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奴家口渴

与尔偕行 奴家口渴

作者:扑通大呲花 小说:与尔偕行 更新时间:2021-10-14 03:23:20
祝雅珩再度睁开眼睛眼睛时,夜色正浓,那时距离她陷入昏迷也过去的了十四日。虽是半夜,但屋内烛光充溢,看上来觉间有些暖意。她躺在床上,环顾周围。精心雕刻图案的床架,上边覆着纱幔,屋内的窗似是未关好,送进屋内阵阵凉意,也让纱幔有了起伏,借着烛光看去,是她不喜欢的她躺在床上,环视四周。精心雕刻的床架,上边覆着纱幔,屋内的窗似是未关紧,送入屋内阵阵凉意,也让纱幔有了起伏,借着烛光看去,是她喜欢的丁香色。与外祖家的不同,但胜在轻盈。祝雅珩还想往屋内看去,不想被一个白屏风阻挡了视线。。...

与尔偕行

推荐指数:10分

《与尔偕行》在线阅读

祝雅珩再次睁开眼睛时,夜色正浓,彼时距离她昏迷也过去了二十日。虽是深夜,但屋内烛光充盈,看上去不觉有些暖意。

她躺在床上,环视四周。精心雕刻的床架,上边覆着纱幔,屋内的窗似是未关紧,送入屋内阵阵凉意,也让纱幔有了起伏,借着烛光看去,是她喜欢的丁香色。与外祖家的不同,但胜在轻盈。祝雅珩还想往屋内看去,不想被一个白屏风阻挡了视线。

终于是回家了,祝雅珩这样想着。

探索的目光收了回来,手不自觉的动了动,像是碰到了什么,软软的,还很温暖。祝雅珩还想再接着试探的时候,那软物的主人似是被惊扰,祝雅珩的手也僵在了原地。下一刻,床边弹出一张脸,吓了祝雅珩一大跳。但当其看清时,发现是活菩萨,便也松了一口气。

“活菩萨你这是做什么。”多日不曾说话,此刻祝雅珩的声音沙哑了不少,传至自己的耳朵里,更是让祝雅珩发出了“真难听”的感叹。

“什么活菩萨?”荞儿不解,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对对对,是该去拜拜菩萨,幸得菩萨保佑,小姐才能醒过来。”

祝雅珩被眼前女子逗笑。

“你叫什么名字?”

“荞儿,奴婢名叫荞儿。”

“荞儿姐姐,奴家口渴,可否讨杯水喝。”说罢,还向荞儿抛了个媚眼。

荞儿一怔,眼前人虽形容憔悴,但盖不住的好颜色,本以为是个小娇娘,怎的一身流氓习性。脸一红,转身将温着的药连同准备好的蜜饯和水一起端了过去。

可祝雅珩不以为然,甚至对于自己的行为大为满意。荞儿天真烂漫,一逗就脸红,正合她意。

“人家想喝水。”

“徐大夫说了,若是小姐再醒,得先喝药,再做其他。”荞儿实在想不通,明明眼前人和自己并未见过几面,怎的如此亲近。后又想,许是天生的性格使然,倒也是个好相处的。

祝雅珩被扶起来,荞儿本想在她身后加几个垫子做支撑,谁料这祝流氓非要在人小姑娘怀里才肯吃药。荞儿不出意外的又脸红了起来,却又不得不从。有些人就是天生的让人不忍拒绝。祝流氓大为满意,在人怀里一口干了整碗药。却不想这药比之前吃过的都还要苦个七八分,不禁抖了起来。

“小姐怎么了?”荞儿担忧。

“被你甜到了。”流氓调戏。

荞儿无可奈何,顺手递过去了蜜饯和水。

“不逗你了,可否回答我几个问题,”祝雅珩边说边往自己嘴巴里送蜜饯。

“小姐请问。”荞儿无奈。

“我伤势如何?睡了多久?”

“小姐受了剑伤,还中了毒,睡了二十日有余。”荞儿边将祝雅珩扶起,边回答道。

“是何人为我医治?”祝雅珩靠在床头,接着问。

“说来奇怪,奴婢那日领了命出府寻医,本是要去熟悉的福记药铺。结果刚出府门便看到在不远处新开了一家药铺。奴婢想着情况紧急,便请了那家药铺的掌柜,也就是现在住在别院的徐大夫…”荞儿如实相告。

“你可知那家药铺开了多久?”祝雅珩停下吃蜜饯的爪子,不禁疑惑起来。

“奴婢不知。奴婢素日里不常出府,即便是出府也是跟着管家采买,不敢多看多问。”荞儿看着祝雅珩不对的脸色,顿时紧张起来。

“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祝雅珩注意到荞儿情绪,喝了口水,接着故意打岔。

“小美人莫要一口一个奴婢,只你我在时,随意些。”

荞儿看着床上人神色恢复流里流气的模样,放下了心。接过那人手里被吃的不剩几个的蜜饯盘子和被喝的一干二净的水杯。心中不禁偷笑,说到底还是个娃娃。但想着那人的话,脸又红了起来。

“天亮之后,请那位徐大夫过来一趟,但不要提及我已苏醒之事。”

“是。”眼前人突然正经,荞儿猝不及防。

祝雅珩倚着床头,闭目养神。又同荞儿打趣了一阵,便让她回房休息了。听着荞儿的声音,定是许久未能安眠了。

荞儿领命,剪了烛火,轻关上门,回了屋。与此同时,祝雅珩缓缓睁眼,却已不似刚才的平和,反而狠厉了几分。这夜寒凉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