好了。

在加上原主可是一位高中毕业生,这个时代绝对的文化人。

写的一手的好字。

平日里队里写个信,读个信。

过年写个对联,结婚写个东西啥的都得用他。

拥有了这些本事才让他这个“老右”好过了很多。

不说这些了,许灵均现在可是得到“功法”的人。

虽然不用他怎么去修炼,可也需要大量的食物来补充能量。

家里仅剩的那点粮食,这些可不够他吃的。

想到这里许灵均就来到空间,找到了前主人留下的种子。

看到那些宝藏就知道这空间的前主人根本就不差钱。

所以在空间房子里,除了那些宝物以及一些丝绸等贵重物品以外也没放什么吃食。

好在空间前主人可能是为了实验,还留下了一些种子。

这才缓解了许灵均的尴尬境地。

要不然他一时之间去哪弄这些种子去。

毕竟他们这里是牧场,大头都是放牧,种植的也不多。

许灵均拿到种子以后,赶忙去试验空间的功能。

他从箱子里拿了一块小孩子拳头大的美玉。

只见他一个念头,院子中的土地就自动翻好了。

手中的种子也飘散到了地里。

这个时候,许灵均手中的美玉已经有些暗淡了。

他也顾不上心疼。

没办法,现在还是肚子重要啊!

随着他的意念,空间的泉水也到了空中,开始下起了定向小雨。

而地上的水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起来。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整整需要几个月才能长大的水稻现在已经硕果累累了。

许灵均留好种子,剩下的直接脱壳打包。

看着手中那变成粉末的玉石,许灵均真的是心疼不已啊!

虽然他不懂玉石,但最起码的见识还是有一些的。

这块顶级玉石要是放倒后世,怎么着也得上千万了吧!

可现在仅仅只是换成了差不多一千斤的大米。

他能不心疼吗?

“算了,还有那么多的宝物呢。”

“命重要,咱不差钱,不差钱。”

前世过惯了穷苦日子的许灵均不断地进行自我安慰。

时间不早了,他赶忙出了空间,手里还带着二十斤的大米。

好在没人来他这里,要不然还不得被突然出现的他给吓死。

许灵均决定以后还是小心点。

这次他也是没办法。

种地这种操作,只能他身体也进入空间。

要是简单的拿取东西,意识进入就可以。

许灵均穿上鞋子,随意的把被子拢了一下。

反正晚上还得睡,他这个单身汉也懒得叠。

这也是他前世的习惯,反正单身,也没人来家里。

被子从他起来是个什么样子,晚上睡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

据说不叠被子还能有效的抑制细菌的产生呢!

许灵均下地,把大米倒进屋里的一个破水缸里。

他屋里的两个水缸可是他的宝贝,一个放粮食,一个放水。

之后他捅了捅炉子,煮了点粥。

一会天就亮了,他还得去上工呢。

今天的任务是清理马棚,这可是个力气活。

祁连山牧场可是一个好地方,这里曾经是匈奴王的牧场。

东边是围绕焉支山的大马营滩。

焉支山气候温暖,森林密布。

山岗上长满了银白色的哈日嘎纳花。

山下的川地草原一望无际,天苍苍,野茫茫。

他们牧场主要就是养马,从古至今这里都是上好战马的产地。

许灵均喝了一大盆粥,发了一些汗,感觉身子轻便了很多。

看了看天色,他直接穿上了那件羊皮袄就去了马棚。

这里的天气很特殊,四季不甚分明。

春不象春,夏不象夏。

所谓“祁连六月雪“,就是祁连山气候和自然景观的写照。

虽然这里都快六月份了,早晚的天气还是很冷的。

尤其是晚上。

正如董大爷说的那样,祁连山上,夜里吹下来的风是透骨凉啊!

就这个时节,屋子里也还得生着炉子。

要不晚上根本就受不了。

再说他的这间破屋子四处漏风,窗户纸都是破的。

还因为自己是“老右”,房子在村的最边上。

周围连个挡风的都没有,能不冷嘛!

许灵均走出房门看了看这房子,不由得摇了摇头。

这吃饭的问题解决了,住宿的问题又来了。

连个院墙都没有,没有一点点隐私。

看来以后得找机会修修房子了。

许灵均来到马棚,拿起了大铲子,开始清理马棚。

这群马是他负责的,必须得伺候好了。

要说这清理马棚比清理猪圈可强多了。

不说别的,最起码这味道要好很多。

毕竟马是吃草的嘛!

刚上手没多久许灵均就感觉出先秦练气术的好处了。

那个代表“时”的鱼玉佩给予他的那颗练气“种子”。

似乎在不断的吸收周围的“气”,用来改善他的体质。

他可是知道原主原来的身体是个什么情况。

这么多年的超负荷劳动,可以说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了。

要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感冒发烧就给去了。

可现在他挥舞着大铲子,虽然依旧费力。

但相对原主以往的感觉还是轻松了不少。

照这样下去,许灵均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恢复甚至变得更加的强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