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汉高祖如何

大明第一臣 第四章 汉高祖如何

作者:青史尽成灰 小说:大明第一臣 更新时间:2022-07-22 14:46:46
朱重八纯碎是很好奇,顺口聊一聊,张希孟但是是个小孩子,能说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奈何张希孟也不是这么想啊,老朱再次询问自己,那相当于是老板面试,可不能够马虎大意了,要掏出百分之二百的本事来。“仙长可明白两宋旧事?”朱重八很老实道:“过去的是不很清楚的,而已起义军“恩公可知道两宋旧事?”。...

大明第一臣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第一臣》在线阅读

朱重八纯粹是好奇,随口聊聊,张希孟不过是个小孩子,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

奈何张希孟不是这么想啊,老朱询问自己,那等于是老板面试,可不能马虎了,必须拿出百分之二百的本事来。

“恩公可知道两宋旧事?”

朱重八老实道:“过去是不清楚的,只是红巾军要重开大宋之天。咱也打听了一些,所知不多。”

张希孟打起精神,笑道:“恩公,我倒是有个故事,有一天宋徽宗带着太子赵桓和康王赵构去金明池乘船,结果一阵风过来,父子三人都掉进池水了,汴京的百姓听说,好奇询问谁得救了?这时候太学那边就热闹起来,许多书生齐声高呼,泪如雨下:大宋得救了!”

朱重八皱着眉头,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大笑,道:“你小子可真是会挖苦人,大宋皇帝就那么不堪?”

张希孟正色道:“恩公,大宋得国不正,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赵匡胤陈桥兵变,夺了后周天下,欺负孤儿寡母,霸占江山。南宋高宗坐视中原沦陷,父兄被俘,不思复国,反而杀死了抗金名将岳飞,自毁长城,屈膝称臣,如此君王,又怎么总揽英雄?两宋三百年,一败于契丹,二败于党项,三败于金人,四败于蒙古,一路惨败,以至于江山沦陷,神州易主。大好河山,成了蒙古人的马场,可不就是如此不堪!!”

朱重八点了点头,“大宋的确不行!咱听说怨杀了岳王爷,也是气得不行。现在咱们红巾军可是要恢复大宋天下,难道就恢复这么个玩意吗?”

张希孟摇头,“恩公,重开大宋之天,不在恢复大宋,而在推翻元廷!且不说大宋如何,自三代秦汉以来,中原王朝传承,连绵不绝。中间虽然有五胡乱华,但南方尚有一隅之地,隋文帝杨坚是汉太尉杨震后人,九州一统,华夏重兴。唯独崖山之后,万里河山,悉数沦落到了蒙古人手里。天下之人心中悲愤,血泪满腔。加上蒙古人残忍暴虐,蔑视南人,一条人命,尚且不如牲畜值钱,有识之士,如何不恨不怨?重开大宋之天,意在改天换日而已!”

说到这里,张希孟就伸手将墨兰图展开。

“恩公请看,这幅兰花没有根叶,作画之人就说过,土地都被人抢走了。他一生以遗民自居,绝不肯做元廷的官!”

朱重八听到这里,大受震撼,忍不住俯身盯着画作,反复看了又看,这才道:“此人倒是很有气节!”

感叹之后,朱重八又道:“咱听你的意思,重开大宋是次要的,把土地夺回来,才是真的!刘福通他们这么说,也不过是聚拢人心罢了。”

老朱很快抓住了重点,张希孟用力颔首,他们围绕着这幅画,聊人,聊国家,聊过往……越聊朱重八越是兴奋,过去浑浑噩噩,想不明白的地方,一下子就清醒了。他早就想让人给自己说说,可一直没有遇到个明白人。

今天可算是得偿所愿,收获满满,聊着聊着,连晚饭都忘了,直到马氏找来,老朱才恋恋不舍停了下来。

等到了饭桌上,老朱还跟马氏讲,“过去咱就跟扣在大缸里面似的,让张小兄弟这么一说,咱一下子敞亮了,真是涨见识。”

马氏听着也高兴,过去她还担心张希孟名门书生脾气,跟丈夫处不来,现在看来完全想多了。

马氏笑着给张希孟夹菜,还说道:“看样子往后少不了要麻烦张小哥了。”

张希孟客气了两句,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机会。

他要留在朱重八身边,就要有足够的价值才行,毕竟谁也不愿意养个吃白饭的,因此张希孟斟酌道:“恩公,光是听小子说,未必有什么收获。如果恩公愿意学,还是从头读书启蒙才是。”

朱重八心有所感,可惜道:“咱小时候也去过私塾,可家里头穷,只念了两个月,俺大哥要成亲,就,就把钱拿去当彩礼了。后来在皇觉寺翻看佛经,认了几个字。咱也想读书,奈何没人愿意教咱。”

正在这时候,马氏忍不住笑了,“这不是现成的?就请张小哥教你呗!”

朱重八一怔,这小子除了年轻,貌似没有别的毛病。他猛然站起,朝着张希孟深深一躬,“小先生可愿意教导咱?”

老朱的干脆让张希孟吓了一跳,他连忙道:“恩公愿意学,小子自然尽心竭力,只是我的学问不高,恩公看得起小子,真是小子的福气。千万用不着客气,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小子这条命都是恩公救的,小子正愁不知道怎么报答呢!”

张希孟说得真切,朱重八和马氏都喜上眉梢。

朱重八道:“妹子,小先生答应了,你给多弄两个菜,再来一壶酒,好歹不能怠慢了小先生。”

趁着马氏准备,朱重八就笑道:“或许小先生已经猜到了,咱是濠州的红巾。这些年来,咱死了爹娘,死了大哥,死了大侄子……家败了,走投无路,咱恨这个朝廷!”

张希孟点头,感叹道:“恩公,小子何尝不是家仇国恨!”

朱重八一愣神,随即也想到了,张希孟的爹娘刚刚死在了官兵的手里,两个人的境遇都很悲惨,老朱看张希孟,更加亲近了一些。

“小先生,咱心里头还不是那么笃定,眼下朝廷可还有百万大军,红巾义军的处境可谈不上好啊!几个月之前,徐州的芝麻李被剿灭了,只有彭大和赵均用光着屁股跑到了濠州。不久之前还传来了消息,北锁红巾的布王三也死了。咱真怕看不到报仇雪恨的那一天,就人头落地了。”

当下的确是红巾军最艰难的时候,也不怪朱重八担心。

张希孟立刻挺直了腰杆,鼓励道:“小子也不懂战局……可家父说过,胡虏无百年国运,元廷立国也快一百年了。国君昏庸,权臣贪婪,搜刮无度,民不聊生。加上天灾不断,黄河泛滥,元廷已经到了末世,偏偏如今元廷的作为,只会逼得更多人无家可归,沦为流民,加入红巾。从长远看,元廷必败,红巾必胜!只是道路要曲折一些。”

朱重八又是一振,这话有道理啊!

像他这种本不想造反的人,都不得不拿起了刀枪,千千万万的百姓都想着元廷灭亡,就算是神仙,也无力回天。

朱重八突然觉得张希孟人才难得,留着给自己启蒙,有点浪费了。

“小先生,你识文断字,又会说话,还有见识,在咱这里,实在是委屈了。等你身体好了,引荐你去见大帅,咱担保,大帅一定会重用你的。”

大帅?

郭子兴?

张希孟半点兴趣都没有,跟老朱一番交谈,他已经万分确定,这就是未来的洪武大帝朱元璋……在元末这个世道,除非带着一把狙击枪,直接把老朱杀了,不然就算是穿越者,也未必干得过人家。

无他,就凭着老朱彻底打土豪分田地的狠劲儿,穿越者碰上也是死路一条。

张希孟还不到十二,又是个病秧子,他不觉得眼下的自己有本事单干。既然如此,抱着老朱的大腿,就再合适不过了。

许多人提到老朱,就有个刻板印象,老朱喜欢杀功臣,跟着老朱没有好下场。且不说徐达、汤和这种,寿终正寝,甚至与国同休的。

难道那些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的功臣,就该供着?就因为他们开国有功,就可以不死吗?

老朱是个从最底层爬起来的皇帝,和那种靠着贵族门阀扶持,夺得天下的皇帝全然不同,他对贪污有着刻骨的仇恨,对待贪污腐败的容忍度非常低,自然不会客气,换成别的朝代,功臣不贪权只敛财,没准还是保命之法,但是对不起,老朱可不一样。

话又说回来,只要不贪污,不揽权,还是能活得很安稳的。

李善长被杀,那是他虽然归乡,却不甘寂寞,遥控朝局,至于蓝玉,飞扬跋扈,也是取死有道。

当然了,也不是说没有冤案,比如宋国公冯胜,比如颍国公傅友德……但是对于张希孟来说,他还有个选择啊,大不了跟着沐英去云南,四季如春,没事还能看看大象、孔雀,小日子不要太美啊!

更何况眼下朱重八刚刚投军,还郭子兴的麾下,并没有单干……那不妨给自己定个不切实际的目标,一点点改变老朱,让大明的根基更牢靠稳妥。

反正距离大明建立还有十几年的光景,还轮不到想几十年后的事情。

张希孟思忖的时候,朱重八看着他,心中疑惑,难道这小子看不上大帅?不愿意替红巾军效力?

或许吧,毕竟他是读书之家,哪怕和元廷有仇,也不愿意做贼,坏了自己的名声……

正在朱重八沉吟之时,张希孟躬身,郑重道:“恩公,小子年纪小,身体弱,学问也不成。到了大帅那里,只会坏事。如果恩公不嫌弃,就让小子追随恩公,替恩公效力吧!”

朱重八眉头一皱,真是有趣,不愿意追随大帅,却愿意跟着自己……

“小先生,咱现在不过是个区区九夫长,你就这么看得起咱?”朱重八悄然间改了称呼。

张希孟用力颔首,迎着朱重八的目光,笑道:“汉高祖如何,也不过是一亭长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