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极品长嫂3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第3章 极品长嫂3

作者:二谦 小说: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更新时间:2021-10-13 19:04:58
“福宝前段时间身子难受啊,嘴里没味道,拿你点东西怎么了?你做为嫂子怎么这么抠门?”高老太一听春眠竟然反抗意识,怒从心中起,胆向两边生,的话也不是怀里还抱着高安娜,怕是要直接跳出来了。声音拔的高高的,好像会觉得谁的声音大,谁就更在理。“你女儿身体好,你去声音拔的高高的,似乎觉得谁的声音大,谁就更有理。。...

“福宝最近身子难受,嘴里没味道,拿你点东西怎么了?你身为嫂子怎么这么小气?”高老太一听春眠居然反抗,怒从心中起,胆向两边生,如果不是怀里还抱着高安娜,怕是要直接跳起来了。

声音拔的高高的,似乎觉得谁的声音大,谁就更有理。

“你女儿身体不好,你去想办法给她买药,给她弄糖吃啊,你惦记我妈送来的东西算怎么回事儿?”春眠丝毫不惯着人毛病,倚着身后的门板再次反问。

“反了天了,反了天了!小姑子年纪这么小,从小就没了爹,吃你点东西怎么了?哪有你这么给人当媳妇的啊,老头子啊,你走的这么早,留下这么一堆讨债的可让我怎么活啊。”高老太一看春眠气势要压倒自己,把高安娜往旁边的板凳上一放,直接扑在地上就哭开了。

高建民一看他妈哭开了,吓了一跳,再一听他妈说了什么,更是心疼。

“妈,不哭,不哭,有我呢。”高建民顾不上手臂跟断了似的疼,上前一步,蹲下去安抚高老太。

“你滚呐,讨个媳妇就是来跟我作对的!”高老太这是准备拿高建民当枪往前冲呢,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给高建民好脸。

自己生的儿子什么样,高老太最清楚,所以她也明白,该怎么样拿捏这些儿子们,然后为她和女儿谋福利。

高建民一看自己被亲妈厌弃了,转过头就虎起了脸吼春眠:“你跟妈说那些话做什么?小妹年纪那么小,只是吃点东西怎么了?你快跟妈认错!”

那理所当然,又有恃无恐的语气,就是魏淑梅给他惯的!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从前我妈拿的东西,我吃过一口了吗?是不是都被你妈拿去喂你妹妹了?以前的事情我不计较了,可是这一次,我刚没了孩子,正需要补的时候,你们还不要脸的拿?你妹妹小,吃点东西怎么了?你们愿意割肉卖血喂养妹子,别拖我下水啊,我妈都舍不得吃的让给了我,你多大的脸说要把这些东西让给你妹妹吃?”春眠可是半点不惯着高建民这个怂样,抄起一边的板凳,随时准备着给高建民来一下子。

吃自己的,抢自己的,还踏马敢理直气壮打人。

看来这些人就是缺少了社会的毒打!

“你是我媳妇,那也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么冷血?”高建民一听,就恼了。

再一看,高安娜吓得在一边哭,高建民这心也碎了,脑子也没了,脸色更难看的站了起来,冲着春眠吼道:“你声音小点,小妹年纪小,禁不起吓,小妹以后是要读书的,你把她脑子吓坏了怎么办?”

“嗯,长到八岁了,出门还得她妈和她哥抱着,可真是小啊。”看了一眼抹着眼泪,还不忘记悄悄看他们的高安娜,春眠讽刺的意思,半点不加掩饰。

“你说什么胡话呢?”高建民一听更恼了,大概是从前的魏淑梅性子过于顺从,所以他没被这么顶撞过,所以春眠态度一冷,高建民就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被挑衅了。

一声怒吼之后,四下看了看,似乎是想找趁手的武器。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忘记,春眠落地给他的那一下子。

家里的板凳就这么几个,春眠一落地就干掉了一个,如今高安娜坐着一个,春眠手里拿着一个,地上还有两个,高建民就近拎起一个,都没有缓冲的,直接往春眠身上招呼了。

呼呼!

风声靠近,春眠勾唇冷笑,我这暴脾气,可忍不了了!

高建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就被春眠按在地上,各种毒打和摩擦。

当然,打头容易打出事儿,春眠都是挑身上疼的,又打不坏的地方。

比如说是后背,比如说是屁股。

至于这样打,高建民有没有尊严?

关自己什么事儿?

他敢家暴,就该做好随时可能被反家暴毒打的准备!

高老太被吓蒙了,好半天之后反应过来,又是长长的一声尖叫。

如今是七月,这会儿是正午,因为天太热,村里人轻易的不会下地干活,生怕中暑。

粮食少伺候一会儿,又不会出事儿。

但是人不行啊,真中了暑,还得去看病挂水,还要花钱。

因为村里人都在家里,老高家动静闹得大了些,很快就引得左邻右舍的注意,两家的婶子,嫂子还有小姑娘都跟着过来瞧瞧是怎么回事儿。

结果一过来就看到春眠按着高建民在打。

“哎呀,淑梅,可不能这样啊。”

“就是啊,淑梅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

婶子们上来拦着,春眠这才慢慢停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站了起来。

“这个儿媳妇不能要了啊,天杀的还打自家男人了,这日子可没法过了,骂婆婆,打男人,我可不能活了啊。”高老太一看众人进来,一抹眼泪,又开始要死要活的。

“淑梅啊,可不兴打男人的,快跟你妈认个错,别闹了,这日子过的好好的,这么闹可不成。”

“小两口有什么矛盾,咱们商量着来嘛,哪里有打男人的?”

……

婶子们又开始新一轮的劝说。

春眠由着她们说完,这才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婶子和嫂子们都是好意,淑梅在这里先谢过了,不过婶子和嫂子们来的正好,我这正好有件事情,想让大家评评理。”

说到这里,春眠轻咳一声,抢在高老太之前开口:“婶子们也知道,我前几天在后院地里摔了一跤把孩子摔没了,大热的天,后院地里的石头上怎么有水这件事情,咱们就先不提了。单说我没了孩子之后,我妈心疼我,特意拿了鸡蛋、红糖和桃酥过来,想让我补补,我妈昨天刚来,婶子们应该都看到了,结果呢?”

说到这里,春眠冷笑一声,看了一眼放在灶台上的鸡蛋筐,接着说道:“我婆婆今天中午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就进屋把东西拿走了,说是小妹身子弱,需要补,嘴里没味道,想要点甜的,甜甜嘴。”

话说一半,春眠抹了一把自己鳄鱼的眼泪,声音哽咽地说道:“婶子们,从前我妈送过来的东西,婆婆拿就拿了,婆婆一直说小妹年纪小,身子弱,八岁了,腿骨还是软的,出门就得人抱,我想着,都是一家人,也别计较这么多了,可是这一次不同,我刚没了孩子,身体正虚着,不补的话,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有了……”

说到最后,春眠捂着脸,后面的话不需要再说,婶子们就已经可以脑补出来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