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那个买鸡蛋的人又来了!

逆袭1988 第五章 那个买鸡蛋的人又来了!

作者:拾寒阶 小说:逆袭1988 更新时间:2022-07-23 02:58:05
李文秀我以为,王林买鸡蛋的疯狂的举动,到此就结束了了,谁明白这才而已一个就!第二天,王林送李文秀到车间后,向班长赵卫国请晚上的假。赵卫国端起搪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正眼也不瞧王林一下,旗号腔板道:“昨天工作任务重,你不能够请假一天。”“这假我赵卫国端起搪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正眼也不瞧王林一下,打着腔板道:“今天工作任务重,你不能请假。”。...

逆袭1988

推荐指数:10分

《逆袭1988》在线阅读

李文秀以为,王林买鸡蛋的疯狂举动,到此就结束了,谁知道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第二天,王林送李文秀到车间后,向班长赵卫国请一天的假。

赵卫国端起搪瓷杯子,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正眼也不瞧王林一下,打着腔板道:“今天工作任务重,你不能请假。”

“这假我必须请,你批也得批,不批也得批。”王林沉声说道。

“呵呵,你要去办什么国家大事啊?还是要去开什么党政大会?”赵卫国阴阳怪气的说着,把搪瓷杯子重重往桌面上一放。

“给我爸妈上坟!我妈过阴寿!”王林顶了一句。

赵卫国脸色一滞。

吴大壮在旁边道:“班长,这事你得批啊!王林的父母,都是因工牺牲的。”

赵卫国拿出一张请假条来,往桌面上一拍:“厂里有规定,请事假必须提前两天申请,当天请假的,必须得到部门主任以上领导批准。你自己去找主任或者厂长签字吧!”

王林道:“就请一天假而已,我还用得着找厂长签字?你唬谁呢?”

赵卫国皮笑肉不笑的道:“信不信由你啊!扣了奖金,记了处分,别怪我就行!”

吴大壮道:“王林,好像是有这个规定,请事假要提前两天申请。急事请假,在工作开始一小时以内,由本人向主任请假,主任同意了,你才能休假。没填请假单的,事后还得补上。”

王林点点头,对国企这些繁琐的规章制度也只能无奈接受。

他填写了请假单,来行政楼找主任。

主任办公室的门是紧闭的,但没有上锁。

这年代就是这一点好,谁屋里有没有人在家,看一眼门上的锁就知道了。

他觉得好奇,左右瞧瞧,见走廊里没有人,便透过门缝,往里面一瞧,只看到办公桌上坐着一个女人,正好挡住了视线。

“我拷!”王林暗骂一声。

王林记得吴大壮说的话,开始工作一个小时内必须请到假,否则奖金和工资都要大打折扣,说不定还要背一个旷工或者目无纪律的处分。

他径直来到厂长办公室。

厂长办公室的门是半敞开的,但王林还是礼貌的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很甜美的女声。

王林怔了怔,心想厂长办公室里也有女人?

他推开门,看到里面待客椅上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子,翘着二郎腿,正在磕瓜子呢。

她穿着一条军绿色的棉裤,里面没有穿秋裤,晃腿的时候,脚踝处露出一圈雪白的肌肤,看得出来,她的小腿玲珑瘦直。

“同志,你好,我找周厂长。”

“你坐会吧,他有事出去了,过一会儿才回来。”

“请问你怎么称呼?”王林问。

女子有些讶异的看他一眼,很少有职工敢这么直接问她姓名的。

“周粥。”出于礼貌,她大方的回答。

“洲洲?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不是啦!我姓周,名粥,小米粥那个粥。”

“哦,这名字挺好听。”

“扑哧!”女子莞尔而笑,抓起一把瓜子,问他,“你吃瓜子吗?”

“好啊,谢谢。”王林把手伸到她手掌下。

周粥抓的这把瓜子,本来是自己吃的,招呼他吃瓜子,只是礼貌客气,就算你要吃,你也可以自己抓碟子里面的瓜子吃啊。

可是,对方已经把手伸过来了,周粥只得把手掌伸开,将手里的瓜子,放在他摊开的手掌上。

王林就势往她身边一坐,一边吃,一边和她聊天。

“你是周厂长的秘书吧?”王林笑问道,“我有事要请假。你能不能帮我签章?”

“哦,你是来请假的啊?你哪个部门的?”

“机修工。”

“机修工?什么职务啊?”

“普通工人。”

“你们工人请假,都要厂长办公室批准了吗?”

“我去找过主任,主任不在。”

“请假条呢?”

“在这里。”

“给我。”

周粥接过王林递来的请假条,起身走到办公桌前,也不坐,拿了笔,就那么弯着腰,伏在桌面上签字盖章。

她穿着一件红色的棉袄,估计是春节的新衣裳,簇新簇新的,留着齐肩的秀发,没有扎起来。她的身高,比李文秀稍矮一些,可能在一米六五左右,但身形苗条,看起来无比的诱人......

周粥忽然转过头来。

王林正欣赏她的秀色可餐呢,被她抓了个正着,躲避不及,便坦然相对,还对她微微一笑,以证明自己是个正人君子。

“你就是王林?”周粥好奇的问。

“对啊。你知道我?”王林也有些好奇。

“昨天,是你修好了织布机的故障吧?周厂长还奖励了你三百块钱。”

“是的。”

“那三百块钱,是我送到机修班去的呢!当时你不在,我交给你师傅吴大壮了。那三百块钱,你收到没有?”

“收到了——原来是你啊!”王林笑道,“难怪我师傅一直说,活了三十几岁,可算见着仙女了呢!”

“扑哧!”周粥被他不经意的马屁,夸得很舒服,嫣然一笑。

她把请假条还给王林,问道:“你读过书吧?”

“略微识得几个大字。”

“不可能,你连诗经里面的话都知道!我看你起码上过大学!”

“呵呵!谢谢啊!”王林拿着请假条,看了一眼,见没有问题,也就不再跟她废话,转身就走。

回来路过主任办公室时,王林看到房门已经半敞开来,里面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本正经的主任,却不见女人的踪影。

王林心想......早知道我就在外面等你两分钟了!

下楼梯的时候,看到一个身段妖娆的妇女,搔首弄姿的,一边理着头发,一边扭着腰,慢慢往下走。

王林看了她一眼,见她年纪并不大,也就三十岁左右,鹅蛋脸、桃花眼,风韵迷人,心想刚才在主任办公室里的,就是她吧?不知道是谁家的媳妇?她老公头上是一片HLBE大草原啊!

他回到机修班,把请假条递给班长赵卫国时,对方的眼珠子都直了!

好家伙,居然直接找厂长办公室签章了!

“赵班长,我现在可以走了吧?”王林问。

“走吧!走吧!厂长办公室都签章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赵卫国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挠了挠脑袋,总感觉眼前的王林大不一样了!

王林径直出了车间,骑着自行车,来到厂区储蓄所。

正是上班时间,储蓄所里办事的人不多。

王林只等了十几分钟就轮到他了。

“同志,我取钱。”王林朝柜台里面塞进去一张存折。

“取多少?”营业员一边伸手,一边问。

“两千。”

“你这是定期存折啊!还是五年期的!”

“是五年期的。我不存了,全部取出来。”

“那可不划算啊,你现在取出来,只能按活期利率结算,那太可惜了啦!五年期的利率是10.8,活期只有2.88,你要不要再想想?”

“不必想了,同志,请帮我取钱吧!我急用钱。”

“那好吧。请稍等。”

五分钟后,王林怀揣两千块钱巨款,走出了储蓄所的大门。

第四套人民币的50元钱已经公开发行了。

王林在储蓄所取的钱,都是崭新的50元新钞票。

两千块钱虽然多,但也只有40张票子,并不占地方,往衣服口袋里一揣就行了。

国营副食品门市部的营业员,看到昨天那个买鸡蛋的男人又走了进来,便笑道:“同志,你又来买鸡蛋了?”

王林掏出两千块钱来,放在柜台上:“是啊,我昨天跟你们订好了的,我今天要买2000块钱的鸡蛋。”

“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是给你送过去吗?”

“是的。麻烦你们了。”

营业员飞快的点了两遍钱,通知仓库的人送货。

送货的司机还是昨天那个师傅。

一回生、二回熟。

王林和司机聊了几句,知道对方名叫郑建平。

“郑师傅,你是知青回的城啊?是在白山黑水那嘎达吗?”王林问道。

“对,生产建设兵团四团。我当时是市立十二中的学生,不过我们那一届下去得晚,没待两年就回城了,然后就分配在国营副食品商场工作了。”

“能分配在国营单位工作,已经很不错了,我听说还有很多知青回城后,连工作都没有。”

“可不是嘛!现在街面上的很多个体户,都是知青回城,没有工作分配,国家为了解决他们的就业难题,就给他们办了个体户营业执照,这叫灵活就业。”

“改革开放快十年了,当个体户也不丢人。”

“那也是,什么国不国营,其实都是各凭本事挣钱。我们一同回城的,有个叫李东的,脑子特别灵活,政府分配工作给他,他还不要,直接就下海搞经营,在广州和申城两地来回倒货。他现在是大老板了,有了自己的公司,召了个年轻漂亮的女秘书,还开上了洋车!比很多国营厂的厂长还牛!”

到了王林家楼下,郑建平主动帮忙搬货上楼。

1333斤鸡蛋,足足37箱,搬起来爬楼梯也很累人,两个人来来回回,偶尔歇下抽根烟,搬了一个多小时才完工。

王林买了一瓶汽水、一包烟,给郑建平当辛苦费,又留了他在单位的一个联系电话。

今天进了37箱鸡蛋,再加上昨天买的7箱半,王林家里,现有鸡蛋44箱半,真个把家里堆了个满满当当。

忙完这一切,时间就到晌午了。

纺织厂有食堂,每个月买十几、二十块钱的餐票,也能吃饱饭,但那都是大锅菜,油水少,口味也太过大众化,如果想改善伙食,还得在家里开小灶。

王林和李文秀结婚后,这几天都是在家里开伙。

其实,两个人吃不了太多菜,随便买点配菜,再称上两块钱的肉,也能吃得很好,有时比在食堂吃还省。

王林刚洗完手,就听到李文秀进门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请假了?”李文秀提着两个菜进了门,“我还在车间门口等了你一会儿呢!后来吴师傅出来跟我说你请了假我才知道的。”

“回来办点事。”

“什么事?”

李文秀很快就知道他办的是什么事了,她被满屋子的鸡蛋盒子给震惊到了!

她的情绪,瞬间就崩溃了:“天哪!王林,你哪来这么多钱买鸡蛋?你买鸡蛋上瘾了是不是?你是不是把那两千块钱取出来用掉了?我俩结婚的时候,大伯千嘱咐万叮咛,叫我看住你,千万别把那两千块钱给败了,结果你还是败了!你这个败家子!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