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红浪漫
“是的,是这家。”阎升笃定的点起头。丙申司除了汪镇、巫万财和阎升三人,其他人都还没成家立业。虽然这并不防碍这些成家立业的中年人人整天早上一同跟随洒脱。封建传统时代,这种事情不算十分罕见。男人的洒脱地位但是非常的有高度的。都说按脚、会所、桑拿等最能逐步加深朋友间丁酉司除了汪镇、巫万财和阎升三人,其他人都还没成家。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成家的中年人天天晚上一起跟着潇洒。。...

“是的,就是这家。”阎升笃定的点着头。

丁酉司除了汪镇、巫万财和阎升三人,其他人都还没成家。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成家的中年人天天晚上一起跟着潇洒。

封建时代,这种事情不算罕见。

男人的潇洒地位还是相当的有高度的。

都说按脚、会所、桑拿等最能加深朋友间的革命友谊。

余乾决定今晚好好试一试,先跟同事们搞好关系。

“头儿,你不是说要高雅一点嘛今晚,我寻思着,这也高雅不起来啊。”巫万财看着那边奔放的洋马们,有些迟疑的说着。

“如果说今晚是素场的话,我感觉顶不住的。”阎升也摇着头,感慨着,“这家不适合素的。”

“我是个粗人,我喜欢这里。”一边的郭毅出声补充了一句。

“俺也一样。”孙守成附和着。

“我...也。”余乾随波逐流。

事关尊严,不得不同意这句话。

纪成余光盯着飘香苑,体态正直的说着,“身为武修,这点定力都没有?还如何谈在武道一途有所精进?”

“就这家了。”纪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着,大踏步的往那边走去。

余乾他们便赶紧跟了上去,不做多言。

带头的纪成穿着一身蜀锦织就的流云袍。

刚进飘香苑,一位浓妆艳抹,老肩巨猾的老鸨就迎了上来。

识人方面她早就练的炉火纯青了。一看纪成这装扮气质,就知道绝非是闲人。

她赶紧上前,一脸热情的招呼着,“欢迎几位爷。”

称呼也是有细节的,余乾他们的气质不是文人墨客。看着像是修武之人。

修武之人一般都喜欢爷这个称呼。显的威猛,适合飘香苑口味。

“要个二楼临窗包厢,先喝花酒。”一边的汪镇笑眯眯的说着,“姑娘你慢慢挑,每个风格都选出一两个。是否住局到时候再说。

质量好点,钱少不了你的。”

“明白的爷。”

老鸨满眼欢喜。这些人一张嘴就是风月老手,指定不差钱的。她转身进去,腰肢一扭一扭的,“几位爷跟着我来。”

余乾他们全都跟了进去。

飘香苑表里如一,没走那种风雅规格的青楼模式,而是赤裸裸的展现欲望的那种。

用蜡烛跟各色纱布的配合下,硬生生的将一楼渲染成红浪漫风格。

穿着清凉的妹子们穿梭期间,西域人占了大概一半以上。

莺声燕语,他们不同于现代的那种媚俗,那种古代的柔美压抑跟放浪相结合,直接挑拨人的神经。

金发碧眼在古装的衬托下又显得微妙且刺激。

端的是天上人间。

余乾就喜欢这种红浪漫。

这些人真会挑地方。

上了旋梯,老鸨带他们来到一处临窗的包厢。装潢以金色调为主,又土又豪。

窗户大开,抬眼便能看见河水,视野极佳。

“几位爷就先休息一下,我这就下去喊人准备。”

老鸨笑脸吟吟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去。

很快,在酒菜如流水般上来的同时,八位半透明装束的姑娘们也走了进来。

全是五官立体精致的西域姑娘,身子高挑,胸前鼓鼓。

她们熟稔的在每个人的身侧穿插坐下。

坐在余乾身边的是一位看着和自己一般大的青春少女,操着一嘴蹩脚的官话。

但也正是因为官话蹩脚,才更吸引人。

都说欢乐场是促进男性之间友谊的好去处,这个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至少酒过三巡之后,余乾跟自己的这些同僚们也算是暂时融入进去。

随着酒菜越酣,这顿饭越吃越糊,因为打满了马赛克。

喝花酒嘛,总要有花才是。

只能说,古人玩的一点不比今人落后。甚至更为浮夸。

比如,点唇游戏。

嗯,顾名思义就是玩者闭眼,然后以一个一个的亲姑娘们的香唇,最后找出指定的那位。

再比如投壶游戏。

用香油抹过的光滑木条当做箭,然后...嗯......

(累了,毁灭吧,两个游戏改了就被吞,改了就被吞,爱咋咋地吧,之后再改,法克。)

场面就极为震撼。

曾经阅片无数的余乾当场惊为天人,世上竟还有如此有涵养的游戏,当场甘拜下风。

一个接着一个的游戏,无一不在刷新着余乾的认知。

他此刻就像一个海绵,吸收着这些具有极高文学修养的知识。

明月又上爬几个弧度之后,这顿花酒在欢声笑语之中结束。

说是素花酒,果然就很素。虽然席间奔放了一些。

但是吃完后,也确实没人留下来住局。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一晚上人均要一百两银子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们单纯的是一群正直的大理寺差人。

离开如意坊之后,余乾没有乱逛,而是选择回家。在不明白世界本质的时候,他决定先当个两点一线的宅男。

毕竟自己现在很弱,只有缚鸡之力。

三元坊离如意坊终究还是远了一点,等余乾回到七里巷的时候,天色已经很黑了。

码头依旧热闹喧哗,这里的码头全年无休,所以晚上依旧灯火通明,甚至可以说是更为热闹。

因为货物的装卸一般的都选在晚上进行。

余乾挑了家相对干净的面店走了进去。

刚才在飘香苑根本就没吃饱,他需要来碗面垫吧一下。

这一身大理寺的装扮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店家小心翼翼的询问,然后给余乾上了一碗分量相当足的宽面。

面馆临江,余乾坐在窗侧,就着江上怡人的风景吃着晚饭。

窗外也支起了不少桌子,熙熙攘攘的坐满了码头上管事的各个小头目。他们打着赤膊,吃饭聊天。

“码头是不是要扩了?”

“听谁说的?”

“要我说,也扩不了。娘咧,现在朝政要紧,哪还有心思扩码头。”

“听说南边那边的事了嘛?”

“哦?说说。”

“刚给一南方来的商贾搬行李,看样子是打算奔北去了。南方那边又一处藩镇乱了。”

“唉,也不知道会不会波及到咱这。”

“放心吧,天子脚下,乱不了的。”

“嘘,小点声。”

“不聊这个,有一点大家要小心,刚才捉妖殿贴了告示,咱码头这又有妖物出现......”

余乾一边吃着饭,一边侧耳听着,吃完饭后。他起身来到方才聊捉妖殿的那桌前,问着。

“捉妖殿的告示贴哪了。”

“大人。”

一桌汉子见到余乾的装扮,纷纷站了起来,语气恭敬的说着,“就在码头东侧的布告栏上。”

“谢了。”余乾点着头,信步离开。

“这位爷怎么看着面生的很?”看着余乾的背影,有人先出声问着。

“确实眼生,不过今天倒是听说大理寺入了新一批的。瞧着应该就是新人。”

“这个确实,老子这辈子还没从大理寺的那些大人口中听到谢这个字。”

“嗐,还别说,确实没听过。”他们小声的交头接耳着,眼里写着羡慕。

余乾来到布告栏前,江风很大,吹的衣服猎猎作响。

他借着微弱的灯火,眯着眼寻找着,很快就看到捉妖殿的通告。

很简单,只说有妖物出没,注意防范。其余就没有了,甚至连个画像都没有。

余乾有些失望,没再多逗留,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走在巷子里,周围有不少靠着码头吃饭的苦力往来着,看到余乾纷纷挤着胆怯的笑容。

余乾入职的大理寺的事情,这一两天已经发酵出去了。

七里巷出了个大理寺差人,这是所有在这的居民既感到震撼又喜闻乐见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