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保命第一步,跟着剧情走
大约是脑宽幅震荡的原因,林言快醒过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晃来晃去,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头昏的难受啊,但他是睁不开眼睛,有些像鬼压床。他是被“砰”的一声巨响彻底从梦中惊醒的。还来还来追究责任究竟是什么东西已发出的声音,他先特别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视角......好像是倒他是被“砰”的一声巨响彻底惊醒的。。...

大概是脑震荡的原因,林言快醒来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在晃来晃去,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头晕的难受,但他就是睁不开眼睛,有些像鬼压床。

他是被“砰”的一声巨响彻底惊醒的。

还来不及追究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他先注意到的是自己的视角......似乎是倒过来的?

林言努力地抻着脖子像前方看去,只能看到一颗颗树在视角中不断向前。所以......这是有人在背着,啊不,扛着他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蹭得他痒痒的,他侧过头一看,是一个黑色的包。

嗯?哪个混蛋还在大喊大叫?他被叫得有些烦躁,开始挣扎了起来。扛他的人大概扛的姿势有问题,他的两条胳膊垂下来晃荡了许久,现在一动就开始酸麻,丝毫使不上力。腹部还不停地被肩膀顶着,要不是他从掉下来到现在水米未进,指不定就是被顶得快吐才会醒的!他头晕就算不是脑震荡,也一定是被这大兄弟晃晕的!

这么一说,好像还有点饿?

他努力用晃了太久已经酸麻的手臂碰了碰背他的人的腿。“兄弟,我醒了,打个商量,把我放下来自己走?”

下一秒,他就被仰面朝天地放在了地上,果不其然,后脑和地面发生了不算激烈的碰撞,成功让眩晕buff再次延长10秒。

他不由得一脸怨念看向了扛着他的大奎。呵呵!就知道不能指望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大奎憨憨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套衣物:“三爷吩咐说林小哥你醒了就换上,你穿着这身下地不方便。”随后又变魔术一样从包里拿出另一个包,里面还有些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有点什么东西。

“这是我们多买的补给,三爷说这些不要你钱,要是这趟能出来,就一笔勾销。”

林言缓了缓胳膊从地上爬起来,转头看了眼在场就他们两个,也不见外,直接扒了衣服把装备往身上套:“谢了兄弟,要是能出来请你喝酒。”

咦?好像哪里不对?

额……所以这个大奎死没死来着?穿完衣服看完装备他挠了挠脑袋,朝正吵闹着的几人看过去,一个老头正在哭天喊地下跪求饶,目测他这么激动的原因就是潘子手里拿着的枪,也就是吵醒他的罪魁祸首。

一边跟着大奎往那边走过去,一边朝那边的人努了努嘴,转头问道:“大奎兄弟,那边是怎么回事?还有我们队伍其他几个人是谁?还有,你刚刚说的下地是什么意思?”

大奎一边走一边回答:“那个老头是昨天领我们去积尸地的人,半路上自己跑了,这不是又被我们遇上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们能出来。三爷潘子你昨天都见过了,那边戴着兜帽的是一个奇人张小哥,叫什么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他姓张。他的血能退尸蟞,还能退傀!那边那个就是我们三爷的侄子,吴邪了。”

说到这里他扭过头来看了一眼林言,看得他冷汗直冒,然后补充了一句:“就是你砸的那位。”说完憨憨一笑,“至于下地......三爷没跟你说吗?我们是土夫子,下地自然就是......考古了。”

呵呵,笑屁!林言内心欲哭无泪,我特么也不愿意啊!谁乐意这么穿越啊!这么草率的吗?还有你家三爷从头到尾就跟我说了没几句话啊!自我介绍和拐我肉偿就没了!他跟我解释过吗?啊?

“三爷,林小哥醒了!”大奎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他喊完就往吴三省身后走,剩下林言面对着所有人的注视瑟瑟发抖。

他注意到有一道目光显得格外幽怨,悄悄一瞥正是吴邪。

特么的,又不是我想砸你的!内心对老狐狸咬牙切齿可表面上还要装作云淡风轻,林言都觉得自己快精分了!要不是现在形势比人强,他觉得自己逃命的速度能破了马拉松世界纪录!

表面上,林言只是淡淡地朝着吴三省笑了笑,顺带朝着潘子他们点了点头当打招呼:“三爷早,各位早!”

只有大奎朝他点了点头,潘子只是微微扬了扬首就当打过了招呼,吴三省则还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看着他,也不搭话。

吴邪本来想伸手跟他打个招呼的,但看看没人出声,就默默把手缩了回去。

逐渐受不了无人说话的诡异气氛,他鼓起勇气,默默走到了吴三省身后。“三爷,我没事了,走吧。”旁边的张起灵没有动静,但兜帽微微朝他侧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头子见他过来本来露出了求救的眼神,待见到他老老实实站在吴三省身后这眼神就变成了微妙的嫌弃。林言对此眼观鼻鼻观心。呵,我一个普通人能帮你点什么?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不过要潘子拿枪的人......能是什么好人?

话说这个NPC作用是什么来着?带他们找墓?嘶,好像之前还找到了个啥来着......

他老老实实跟着在几人后面,老头子带着他们一路往山谷中去了。期间忽略无数吴邪幽怨的眼神,闷油瓶试探的眼神,潘子似笑非笑的眼神和吴三省老阴比让他乖乖听话的眼神,深刻贯彻落实不主动说话,不主动搭话,以及不单独行动的三不原则,当起了队伍中另一个哑巴。反正听他们说话也能解闷不是?大奎?大奎没有眼神,这个憨憨看他干嘛?

就这样,走了有半天多,所有人都没心力说话,走得有些困了,老头子突然停住,盯着一个草丛,好似发现了什么,连话也说不清楚,只是指着草丛浑身发着抖:“这儿......这儿......”

潘子推了他一把:“怎么不走了?搞什么花样?”

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草丛里躺着的是一个手机,走近一看还沾着血水。

原来如此!林言一拍脑袋恍然大悟,下墓之前找了个废营地!太好了,终于有饭吃了!他都快饿死了!知道一路上忍着肚子不叫有多难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