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六圣之力与真正的蛊师(新书求推荐票~)
早晨。朦朦胧胧的薄雾弥散在山间林地,太阳才刚攀过十里画廊的峰顶。蚩曜正准备好如一如往常一样就早锻炼,却突然间被老爹蚩黎叫住。“从昨天就,油锤和石担你就不需要再次练了。”他顿了顿,却并也没直到蚩曜的疑问,脸上似是闪现出了一抹隐讳的失落,再次道,“我正式教你朦胧的薄雾弥漫在山间林地,太阳才刚刚爬过月亮山的峰顶。。...

清晨。

朦胧的薄雾弥漫在山间林地,太阳才刚刚爬过月亮山的峰顶。

蚩曜正准备如往常一样开始晨练,却忽然被老爹蚩黎叫住。

“从今天开始,油锤和石锁你就不用继续练了。”

他顿了顿,却并没有等到蚩曜的疑问,脸上似是闪过了一抹隐晦的失望,继续道,“我正式教你修行蛊术。”

蚩曜站得很近,再加上蚩黎本就不擅长隐藏情绪,因此将他刚才的表情看得很清楚,于是捂着嘴偷笑了两声。

或许是因为蚩曜从小就表现得过于懂事了,基本上什么事都不需要他这个父亲操心,因此蚩黎总想着找机会摆一摆父亲的威严。

但令他失望的是,这一次显然也没能成功。

抛开心头的一点小小郁闷,蚩黎接着说道:“咱们苗人修行蛊术,现在只剩下两条路子,一内一外。在外,就是红苗部的法子,驾驭万蛊,驱虫引蛇,声势浩荡,一人成军。在内,便是咱们黑苗部的法子,融蛊于身,人蛊合一,举手投足之间,蛊术信手拈来,施术之时无需借助外物。”

蚩曜一听,下意识道:“那咱们的法子明显比红苗部好得多啊!”

这不是当然的嘛!

对于修行者来说,伟力归于己身,不假外求显然是更加正确的道路,因为这样不会受到外界太多的限制,而且也不会有本体孱弱这样的缺陷。

“你说的没错,不愧是我儿子。”

蚩黎下意识地点点头,“不过我们这样做的难度也很大,你还记得今天跟你一起上山的有多少人吗?”

“二十几个吧,没仔细数。”

蚩曜稍作回忆。

“二十六个,这就是我们黑苗部这五年来积累下来的所有有希望修行蛊术的苗子。”

蚩黎爆出了精确的数字,“而按照往年的惯例,其中大约有一半人会因为本命蛊达不到要求,这辈子几乎都没有收服第二只蛊虫的希望。”

“收服第二只蛊虫?”

蚩曜疑惑。

“咳,这就牵扯到咱们的详细修行方法了,总之你现在只需要知道,身体之中能容纳吸收的蛊虫越多,修为就越高。”蚩黎解释道。

“所以说,那一半人一辈子都只能当个最低阶的蛊师?”蚩曜明白了。

“没错。”

蚩黎点点头,“而红苗部的人数一般是我们的两倍。”

“为什么啊?他们人多?”

“因为他们的修行没有我们这么大的危险。”

蚩黎一字一顿地说道,“融蛊于身,人蛊合一,这是有很大风险的。如果抗不过去,就会被蛊虫反噬。轻则受伤,重则丧命。当年你母亲就是因为这个,才会元气大伤,在生下你之后去世的。”

“是这样么……”

蚩曜低头不语。

“所以,我要你记住,修行蛊术是万分凶险的事情,态度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

蚩黎的口气十分严肃。

因为在他看来,儿子懂事归懂事,但似乎就是因为成熟地太早,很多时候都会给他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如果以这种态度修习蛊术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谨慎谨慎再谨慎么?

蚩曜在心里重复了一遍,只觉得眼前这个父亲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

不过他自然明白这番叮嘱是为了自己好,于是乖乖点头:“我记住了,修行的时候一定会谨慎谨慎再谨慎的。”

“好。”

见儿子回答得很认真,蚩黎满意地点点头,“那么我接下来就正式传授你修蛊之法。”

他将手摊开,一只黝黑发亮的蝎子出现在掌心。

“我的本命蛊也是圣蝎,不过只是天品而已,比不了你的圣品蝎王。咱们的蛊术虽然几乎可以驱使万虫万兽,但是其中有六种是与众不同的。它们分别是圣蝎、灵蛇、天蛛、风蜈、玉蟾和碧蝶,合称六圣。而我们的第一步修行便是获取这些圣蛊的能力。”

蚩黎将自己的本命蛊收回体内,带着蚩曜走到一颗直径大约两人环抱的大树跟前。

“六大圣蛊各自都有不同的能力,圣蝎主力,灵蛇主幻,天蛛灵巧,玉蟾气盛,风蜈极速,碧蝶祥瑞。你首先需要掌握的,便是这圣蝎之力。看好了!”

蚩黎伸展右臂,掌缘如刀,一抹青黑之色在指尖悄然蔓延。

唰!

他肩背发力,手臂甩出,如同一杆大枪狠狠地扎在了树干之上。

笃!

一声沉闷的声响,当蚩黎收回手掌之时,只见一个拳头大小的孔洞出现在树干表面,两端直接贯穿,甚至可以透视到后面的风景。

蚩曜情不自禁得上前两步,还能看到那个孔洞周围一圈的树皮正在飞速腐烂,就像是被泼了一瓢硫酸一样。

“这一招,叫做蝎尾针。”

蚩曜淡淡看着儿子目瞪口呆的神情,心中分外满意,“是专门御使圣蝎之力的技巧,也是你接下来需要学习的东西。”

蝎尾针吗?

蚩曜看着树干上那个比自己拳头还要大的空洞,心中默默吐槽:“叫蝎尾枪,蝎尾炮是不是会更加合适一点啊?谁家的针有这么粗?”

虽然觉得这名字起得太有迷惑性了,但是对于这一招的强大,蚩曜却是非常满意的。

一针下去,给两人环抱的树干上开一个透明大洞,这是什么概念?

人形手炮啊!

而且手还没破皮。

蚩曜刚才观察过父亲的手掌,除了指尖在毒素的作用下变黑了一瞬间之外,前前后后皮都没红。

这么粗犷暴力的风格跟我想象中的蛊术简直完全不一样!

下毒施蛊一般不都是暗搓搓来的吗?就像搞偷袭和暗杀一样。

而以这招蝎尾针的动静来看,接下来怕不是得上演一出蛊师信条?

想象中的蛊师:身材纤弱,匿踪藏行。虫笛一响,万蛊来朝。

真正的蛊师:身如铁塔,膀大腰圆。一巴掌下去,樯橹灰飞烟灭。

偏差之大让蚩曜只想捂脸。

但是……

蚩曜在心中暗道。

相比起御虫来说,我好像更加喜欢后一种啊!

如果能顺便兼修御虫之术就更好了。

有朝一日,等敌人千辛万苦突破了我的万蛊大阵,以为胜券在握之际。老子就当场变身,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蛊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