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大材小用
…这也不是你目前仍然最好是的出路。一听这话,老于世故的徐开哪还能不明白了,自己老爹这是了给自己想好了出路?“那爸你说,我现在的最好是的出路是什么?”见徐开终于等到上道了,徐运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毕竟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徐家祖上是明末清初的大官。明明灭灭清起先,一听这话,老于世故的徐开哪还能不明白,自己老爹这是已经给自己想好了出路?。...

这不是你目前最好的出路。

一听这话,老于世故的徐开哪还能不明白,自己老爹这是已经给自己想好了出路?

“那爸你说,我现在最好的出路是什么?”

见徐开终于上道了,徐运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当然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了。”

徐家祖上是明末的大官。

明灭清初时,徐祖不愿改庭换面入清廷做官,便带着自己的仆人亲兵举家南下。

走到芙蓉村这里,徐祖见三崖摩天,赤白相映,宛若芙蓉,被这奇山异景所吸引,遂决定留在此地定居。

将周围百里走遍,徐祖最终选定了在芙蓉山南崖中段一块十多亩如镜面般平整的天然平地上兴建一座五进五出拥有一大片园林的大宅作为徐家的祖宅。

而徐祖的仆人亲兵则在山脚下落了户成了家。

芙蓉村自那时起便诞生了。

后来,徐家的族谱在战火中遗失,之后又经历了建国初期那个特殊时期,也就没有人再提什么主仆了。

不过徐开的太爷爷参加过近代的一系列战争,有一群过命交情的老战友,在他的斡旋下,徐家成功的将祖宅完整的保存下来,并交到了徐开的爷爷手上,后来又交到了徐运手上。

只可惜,二十多年前,徐家祖宅着过一场大火,后三进和周围的园林遭到了很严重的破坏。

徐家那时实在是拿不出钱来修葺这么大的祖宅。

这就导致,后三进和周围的园林平日里只能堆放些柴火、旧物、破烂甚至是垃圾。

九十年代初,国家出台了包山政策。

徐家所在的芙蓉山南崖这片山林没有人愿意承包,村干部就忽悠徐开的爷爷承包下这片山林,说什么,一次投资一生回报,只需三千块钱,就可以拥有一大片山林五十年,而且五十年后想续签还拥有优先权。

徐开的爷爷有点好大喜功的毛病还有点冲动,他谁都没跟谁商量,就交了三千块钱把这片山林给承包了下来。

然后,徐家人才知道,这片山林中的树木不允许徐家人伐采买卖。

关键,这片山林还没有别的可以生财的资源。

其实,即使是这样,也有赚钱的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卖墓地。

很多包山的人,都是靠卖墓地赚钱。

可不等徐开的爷爷实施,芙蓉塘连同芙蓉山旁边的屏山就被划为屏山公园,这附近的山林因此不让埋葬先人,已经埋下的都得起走。

没有办法,这片山林只能烂在徐家人手上。

徐开以为,过去十年了,徐运终于在自家这片荒宅或是这片鸡肋一般的山林中找到了什么生财之道,才会说什么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你想让我用咱们家这老宅干点什么?还是想让我用咱们家这片林子干点什么?”徐开问。

“别跟我提这破房子、这片破林子,提了我闹心。”

“也不知祖上是怎么想的,跑这鸟不拉屎的半山腰来盖房子,咱们家要是在山下,就这6、7000平,动了迁,咱们家这几口人吃上十辈子都吃不完,就算不动迁,也可以租出去收房租,可咱们家这破房子偏偏就在半山腰上,爬上来,得二十多分钟,要是赶上下雨,半个小时都爬不上来,白给人家住,人家都不愿意住。”

“还有这片破林子,真不知道你爷爷当初是怎么想的,包它干什么,要是包了屏山那片,咱们家早就发了。”

徐运挥挥手:“算了,不说这个了,我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是指这破房子、这片破林子,而是指咱们芙蓉村靠近横店这个东方好莱坞。”

顿了顿,徐运说出了他的打算:“以你现在的情况,正好可以干群演,干群演不需要学历也不需要工作经验,关键我们能帮上你。”

“干群演?”徐开一阵愕然:“这就是你给我想的我目前最好的出路?”

徐运眼睛一瞪:“咋地,你看不起我们这些干群演的?”

徐开这才想起来,自己老爸、自己老妈、自己弟弟、自己弟妹全都是干群演的,自己就是再看不起群演,也不能表现出来。

徐开赶紧把话给拉回来:“不是,我就是没想到,你给我找的出路会是这个。”

“哼!”

重哼了一声,徐运才接着说:“你别小看了我们这些干群演的,这活也不是谁都能干好的。”

“不说别人,就说徐立,刚入行时,他连活都找不到。”

“一连干了两个多月,他才开始有活干,不过一天也就才赚2、30,都不够他自己花的。”

“过了近半年,他才能拿回来钱。”

“后来,我才知道,为了多赚钱,他净接抬轿子、抬棺材、淋雨、戴孝,甚至是演死人的戏,有时候咱们家经济紧张了,他连真挨揍的戏也接。”

“为啥?抬轿子、抬棺材、淋雨、戴孝可以额外加10块,演死人有红包拿,真挨打给30块……”

耳边听着徐运的话,熟知娱乐圈一切的徐开,眼前立即就闪过了,徐立抬轿子、抬棺材、披麻戴孝、演死人以及被人真揍时的场景。

徐开心中顿时就是一酸!

“那两年,我没啥正事,东一趟西一趟的乱跑,一直也没赚到什么钱,你妈则得照顾麦麦,身子把得死死的,麦麦那时还没断奶,每天都要喝奶粉,那熊孩子嘴还叼,国产奶粉她都不喝,就喝死贵死贵的进口奶粉,没办法,徐立只能给她买进口奶粉喝。”

“那段时间,家里家外得亏有徐立支撑着,年纪轻轻的,他就担负起了家庭的重担。”

“可徐立从来都没有叫过苦叫过累,就那么咬着牙挺了过来。”

“后来,徐立和唐芸在一起了,唐芸能和你妈一块照顾麦麦,我和你妈就带着麦麦跟着徐立和唐芸去跑龙套,咱们家的生活才慢慢好了起来。”

“现在徐立已经混成大特了,一天能赚500到800,你妈是中特,一天200到300,我和唐芸是小特,一天150,我们四人一天就能赚1000多,要是碰到肥活,一天2000也不是没可能。”

“去年拍《乱世大太监》,徐立得了一个小太监的角色,把我们全都弄进组了,你妈演嬷嬷,唐芸演宫女,我演亲王长随,半个多月我们就赚了20000多。”

“唯一可惜的就是,这活总供不上手,一个月我们得有大半个月干闲着。”

“我们讨论过,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跟的群头不行,他有好活,哪怕只是一般的活,都不先考虑我们。”

“所以,我痛定思痛,决定自己当群头。”

说到这,徐运拽了拽自己的领子,说:“现在正式跟你介绍一下你老爸,我已经是一个手上有近十个固定群演的群头了。”

徐开赶紧给老爷子鼓鼓掌,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

徐运双手向下压了压:“先不用鼓掌,我这也是刚开张没多久,还需要人帮衬,才能发展壮大。”

这回,徐开明白了,敢情老爷子这是想拉自己去壮大他的队伍。

果然!

徐运马上就说:“我现在手上虽然有近十个人,可除了徐立、你妈和唐芸以外,其他人全都不堪大用,每次出去联系业务,我都心虚的很,就怕人家问我有没有武师、有没有特型演员。”

“就你这一身腱子肉,肯定能当武师,你形象又这么好,肯定还能当特型演员,我给你好好运作一下,你一个月赚它个五七千肯定没问题。”

“而这还只是起步,我给你定的目标是跟徐立一样当大特,甚至是当角色。”

听徐运说完他的打算,徐开有些哭笑不得:“竟然让我这个扶摇子的第十八代嫡系传人去跟你跑龙套,你这也太大材小用了。”

“再说,就凭我上一世在娱乐圈里混了二十多年的经验,我就是再回到娱乐圈,也不至于干群演啊。”

关键——

上辈子徐开是北影导演系的优秀毕业生。

毕业了之后,徐开就去娱乐圈里摸爬滚打混了二十多年,场务、化妆、统筹、灯光、美术、摄影、配乐、特效、剧本、演戏他全都干过,最后硬是凭借着全能又全都过硬的技术混成了执行导演,参与过很多巨制的拍摄。

可以说,后期只要有一个好一点的机会,徐开就一定能成为一个知名导演。

可与很多一心想成名的人不同,二十多年的娱乐生涯让徐开看透了娱乐圈男盗女娼又勾心斗角的浮华本质,要不是为了生活,上一世徐开早就退出娱乐圈了。

如今,重活一回,又掌握了那么多别的技能,徐开真不想再混娱乐圈啊。

可不等徐开组织好拒绝徐运的语言,徐运就悠悠地一叹,然后推心置腹的说:“我让你来跟我们做群演,也不光是给你找口饭吃,这些年来徐立为了咱们这个家、为了你没少付出,你得知恩图报,现在徐立一个人在娱乐圈里打拼实在是太艰难了,而我和你妈又老了,所以我就想着,你要是也能进入娱乐圈,你们哥俩之间好歹还能有个照应。”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