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朱重八(求收藏)
小沐英刚丧失了母亲,又哭得难过,不一会儿就趴在了马车,睡了过去的,张母将一件衣服盖在了沐英的身上。马车再次前进,一直到上午,沐英才醒回来,这时候张希孟捏着四分之一张饼子,送进了他的嘴边。“饿了吧,吃点!”沐英没敢接,不是仰他仰,焦躁望着张希孟马车继续前行,直到下午,沐英才醒过来,这时候张希孟捏着四分之一张饼子,送到了他的嘴边。。...

大明第一臣

推荐指数:10分

《大明第一臣》在线阅读

小沐英刚刚失去了母亲,又哭得伤心,不一会儿就趴在了马车,睡了过去,张母将一件衣服盖在了沐英的身上。

马车继续前行,直到下午,沐英才醒过来,这时候张希孟捏着四分之一张饼子,送到了他的嘴边。

“饿了吧,吃点!”

沐英没敢接,而是仰起头,不安看着张希孟,还有旁边的张母。

张母看的眼圈发红,他们一家,几时这么窘迫过?

“别怕,这是你的,咱们大家伙都有,都有!”

没错,这是车上最后一张饼子,被平分成四份,一人一份。

“既然在一起了,就是一家人,有一粒米,也要煮成粥,分着吃,这是咱们家的规矩!”

老爹的话,从车外传来。

“谢,谢恩人。”

小家伙哆嗦着接过来,傻傻看着,仿佛什么了不得宝贝,竟然舍不得下嘴。只是实在是太香了,引得他流出了口水。

突然,小家伙猛地咬下去,大口大口嚼着,小脸蛋上泛起幸福的笑容……

马车还在前行,张老爹不时鼓励他们,没什么好怕的,他读了这么多年书,能写会算,还粗通医术,甚至相书也懂。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哪怕摆摊子,代写书信,测字算卦,也能活着。

这读书人只要不要体面,就没有活不下去的道理!

老爹的话,让车厢里的夫人既是好笑,又好想大哭,这话竟然从丈夫的嘴里说出来?你不是常常念诵文丞相的正气歌吗?你不是常说不为五斗米折腰吗?你的骄傲哪去了?

老娘想笑,又觉得心酸。

张老爹似乎猜到了。

“夫人,你是不是要嘲笑我?告诉你,我可没变,咱去的是濠州,不是元廷的天下。如果,如果红巾军的首领,真是个雄才大略的,我,我就辅佐他,没准还能成就汉高祖和萧何的佳话呢!”

夫人当真是笑出声了,好厚的脸皮,别想美事了,能平平安安就好了。

张希孟不敢笑,倒是发现了老爹的一点长处,苦中作乐,至少还不迂腐。貌似老朱手下的文臣也不多,只要平安到了濠州,以后还是有机会的。

马车离着濠州也越来越近,张希孟的心思越活泛。

可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队元兵,他们押解着抢来的财物粮食返回营地。

在一些人的马鬃上,竟然系着血淋淋的人头,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似乎是立功凯旋。只不过是不是杀良冒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看到了这一幕,张老爹顿时魂飞魄散,他连忙调转马车,赶快逃离这帮瘟神恶鬼。

可就在张老爹准备逃走的时候,元兵似乎发现了他们,竟然分出两骑,朝着马车追来。这两个元兵高举手里的兵器,发出怪叫之声,仿佛看到了猎物的野兽。

“不好!”

老爹急忙赶车落荒而逃,车里的张希孟和老娘也都惊恐不已。

要怎么办?

此刻的张老爹也是头皮发麻,汗毛倒竖。回头看去,元兵已经越拉越近,他这破马车如何跑得过人家?

难道他们一家人就要死了吗?

张老爹急切之间,发现路边有一条壕沟,沟边还有几棵柳树,一丛枯草。

有办法了!

张老爹勒住马车,他扭头伸手,抓住了张希孟的胳膊,“快下车!”老娘搭手,把张希孟弄下了马车,至于沐英,小家伙倒是很灵活,也跟着下来了,他紧闭着嘴唇,小眼睛乱转,元兵已经越来越近了。

“你快带着他们躲到里面去。”

张母一愣,“老爷,你呢?”

“用不着管我!”

张老爹只说这一句,便重新跳上车辕,没命地挥动鞭子,老马吃痛狂奔,元兵瞧见了马车,也追了下去。

张母先是一怔,如何不明白,丈夫这是用命保护他们!

二十年的夫妻,丈夫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一切,如今丈夫却要为了她和儿子,连命都不要了。

张母恨不得过去和丈夫死在一起,只是儿子还在身边,她一段肝肠,撕成了两节。

此刻的张希孟脸色苍白,眼中怒火中烧,他知道元兵残暴,可是真正当屠刀落在自家人头上之时,那种愤怒实在是难以形容。奈何此时他连走路都困难,一阵风就倒了,又能如何?

母亲拉着张希孟,跑进了树丛,她向两边瞧了瞧,还好有些枯草树叶,可以遮蔽身体……她也不顾什么,用手去抓,白净的指头流出了血,她仿佛不知道疼似的,将张希孟和沐英遮盖好。

正在张母想要给自己找藏身之地的时候,突然马蹄声由远而近,张母又是一惊。

坏了,丈夫并没有把那帮畜生引太远,他们又回来了!

这么几棵树木,哪里藏得住三个人?

丈夫已经死了,难道让他白死不成?

“儿啊,娘不能照顾你了,要好好活着!”张母盯着儿子看,仿佛要把他的模样刻在心里,随后流着泪冲出了小树林,毅然朝着另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张希孟怔住了,任何一个从太平年月过来的,可曾想过,一群官兵竟敢公然屠戮百姓?父母接连为了救自己,相继赴死。

这是个什么世道?张希孟觉得自己要炸开了,他愤怒,悲哀,他不想刚刚得到的父母就这么失去了。

“娘,回来!”

张希孟想要站起,拦住母亲,就算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可是他太虚弱了,才起来一半,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昏昏沉沉中,张希孟听到了惨叫声,母亲死了……悲愤之下,张希孟彻底昏迷,蜷缩在身旁的沐英突然动了,他连忙用枯枝败叶遮住了张希孟的面庞,而后一动不动,蜷缩在张希孟的身边,动作熟练的让人心疼。

……

夜色寒凉,张希孟缓缓醒过来,还活着!也不知道是元兵被骗过了,还是懒得搜查,总之躲过了一劫。

他咬着牙齿,用尽力气,从地上一点点爬起来,好容易站起,只是身体还太虚弱,又要倒下去。

这时候一个小家伙抱住了他,是沐英!

“多谢了。”

张希孟跟沐英两个,缓缓出来,略辨认一下方向,张希孟就走了下去,没有多远,一具妇人的尸体就在路上横着。

正是张母!

张希孟身体摇晃,泪水涌出。半晌,他又扭头向南边走去,距离远了三倍,老爹的尸体也在!

张希孟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张希孟很想将夫妻两个葬在一起……可是他连拖动尸体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说挖坑埋葬。张希孟恨到了极点,如果有机会,他想把元廷灭一百遍!

无可奈何的张希孟和沐英只能分头用树枝、石子、土块一类的杂物,覆盖了爹娘的尸体,张希孟在他们的面前郑重磕头。

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拂晓了。

从地上爬起来,张希孟和沐英向着濠州进发,他们不确定还有多远,只是一步一步走着……只是张希孟本就体弱,行动困难,又经历巨大的悲伤之后,早就难以支撑。

完全是靠着求生意志在往前走,一步,一步……空落落的腹部,空虚痉挛,寒风凛冽,张希孟步伐踉跄。

从早上,到了中午,又撑到了下午,张希孟不记得自己摔倒了几次,可他每次都爬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只是一个人终究是有极限的,张希孟扑倒地上,没有了半点力气。

赶走了沐英之后,张希孟彻底昏迷过去,只等着死亡的降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大路上出现了一驾马车,正在急速赶来。

在车辕上坐着一个魁梧的汉子,他一边赶车,一边焦急搜索。突然,他发现了路旁似乎有东西,汉子放慢了马车。

这时候从车厢里探出一个小脑袋。

是沐英!

他竟然回来了!

小家伙认出来张希孟,扑在他的身上,用力摇晃,嚎啕大哭。

而此刻又从车上下来一个妇人,她也赶了过来,一见张希孟脸色蜡黄,和死人仿佛,心也悬了起来。

“重八,他还活着吗?”

汉子抓着张希孟的腕子,片刻才道:“还有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沐英立刻止住了悲声,哀求地看着夫妻两个。

妇人伸手,把沐英揽在怀里,随后对丈夫道:“重八,今天冬至,咱们出来祭奠先人,我想着遇上了这件事,也是公婆的在天之灵,让咱们帮忙。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管。”

汉子点头,“妹子说的是,咱得救人!”

汉子俯身,抱起了张希孟,妇人也抱着沐英,一起上了马车,随后疾驰东去,在黄昏时分,就到了濠州城外。

“是朱公子和小姐回来了,快开城门!”

守门的士兵兴奋喊着。

原来汉子叫重八,姓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