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我是顾瑾
没过几日哥哥就卖了顾家的老宅,家里能卖的东西也都卖了,那堆旧书被他用几钱银子转卖了一个收旧货的小贩,小贩踩着那堆旧书一脸的被人嫌弃,只说这样的废纸没办法可以用来引火,再也没别的用途了。顾影心痛那些书,但却并也没拦阻。她有什么资格拦阻?书和宅子都是顾家顾影心疼那些书,但却并没有阻拦。。...

没过几日哥哥就卖了顾家的老宅,家里能卖的东西也都卖了,那堆旧书被他用几钱银子卖给了一个收旧货的小贩,小贩踩着那堆旧书一脸的嫌弃,只说这样的废纸只能用来引火,再没有别的用途了。

顾影心疼那些书,但却并没有阻拦。

她有什么资格阻拦?书和宅子都是顾家先祖留给子孙的,顾瑾才是这些东西的继承人,她一个女子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止呢?

顾影有些灰心,她想过抗争,但是她又能如何抗争?

逃跑?她没有路引,独身一个女子,她就连府城都出不去。

自杀?她不想死!

顾影的心很乱,哥哥让她女扮男装方便些她也没反对,一路上她都一直保持沉默,而她哥哥对此也毫不在意。

顾影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她合该认命才是,直到有一天,哥哥死了。

那一日她和哥哥在途中的一处驿站落脚住宿,谁知晚上的时候哥哥因为一点小事和驿站的另外一个秀才吵了起来,甚至于最后竟然大打出手。

驿丞出面调停,话语间教训了哥哥几句,哥哥觉得受到了侮辱,大晚上的拉着顾影一起赶夜路,谁知夜深路滑,哥哥心中还有火气,一时失足竟然滚落山崖摔死了。

顾影跌跌撞撞的爬下山崖,当她一身狼狈找到哥哥尸体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荒山野岭,她一人对着一具尸体,一时间茫然害怕涌上心头,顾影哭了个昏天黑地。

她不知道以后该何去何从,哥哥死了,的确没人要把她送给人做妾了,但是如今她一个孤女,没有亲人庇护,她未来的前途怕是要比给人做妾还惨。她年纪也大了,最好的情况是嫁入一户贫苦人家做妻,最不好的情况怕是被人卖进窑子里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的世道,孤女就好像待宰的肥羊一般、、

想到这里,顾影打了个寒颤、、、

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顾影哭着哭着慢慢的就不哭了,她看着哥哥的尸体,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这个念头让她害怕,但更多的却是激动,甚至于激动的浑身都在发着抖。

她、、她为什么就不能成为她哥哥呢?她为什么就不能叫顾瑾呢?

她和哥哥是双生子,本就长的有七分像,虽然她比哥哥多了女子的柔美,但这些并不是问题,她大可以用药粉把脸涂黑一些,眉毛描粗一些,这样就和哥哥八九分像了。她还记得曾经在书中读过一种药粉,吃了以后可以让人喉头长个喉结一样的肿包,不疼不痒,但却可以让人改变声音。

至于胸,这也好办,这些日子她女扮男装一直把胸裹起来,腰缠粗,一路上竟然也没人发现她是女人,这群赶考的仕子大多数都是弱不禁风的秀才,有些甚至涂脂抹粉比她还要女气,她相信只要她足够小心就没人能察觉出来。

顾影费尽力气挖了一个大大的深坑把她哥哥给埋了,那坑她挖了两天,用树枝刨,用扁扁的石块挖,甚至用手来扣,手指流血了她也不在意。

饿了就啃两口干馍,渴了就喝一点露水,她就好像一个疯子一样拼命的挖着坑,她只知道要尽量挖深一些,再深一些,免得她哥哥的尸体被人发现了、、、

想到当时的自己,站在街上的顾瑾忽然笑出声来,她的笑声越来越大,止也止不住,甚至引来许多人好奇的目光。

顾瑾并不在意那些人的打量,她就这么畅快的笑着,用力的笑着。

女人是不能这样笑的,女人是不能考状元的,女人是不能行走在天地间,顶天立地的。

女人就该依附于男人,就好像吴家那个小媳妇一样。

那个女人与她同样年纪,但却活的谨小慎微,不敢行差踏错半分,本来她也是要过那样的生活的,可是如今她却可以肆意的笑了。

她要考举人,考状元,做大官、、

她要买房子,买地,置一个自己的家。

不是娘家,不是婆家,而是属于她的家。

她知道自己在做一件惊世骇俗的事,若是事发,她定然会被凌迟。

但那又怎么样,与其被岁月生活零刀碎剐,她宁愿死的轰轰烈烈,就是死她也不要死在方寸小院,一辈子都在和其他女人好像狗抢骨头一般抢男人,她不要郁郁而死,不要绝望自尽,她宁愿死在菜市口,死在千万人面前,她亦无憾。

她终于明白她其实并不怕死,但是她不愿无声无息的死。

她是顾瑾,从此以后她都是顾瑾。

——————————

顾瑾回到客栈时候天已经黑了,小二看见她的时候殷勤的迎了上来。

这小二名叫刘宝,是掌柜的刘远的一个远房侄子。

刘宝长了一张看起来就十分喜庆的圆脸,说话做事也圆滑周到,简直就是天生做店小二的好苗子。

刘掌柜也十分器重他,只是谁知就在半年前,他忽然身上开始长疮,这疮烂了也不结痂,吃了许多药也不见好。

店里的客人看见他一身疮就害怕,生怕这病会传人,店里的生意也受到很大影响,刘掌柜虽然喜欢他这侄子,但他更在乎这家店,于是便要送刘宝回老家,刘宝苦苦哀求,而就在这个时候顾瑾来到了吉祥客栈。

顾瑾说这病她能治,刘掌柜见顾瑾年轻所以并不相信,但刘宝却本是绝望,如今有人说能治,他哪里会放弃?

顾瑾其实也是第一次给人看病,她心里也没底气,但却还装的镇定的给刘宝诊了脉。

刘宝的病很简单,其实就是疮痈,之所以会不愈合是因为刘宝先天脾气不足,而他又心思太过灵透,思多伤脾,暗耗心血,这才导致气血不长肌肉,溃烂之处难以修复。

顾瑾的药方也很简单,黄芪四两煎汤,再配以一些健脾开胃的药服用。

《神农本草经》里讲,黄芪主痈疽久败疮。

《难经》有云,损其脾者,饮食不为肌肤。

这痈疽溃烂之证用黄芪是最恰当不过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