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苏晨的小弟
苏晨夹了两块酱牛肉塞到嘴里。鲜香浓郁的酱汁在嘴里炸开的感觉让他已发出了能满足的叹口气声。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出了一口酒气,苏晨悠闲惬意的轻轻后仰,躺在了椅子上。“这可以享受,给个神仙都不换。”边捏着花生米往嘴里填,边心里想。正大快朵颐的苏晨,端着酒碗的鲜美浓厚的酱汁在嘴里炸开的感觉让他发出了满足的叹气声。。...

苏晨夹了一块酱牛肉塞进嘴里。

鲜美浓厚的酱汁在嘴里炸开的感觉让他发出了满足的叹气声。

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出了一口酒气,苏晨惬意的微微后仰,躺在了椅子上。

“这享受,给个神仙都不换。”

一边捏着花生米往嘴里填,一边想着。

正在大快朵颐的苏晨,端着酒碗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

他的对面,坐了一个人。

淡紫色的华丽长衫,俊秀的脸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

手中拿着一把收起来的折扇。

腰间也是和苏晨差不多一样的玉佩。

“你这人咋这么骚包呢,好端端的带什么玉佩,带什么折扇?”

苏晨合起折扇,就往对面那人的头上敲去。

“晨哥,你怎么又打人?不是你说的,带着折扇显得有风度吗?你不是说这是全天下最帅气的打扮了吗?”

“帅气你个大头鬼,那是形容我的,你是个什么贵物,也敢说帅气俩字?”

苏晨一边骂,一边拿起一个干净的碗,给面前这人倒上。

两人自幼相处的模式就是这样的。

“晨哥,你不在家里锦衣玉食,怎么跑了神剑宗努力修炼去了?别说是被那几个家伙给吓的,就那歪瓜裂枣,别说断了他们的根,就是。。。。哎,就是你做再过分的事,他们家里敢吭声吗?”

对面那人看着苏晨给他倒酒,连忙接过来,有些疑惑的说道。

“母上有令,不得不从啊。”

想起自己从繁华无比的中洲城来到神剑宗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苏晨就一阵郁闷。

喝个酒吃个肉,还得偷偷的跑到山下小镇,这是咱苏大公子应该过的日子吗?

苏晨端起酒碗示意了一下。

“你来干嘛来了?”

那公子同样端起了酒碗,在空中虚碰了一下。

两人一饮而尽。

“上好的女儿红,晨哥你就是会享受啊,在这破烂地方也能找到这种好酒。”

那人满意的出了口气。

“少废话,你这马屁拍的不用心,零分,说重点,你怎么来了?”

苏晨一边漫不经心的用筷子夹花生米,一边说道。

“听说神剑宗是个好地方啊。最近中洲那边有点不素静,来避避风头。”

苏晨眉毛一挑。

“你要来神剑宗?你可去不了心剑峰祸害小姑娘,除非自己给自己来一刀。”

“大哥都来了,当小弟的能不来吗?”

那人半是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我可当不得大哥,废物一个。孟河啊孟河,你忘了那几个小崽子平时是怎么笑话我的了?”

孟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那几个靠家中的丹药灵草堆砌起来的废物点心,我能打十个。”

“那你怎么也来神剑宗了?”

“也是家里要求的,老爷子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听说你来了,硬是也要把我塞进来,都联系好了,执剑峰,何彧门下。”

“孟家不愧是顶级家族,何长老素来以铁面无私闻名,你竟然能找到他的关系。”

“哈哈,晨哥你就别笑话我了,封山百年的藏剑峰都能收徒,我去个执剑峰,有什么大不了的。”

苏晨听到孟河这句话,突然抬起了头。

“封山?”

“晨哥,你真的以为,这神剑宗藏剑峰,是想拜就拜的?”

孟河抬起头,脸上的笑容不变。

“好了,不说这些了,以后咱们就是同宗的师兄弟了,来干一个。”

他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什么,连忙端起酒碗。

苏晨跟孟河碰了一下,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原来藏剑峰以前竟然是封山状态。

没多久,足有五斤的一坛酒就被两人喝光。

修真者如果不想喝醉,基本上多少酒都没用。

但是爱酒的修真者,会特意不用真气压制酒意。

面色微红的两个人又要了一坛酒,直喝到天色渐晚。

苏晨仍然在夹着花生米,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孟河聊着天。

“晨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就那些家伙,成天眼高于顶,没有半点本事的人,能当他们的老大?”

孟河已经有些大舌头了,刚来的时候那种翩翩贵公子的风范荡然无存。

“我跟你说,我,孟河,这辈子,谁也不服,但是,就服你!”

苏晨不说话,只是默默喝酒。

“好了,不早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苏晨放下筷子,对孟河说道。

孟河一摇一摆的从楼梯走下去。

“掌柜的,你们这的酒,不错,小爷很高兴。”

说着,一枚灵石从他的指尖弹出,落在柜台上,发出了清脆的有钱人的声音。

店内的小二难以置信的拿起柜台上的那枚灵石。

“掌柜的,这。。这这这。。这是一枚上品灵石。”

上品灵石啊,足足等于一百枚下品灵石。

门外的孟河正在和苏晨告别。

“晨哥,过几天抡才大典,咱们兄弟俩到时候再见啊。”

他和苏晨不同,苏晨是直接拜入的藏剑峰。

但是即使是孟家公子,要进入神剑宗,也需要通过抡才大典。

“见什么见,我在藏剑峰呆的很好,没事别来烦我。”

苏晨毫不客气的说道。

“晨哥,你不爱我了。”

苏晨飞起一脚踢在孟河屁股上。

“滚一边去啊,这么多小姐姐等着我回去宠爱,你算老几啊?”

看着一脸幽怨的孟河,他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拍了拍孟河的肩膀。

“那就到时候见了。”

兄弟两个笑闹完之后,正式告别。

分手之后,苏晨直接朝着神剑宗的方向走去。

孟河看着苏晨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

走出没有两步,苏晨脸上的酡红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步履匆匆,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信步走在路上。

从小镇到神剑宗,有相当长的一段路。

因为妖兽的威胁,大陆上所有的村镇,都是集中起来的。

这段长长的路上,行人极少,杳无人烟。

已经快到神剑宗范围时,苏晨突然停下了脚步。

他拍了拍脑门。

“啊呀,忘了给师尊带点东西回去了。”

说完,他转过身去,重新朝着小镇出发。

孟河看着苏晨走远,刚想回客栈,突然抬头。

在另一个方向,一道身影在小镇的主路上高速奔驰。

这人身上,竟然还背着一个,他受伤极重,胳膊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泛着诡异的紫色。

而他背上的同伴,更是陷入昏迷,生死不知。

“快来人!”

他一边安顿自己的同伴,一边嘶声大喊。

周围早有小镇的居民朝着一个偏僻的角落跑去。

片刻之后,两名身穿神剑宗剑袍的神剑宗弟子急匆匆的赶到。

“道友,发生什么事了?”

“先救人。”

领头男子掏出一块牌子递给神剑宗弟子,随后急促的说道。

弟子低头一看,连忙抱拳行礼。

“原来是玄天宗的道友,我是神剑宗驻神剑小镇的弟子,我叫罗古。”

来到安全的地方之后,那领头男子明显松了口气。

“有礼了,我叫廖周,快看看我同伴怎么样。”

就在这时,另一名检查昏迷那人伤势的神剑宗弟子站起身来,脸色凝重。

“受伤太重了,必须马上去心剑峰,让辛薇长老出手救治,才可能活下来。”

他看着周围几人。

“事不宜迟,快走。”

三个人把昏迷的玄天宗弟子抬上一辆马车,急匆匆的往神剑宗方向走去。

孟河看着眼前这一幕,按抐不住内心的好奇。

这两人看上去修为已经到了筑基期,在神剑宗的庇护范围内,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而且看那两人受伤的样子,分明是受到了妖兽袭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