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低武世界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第3章 低武世界

作者:围城外的钟 小说: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更新时间:2022-05-15 01:36:51
的话站在“公正正义”的角度来评断,相比较于萧风,魏长天才是那个更“混蛋”的大魔头。但是谁让自己明明再次穿越的是魏长天呢?那就身份了难以变化,那就没办法受了委屈萧风去死了。生死面前,魏长天并也没“舍身取义”的觉悟,登时就把刚的正气抛之脑后。而另边不过谁让自己偏偏穿越的就是魏长天呢?。...

如果站在“公平正义”的角度来评判,相比于萧风,魏长天才是那个更“该死”的大魔头。

不过谁让自己偏偏穿越的就是魏长天呢?

既然身份已经无法改变,那就只能委屈萧风去死了。

生死面前,魏长天并没有“舍身取义”的觉悟,顿时就把刚刚的正气抛之脑后。

而另一边,魏贤志和秦彩珍的脸色此时也变得严肃。

能让儿子如此郑重其事要杀的人,恐怕背景不弱。

否则哪里还会问他们,肯定早就派人杀上门去了。

“你要杀谁?”

魏贤志沉吟片刻,沉声问道:“柳家?许家?还是……宁家?”

柳、许是三大家族中的另外两家。

至于宁家……皇姓。

在魏贤志看来,儿子要杀之人只可能在这三家之中,否则不会一反常态如此谨慎。

不过魏长天却是不知道这些,一本正经纠正道:“爹,我要杀萧风。”

“萧风?”

魏贤志一愣:“就是陆静瑶口中所说的那个要来接她走的人?”

魏长天点点头:“是。”

“哈哈哈,我当是谁呢!”

魏贤志哑然失笑:“你放心,我已派人去查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爹,不用查了……萧风明天会来咱家。”

魏长天心说我怎么可能放心,二话不说直接泄露剧情。

“嗯?”

魏贤志立刻察觉到这句话中隐含的大量信息,一时间表情似乎有点惊讶。

半晌过后,他才若有所思的问道:“消息可靠吗?”

魏长天忙不迭点头:“绝对可靠!”

“那好!”

魏贤志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并没有追问其中细节。

“明日我会多从布衣卫调一队暗哨,那个萧风如果真敢来,定叫他有来无回!”

悬镜司之下共设三卫三处。

除了保护皇宫安全的内卫之外,不着官衣的布衣卫便是其中最精锐的一拨人,平时负责处理江湖事务。

能从布衣卫调人,说明魏贤志很重视此事。

不过魏长天却觉得还不够。

“那啥,爹,娘……”

“要不明天你们也辛苦一下……”

……

从湖心凉亭出来,魏长天就跟王二一起回了自己的居宅。

那堆动物标本不知何时都被摘掉了,墙面上的空白处暂时挂了几幅字画以作替代。

此时天色已经逐渐昏暗,没有大气污染的暮色唯美柔软,夕阳穿堂而过,洒落一地金黄。

不过魏长天并没啥心情欣赏这绝美的黄昏之景,满眼都是那一桌子的精致菜肴,以及站在旁边的几个娇媚侍女。

根据小说里为数不多的描写,前主干什么事情都喜欢摸着某些光滑的东西,吃饭时也不例外。

瞥了眼侍女裙摆下隐约可见的白皙长腿,魏长天不禁怒火中烧。

果然是个变态!

我今天倒要看看这究竟是种什么样感觉才能让他如此沉迷堕落!

“……”

“嘶……”

一顿饭足足吃了半个时辰。

而手有余香的魏长天也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

男人的定力永远取决于诱惑大小。

红着脸的侍女把一盘盘几乎没动筷的菜肴端了下去,房间内再次归于安静。

坐在桌前喝着茶,魏长天开始研究系统里的商城。

功法、兵器、各种功能的药物应有尽有。

不过却没有玄幻小说里那些毁天灭地的种种神通。

这可能跟《武道大巅峰》的武力设定有关。

相比于脚踢星辰、拳打太虚的高武世界,一剑斩断山峰的中武世界,以一敌百就算高手的这里只能算低武水平。

基本跟金庸小说里的设定差不多。

这对魏长天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

既然武力的作用被大大削弱,那么手中掌握势力的强弱就显得尤为关键。

在小说里,萧风虽然最后踏入了前无古人的一品境,但之所以能推翻大宁王朝,靠的还是他一手建立的“破晓”组织。

魏家的悬镜司在数次与破晓的交锋中全部落于下风,究其原因不外乎主角光环和反派强行降智。

现在自己穿越了,强行降智的问题倒是不会再有。

不过主角光环却有点难搞……

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

只要明天能把萧风杀掉,所有的一切就都解决了。

并且到时候系统点数肯定大大的有!

魏长天越想越兴奋,但却在某一刻又突然冷静了下来。

不对!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不能太乐观!

虽然自己的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但保不准就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如果明天没能杀掉萧风,让他逃走了,那又该怎么办?

人家是主角,干什么事都有大道气运加成。

自己虽然有个系统,但商城里的东西又不是免费的,还要想办法赚点数。

所以,必须要再做点什么……

时间一点点流逝,不知何时明月已经悄悄挂上夜空。

侍女进来点了烛灯,但魏长天却压根没注意到。

直到烛火有些摇颤之时,他才突然睁眼开口。

“王二!”

“带我去见陆静瑶!”

……

魏府,融冬院。

这处院子平日里一般是做客房之用,不过为了避免明日婚礼出现什么意外,陆静瑶此刻却是被他爹主动软禁在这里。

其实陆景南纯属是自己吓自己,想太多了。

区区一个侧室而已,魏家真没太在意。

要不是陆家在京城还多少有点名望,估计陆静瑶早就被强虏来给魏长天做贴身丫鬟了。

夜色中,王二拎着灯笼把魏长天引进融冬院。

陆景南早就等在园中,神色有些担忧。

魏长天走近两步,开门见山道:“陆叔,我来看看瑶儿。”

“应该的,应该的!”

陆景南哪里敢阻拦,忙不迭应道:“她就在内屋,刚刚才沐浴过,贤侄直接进去就好!”

“嗯。”

魏长天知道陆景南肯定又误会了,不过也懒得解释,点了下头就迈步穿过庭院,径直推开内屋的房门。

可能是陆景南为方便自己“行事”,此时整个卧房内并无侍女伺候,空气里残留的氤氲水气中有股白芍的味道,暖香扑面。

三折屏风隔开外厅,在烛火的映照下,其上衬出一道躺卧的女子身影。

旁边凤纹黄花梨衣架上挂着一件做工精美的秀禾服,颜色以紫、绿为主。

穿不得正红、戴不得凤冠霞帔、轿子进不得正门……这就是陆静瑶明日的待遇。

“你守在门口,任何人不许进来。”

跟王二说了一声,回身关好房门。

魏长天没多犹豫,直接绕过屏风走到被轻幔环绕的床榻旁,伸手不快不慢的把纱幔揭开。

嗯?

怎么有点开盲盒的感觉?

虽然里面肯定是被封住穴位不能动弹的陆静瑶,但是到底穿没穿衣服这一点确实很令人期待啊!

很快,谜底揭晓。

“吸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