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明珠

天衣多媚 第三章明珠

作者:意千重 小说:天衣多媚 更新时间:2021-10-13 09:37:20
苏绾的头顶并也没人,仅有一粒碗口大小的明珠悬在天花板上,散发出出幽幽的光,如同一盏大灯泡。一颗六七岁孩子的头怪异地从明珠中伸出,冲着苏绾挤眉弄眼,苏绾吓得低沉地尖叫声了一声,随后捂着了嘴——她睁睁地望着一个孩子从明珠中爬了出,随后轻衣袂飘飘地一颗七八岁孩子的头诡异地从明珠中伸出来,冲着苏绾挤眉弄眼,苏绾吓得急促地尖叫了一声,随即捂住了嘴——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从明珠中爬了出来,随即轻飘飘地落到她面前,也不知道那颗碗口大小的明珠如何容得下这么大个人?。...

天衣多媚

推荐指数:10分

《天衣多媚》在线阅读

苏绾的头顶并没有人,只有一粒碗口大小的明珠悬在天花板上,散发出幽幽的光,犹如一盏大灯泡。

一颗七八岁孩子的头诡异地从明珠中伸出来,冲着苏绾挤眉弄眼,苏绾吓得急促地尖叫了一声,随即捂住了嘴——她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从明珠中爬了出来,随即轻飘飘地落到她面前,也不知道那颗碗口大小的明珠如何容得下这么大个人?

这是一个穿银色袍子的小男孩,长得珠圆玉润,肤白如雪,眉目如画,他好奇地盯着苏绾看:“奇怪了,我居然看不到你的样子,也听不到你的声音,一定是你太弱小了。”他伸手抓住金缕衣的袖子:“没关系,我大概能猜到你哪里是哪里,这是手对不对?”

苏绾殷勤地挥了挥另外一只手,金缕衣的袖子随着她的动作挥动起来。她对这个从明珠里爬出来的粉嫩小正太超级感兴趣,她迫切地需要一个人来告诉她这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可惜小男孩听不到她说话。唯一能听见她说话的那个人,却又是个受虐狂。

“我叫明珠,你是要去东海吗?”小男孩围着苏绾转圈,听不到苏绾的回答,他不高兴地皱起眉头:“有你这样笨的鬼吗?我听不到你的声音,你就不会挥挥袖子,表示表示呀?笨死了!”

小屁孩,这么拽,明明自己功力不够才看不到她,听不到她说话,他还嫌她弱,嫌她笨?看来这里的人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苏绾干脆懒得理他。

明珠眼巴巴地等了一会,见苏绾根本就纹丝不动,气得一巴掌打在金缕衣的袖子上,也就是苏绾的手上:“装什么死啊?你别以为大人多和你说几句话,你就了不起了。我活了两千岁,也没见过你这种无头鬼!”

苏绾被他打得生疼,怒了,越发地不待见他。但她的确是被明珠那句他活了两千年吓得有点懵。两千年,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眼前的人却还只是一个小孩子,真够呛。难怪得云锦会说,这里什么东西寿命都比她长呢。

苏绾想,他叫明珠,又是从那颗灯泡一样的大珠子里爬出来的,想必是一个什么精怪吧?珠子精?珠子怪?珠子妖?

明珠撅着嘴又站了一会儿,恨恨地说:“你傲气什么?我原本想告诉你东海龙宫有些什么好玩的,谁知道你不识好人心。我不跟你玩了。”

苏绾没有理睬他,明珠不甘心地走了几步,又回头跺脚:“喂,我说我要走了,不跟你玩了,你听见没有?”

苏绾很想笑,她从面前嘟嘴皱眉,满脸不耐烦的粉嫩小正太身上看见了表姐家儿子的身影。那也是个调皮可爱,有点拽的孩子。她心一软,对他轻轻挥了挥袖子。

明珠皱着的眉头一下子松开了,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苏绾迈了一大步,随即又缩回脚,皱起眉头,背起手:“看在你认错快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下。”他指着那屏风:“没事别盯着看,当心灵魂迷失在里面再也走不出来。这东西专门对付心怀不轨,来偷东西的妖魔鬼怪。你那么弱,肯定抵挡不住。”

看来先前不是意外,这东西邪门得很。苏绾大奇,冲口而出:“那屏风是做什么用的?”

明珠没有反应,他根本听不见她的声音。苏绾正在沮丧,明珠跑过去扶着那屏风,把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图看,炫耀地说:“不过我不怕哦,我是得了大人的仙气开的窍,不是寻常的精怪,等我修炼大成,将来要位列仙班的,所以这迷心桃花图拿我没法子,你看,你看!”他兴奋地拍着屏风,得意地挺起胸膛。

苏绾如他所愿地比了个拍巴掌的动作,虽然听不见声音,看不到表情,明珠还是从她的这个动作获得了精神动力。他凑到苏绾面前,小声说:“我告诉你,东海龙王是个像猪一样的大胖子,又好色,又贪心,又小气,又不要脸。你千万不要让他发现你的存在,虽然你长得不咋滴,但他见个老母猪都是双眼皮。”

咦?不带这么诋毁人的吧?他又没见过她长成什么样,凭什么这样肯定她长得不咋滴?还把她和老母猪相提并论?话说,似乎整个北辰宫里面,能看见她,听到她的声音的人,只有一个北辰星君吧?不过龙王是一海之主,能看出她的存在来也不奇怪。

“你一定要小心哦。去年有个比你还不如的姐姐就被他给糟蹋了。”明珠的样子特别认真,苏绾摸摸自己的脸,她虽然不是很好看,但也还马马虎虎。她想起北辰星君说让她不要乱动,当心被人当成恶鬼收了,不由打了个寒颤。

“明珠,你又在编排东海龙王的坏话,当心被人听见,一辈子都回不去东海,到时候你哭死都没人理你。”水晶帘清脆地响起,一个面容秀美,穿桃红色衣裙的女子捧着一只玉匣走进来。

明珠对着女子竖起眉毛,态度很恶劣地说:“我哪里编排了?明明就是事实。谁要去东海?就算是那肥猪亲自来接我都不会去。我哭死都没人理我?我看是你哭死都没人看你一眼吧?”

女子撇撇嘴:“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无视明珠的眼里的怒火和刷白的脸,放下手里的玉匣,伸手去取苏绾背上的珍珠衣架。她刚靠近苏绾,苏绾就被她身上浓烈的熏香熏得打了个喷嚏。

“你要干什么?”明珠一大声吼起来:“谁让你碰金缕衣了?你得了谁的允许?还有,谁让你进来的?”

女子被他吓了一跳,随即沉了脸:“自然是云锦姐姐让我来的。东海来取金缕衣的五太子就在外面等着,云锦姐姐陪着他奉茶,你要怎么样?”

“我不管!大人没吩咐过我。大人说过,这里面只许云锦姐姐和我进来的。你出去!你趁着大人不在,偷偷溜进来,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出去,出去!”

明珠发狂地推打着那女子,女子“哎呦”地一声叫起来,眼里含了泪,恨恨地咬住唇说:“明珠,你别仗着主子宠爱,你就无法无天到处欺负人。你不过得了主子一口仙气才开的窍,只是一个小妖精罢了,还没成器呢……”

“你滚不滚?”明珠咬牙切齿地抱起她刚才抱进来的玉匣要往下砸。“就算我砸了这个匣子,也是你监管不严之故,想不想尝尝打神鞭的滋味?我忘了,你只是一个小狐仙而已,还不够格尝打神鞭,最多被抽去仙骨罢了。”

女子脸色大变,连连后退:“你等着,我禀告了星君,将你赶出北辰神宫去,小妖怪……”

水晶帘一阵乱响,女子惊慌失措地退了出去。

明珠全身的气势陡然放松,他把玉匣子一放,默默站到一旁,满脸是泪,看上去伤心无比,如画的眉目间满是悲伤。

苏绾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伤心,刚才吵架明明是他赢了。她对他挥动袍袖,试图安慰这个两千岁的孩子。

明珠凶巴巴地抬起泪眼:“不许你告诉其他人!否则我不饶你!”

苏绾眨眨眼,明珠觉得他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在她看来却不是什么大事。她举起袖子做了个表示同意的动作,并非是怕他的威胁,而是理解小孩子好面子的心情。

明珠闷坐了半晌,才站起来,望着苏绾说:“你个笨蛋!我告诉你,你一定要想法子得到大人赐一口仙气,你就不会这么弱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说话,我带你出去玩。无头鬼!”

苏绾无语,明明是一句好话,偏要说得这样难听。得到北辰星君赐一口仙气?怎么赐?他肯么?他一口仙气就可以让一只珠子成精,她和他非亲非故,他又怎会舍得给她?

“明珠!你又在无法无天地闯祸!”云锦沉着脸走进来,先前被明珠赶出去的那个女子躲在门口探出半个头偷看。

明珠并不怕云锦,振振有辞:“我是按大人的吩咐行事。香靡鬼鬼祟祟的,涂得那么香,想干什么啊?大人最讨厌屋子里有那种怪味了。”

云锦不满地瞅了那女子一眼,并没有继续追究明珠的责任,转而向苏绾走来。

大约是云锦不苟言笑,又瞧不起她的缘故,苏绾有些紧张。

云锦伸出一只葱白的玉手,轻轻褪去苏绾背上的珍珠衣架,把苏绾放在榻上,折叠起来。苏绾觉得某处没有叠整齐,扭着有点难受,刚动了动袖子,就被云锦不耐烦地一巴掌拍在身上。

云锦板着脸:“老实点,别给大人惹麻烦!”随即将苏绾放进了玉匣子里。

苏绾眼睁睁地看着玉匣的盖子从她的头顶落下,瞬间一片黑暗。随即匣子被人抬起,晃晃悠悠地,晃得苏绾头晕想吐,但她只不过是一个鬼魂,哪里又有东西可吐?不过,她怎么会有眼泪呢?她觉得很奇怪。

匣子一晃,她似乎是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那人的手很稳,她再没有那种晃得头晕的感觉,而且,透过玉匣的缝隙,她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茶香味,很清新,很好闻。

“谢过云锦仙子,请仙子替我转告星君,后日这个时候,我一定亲自把宝贝送回来。”这是一条温润的男子嗓音,苏绾觉得他的声音听上去很舒服,犹如夏日里的一汪清泉,闻之让人平静恬淡。她想,是什么样的人会有这样的声音呢?

云锦恭敬地回答:“五太子不必客气,我家大人也要去赴宴的,到时候请把金缕衣交给大人一并带回就行了。”

二人道了别后,大概是这位五太子起身了,苏绾骤觉身上一轻,那感觉有如坐过山车的那种刺激和兴奋。东海龙宫,是个什么样的所在?她不禁有些向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