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这个秀才太气人
“果啊庸医害命啊!”顾秀才最后摇摇头感叹的总结道。王老大夫只会觉得气的脑瓜子嗡嗡响,姓顾的这小子真的是太坏了,他不骂你,不恼你,连消带打,就这么一句一句轻轻巧巧的往死里挤对你,这人啊坏透了!王老大夫骂严禁吵严禁,他手发抖的都像抖个不停了,就在这个王老大夫只觉得气的脑瓜子嗡嗡响,姓顾的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他不骂你,不恼你,连消带打,就这么一句一句轻轻巧巧的往死里挤兑你,这人真是坏透了!。...

“果然是庸医害人啊!”顾秀才最后摇头感慨的总结道。

王老大夫只觉得气的脑瓜子嗡嗡响,姓顾的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他不骂你,不恼你,连消带打,就这么一句一句轻轻巧巧的往死里挤兑你,这人真是坏透了!

王老大夫骂不得吵不得,他手抖的都像筛糠了,就在这个时候,吴家的大儿媳妇也端着药碗回来了,跟着吴家大儿媳妇的是吴家的孙媳妇,她手里端着承着水的碗,婆媳俩一前一后把两个碗放在了顾秀才的面前的小炕桌上。

“有劳了!”顾秀才对微微一笑,对着吴家的大媳妇和孙媳妇轻声道谢。

吴家大儿媳妇连忙道不敢,那个年轻的孙媳妇却是脸上飞红一片,左脚绊右脚,险些摔倒在地上。

吴家老太太见此很是不满,她用力的哼了一声,那孙媳妇就好像被蝎子蛰了一般浑身一抖,随后连忙又退到一边去了。

顾秀才也没急着给病人喂药,他伸手打开药箱,从药箱的一个小抽屉里取出了两颗龙眼般大小的蜡丸,白皙的手指在蜡丸上一捏,蜡皮便碎裂开,露出里面棕色的药丸出来。

夏天本就热,这屋里挤了这么许多人,空气更是浑浊不堪,众人皆是昏昏沉沉,可是带着清凉味道的药香扩散在空气中后,众人闻到后只觉得精神一震,刚才的厌烦难受也跟着消散了。

“这是什么药啊?”吴老二抽动着鼻子,抻着脑袋朝顾秀才手中看,口中连连问道。

“这药名为紫金锭,医馆里虽也有卖这种成药的,但是我这个又和外面的有些不同,我这个是按家里祖传秘方亲手配制的,治疗暑热效果格外的好。”顾秀才一边把紫金锭在水碗里化开,一边解释道。

“哼!自卖自夸!”王老大夫咬着牙冷嘲热讽道。

可惜王老大夫的话没激起顾秀才的任何反应,顾秀才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在那认真的晃着药碗等药化开。

药很快就溶化在水中了,刚才清澈的谁此时也变成了棕褐色,顾秀才让顾家的兄弟帮忙掰开吴老头的嘴,然后他便慢慢的把药给吴老头灌了进去。

药一入口,众人便紧张的盯着吴老头看,起初大家也没看出什么变化来,众人不由得也越发心焦,但又过了片刻,忽然吴老二“呀”的大叫了一声。

“我爹、、我爹的牙关好像松开了、、”吴老二激动的喊道。

正如吴老二所言,吴老头本是死死咬紧的牙关已经慢慢的打开了,他脸上原本僵硬紧绷的肌肉也松懈开来,脸色竟然也好了许多。

“老头子,老头子你醒醒、、”吴老太太一边哭一边的拉着吴老头的衣袖喊着。

“大娘,您稍安勿躁,等我先喂了这药再说!”顾秀才不慌不忙,仿佛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一般,他边说边又端起了那碗早已熬好的中药。

药不冷不热,此时喝刚好,这一次顾秀才也没用别人帮忙,他只是手轻轻的在吴老头的下颌骨上一摁,吴老头的口便张开了,随后一碗药便被他一点一点的灌了下去。

这一次更是神了,药只喂下去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吴老头便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两眼缓缓的张开,竟然就这么醒了过来。

“哎呀我的爹啊,你可是醒了啊!”

“老头子,老头子你怎么样、、”

“爷爷、爷爷、、、”

、、、、、、、

吴家一家子见人醒了,呼啦啦的就围了上去,你呼我叫,顿时那吴老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我、、我、、饿了、、”吴老头眼睛看了一圈众人,声音沙哑又虚弱的说道。

两碗药下肚人就醒了,醒了就喊饿要吃东西了,这顾秀才真果然是神医啊!

吴家人都很激动,本来他们还不太信这年纪轻轻的小秀才医术能有多好的,现在他们是彻底服了。

此时的王老大夫虽然不甘心,但也是服了,他自知技不如人,留在这里也是自取其辱,于是悻悻然的就想往外走,却没想到顾秀才眼尖,一眼就看见了。

“那位老先生请留步!”顾秀才起身叫道。

听见顾秀才的话,王老大夫虽不情愿,但他又不好假装没听见,只能僵硬着转过身来。

“你叫老夫又有什么事?”王老大夫板着一张脸,语气冷硬的说道。

“我叫住老先生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我观你手抖的厉害,左边脸颊总是不自觉的抽搐,这是中风的前兆,老先生你又性子暴躁,若是不加以控制,再不吃药调养,恐怕十日之内必会中风的。”顾秀才表情认真,语气诚恳的说道。

顾秀才说的是实情,但是在王老大夫的眼里顾秀才这就是想羞辱他,以报刚才言语之仇的。

“我老夫承认我的医术许是不如你,但老夫就是大夫,自己的身体比谁都清楚!”

王老大夫压抑着火气恨恨的言道,随后王老大夫又冷笑一声继续说道“更何况你就算医术再超群,却也没有看人一眼就知道对方十天之内会不会中风的道理,如果真能看出来,那就不是神医,而是神仙了。”

“你现在不信也不妨事,我姓顾名瑾,暂居吉祥客栈,若你中风不治一定要来找我,只要人没死我都有把握救你一命的。”顾瑾诚恳的说道。

王老大夫哪里听的下半分,他只觉得气往上涌,一张脸更是紫红一片了的。

“呸,老夫就是死也不会找你救命的!”王老大夫眼睛都快喷火了,他说完这句后转身拂袖而去,脚下几乎生风,转眼间就出了吴家大门了。

“唉!”

顾瑾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但却没有再叫住王老大夫。

虽然他也确实想气一气这个讨厌的老头,但是他说的也都是真话,反正他该说的话都说了,至于人家信不信就不是他能管的事了。

吴家人对王老大夫的离开并没有太关注,病都没治好,不把王老大夫扫地出门就不错了,难道还要留他下来吃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