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奴隶猎人

非凡扭曲者 第2章 奴隶猎人

作者:白色十三号 小说:非凡扭曲者 更新时间:2022-05-14
四个拳头大的玻璃罐子装进包里,水票贴身藏好,卓成看了眼木棚下卖血的人,朝北边的水井走去。刚走出来奇点的建筑区,四面漏风的帐篷下面,不少小孩可伶眼巴巴的盯上他。这些孩子,大多只穿条烂短裤或是腰上围在块破布,肋骨胸骨轮廓非常清晰由此可见。其中有一个,头尤其刚走出奇点的建筑区,四面透风的帐篷下面,不少小孩可怜巴巴的盯上他。。...

非凡扭曲者

推荐指数:10分

《非凡扭曲者》在线阅读

四个拳头大的玻璃罐子装进包里,水票贴身藏好,卓成看了眼木棚下卖血的人,朝北边的水井走去。

刚走出奇点的建筑区,四面透风的帐篷下面,不少小孩可怜巴巴的盯上他。

这些孩子,大都只穿条烂短裤或者腰上围着块破布,肋骨胸骨轮廓清晰可见。

其中有一个,头特别大,身体似乎承担不起脑袋的重量,跪坐在那里不停晃动,摇摇欲坠。

头顶有乌鸦在飞,难听的叫着。

卓成紧紧抓住工具包,装作没有看到,径直来到水井边。

以前发过善心,差点就死了。

两个穿着奇点铆钉皮衣的人,守在水井旁的棚子下边,卓成掏出一张水票,递给其中一人。

水票是块金属圆片,一面刻着水字,另一面刻着三个环环相套的等边三角形。

奇点的人略微检查,将铁皮桶和长长的绳子给了卓成,铁皮桶很小,能盛三升水左右,卓成去水井边打水上来,水泛着淡淡的青色,隐约有股怪味。

想活着,没有选择。

卓成从工具包里翻出金属水壶灌满,剩余的先润润干裂的嘴唇,又喝一大口,在嘴里来回咕噜,漱口之后舍不得吐掉,直接咽了下去。

最后的一点水一口喝干净。

卓成不敢浪费,因为谁也不确定明天后天会不会有收获。

去公共厕所小解过,找到固定休息的地方,就在水井东边不远的一棵大树下面,原本坐在树下的人见到卓成回来,赶紧让开位置躲得远远的。

这是卓成在废墟中打出来的威势,像他这样单独一个人,不够狠根本活不下去。

大树早就死了,树皮剥的干净,卓成倚在光秃秃的树干上,舒服了不少。

这地方挨着水井棚子近,在奇点的人眼皮子下面,相对比较安静。

卓成掏出个玻璃餐罐,餐罐比拳头大点,玻璃质地很差,遍布杂质。

里面的食物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半流质的棕黑色浆糊,但这玩意比杂面窝头有营养,很多奇点低级人员的配餐也是这东西。

当然,兑换价格比杂面窝头高。

以卓成的判断,这东西蛋白质和热量相对比较高。

对于卓成来说,填肚子不死远远不够,身体必须保证一定的力量。

这样才有可能活得更好。

总不能当一辈子拾荒者。

尤其手臂上的肿瘤,更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刀。

打开餐罐,用自制的木勺子挖着吃,棕黑色浆糊吃到嘴里,带着淡淡的咸味,卓成往下咽的时候,觉得有东西扎了嗓子一下,两根手指捏出来,是条黑色的节肢细腿。

像是某种虫子的腿。

卓成很早就猜测,浆糊可能是某种容易大规模繁殖的虫子做成的。

他没有心理障碍,木勺把瓶子刮的干干净净,不浪费一丁一点。

吃完,吮吸干净木勺,连带玻璃罐一块收好。

卓成靠在宽厚的树干上,查看附近情况。

左前方的透风帐篷底下,有个男人打开布包,里面是些不知道什么植物种子或者块茎做成的灰色面粉,他的三个孩子眼巴巴的看着。

这点东西,一个人吃都不够。

旁边的女人将收集的细土堆成一堆,男人把面粉掺进里面,女人拌匀加水,捏成乒乓球大小的饼子,放到通风的地方晾干。

“等等。”她对三个孩子说:“干了再吃。”

嘭——

像气球炸裂的声音响起,一股血腥味传了过来。

“死人了!死人了!”有人大声喊:“小于的肿瘤炸了!”

卓成寻声去看,几十米外众人躲瘟疫般呼啦啦远离,空出一大块地方,有个人平躺在地上,腹部像尸爆一样炸开,周围血肉不断崩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崩溃成一滩烂肉!

很快,有穿着防护服,戴着防毒面具的奇点人员过来,用两小个杂面窝头,让人把小于的残留物收拾走。

小于这人卓成记得,年纪跟他差不多,腹部长了个肉瘤子。

今天,肿瘤破裂,人死!

卓成低下头,只感觉双臂肱二头肌肿瘤硬块位置,一阵阵酸胀。

开刀割掉?不说有没有这样的技术,就环境来说,死得更快。

最大的希望就是奇点的抑制药物,来到这里以后,卓成不止一次听说过,奇点的抑制药物对于他们所说的扭曲肿瘤治疗效果非常好。

明天深入城市废墟中心,看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实在找不到,就要想其他办法。

抢或者偷奇点?离开废墟去别人嘴里的荒野碰碰运气?穿过荒野去奇点控制的大型聚居区?

卓成很清楚,就算穿过盗匪和危险无数的荒野,到了奇点聚居区,也不会轻易得到药物。

奇点这个组织的做派和风格摆在这里,没有足够的价值,拾荒者在他们眼里就是血猪。

挣扎求存这么久,卓成早已没了幻想,就是想要活下去,争取活得舒服一点。

想到这里,他遏制不住对2020年代的怀念,如果这儿能有那样的社会秩序,对于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来说,生活会好太多。

更遏制不住对家人的思念,家中还有父母。

还能不能回去?

落日余晖散尽,月亮爬上天空,天色黑了下来,卓成跟往常一样,看了会星空和月亮。

“这是地球吧?”卓成不敢百分之百确定,但汉字、太阳和月亮之类的,都告诉他这就是正确的结果:“能回到2020年代多好,四个180的目标我都达成了三个。”

他绕着圈问过很多人,但这边知识出现断层,就连奇点的人,也只有超大陆这个称呼。

或许,高端知识掌握在了极少数人手里?

胳膊时不时酸胀,卓成劳累一天,秋天夜晚渐凉,从包里翻出块破布裹紧身体,很快闭眼睡着。

他睡眠很浅,一有动静就会惊醒,八角锤攥在手里,随时都能砸出去。

深夜,一阵嘀嘀咕咕的声音响起,卓正睁开眼睛,右手的锤子下意识举了起来,身边没有人。

他站起来活动僵硬的手脚,借着月光看向远处,那边一堆人围成个半圆,跪在地上祈祷。

“飞天山羊,创世之主。”那边是上风头,隐约有声音飘过来:“飞天山羊,消除苦难;飞天山羊,带我升天……”

这群人跪拜磕头,皎洁的月光下,露出一个白森森的山羊头骨,头顶的两支角格外尖锐!

卓成活动一阵,重新坐下,这种环境下,奇奇怪怪的信仰太多了。

天刚一亮,卓成就醒了,吃喝完毕,收好自己的东西,检查过工具饮食,准备去废墟碰碰运气。

快到营地外围的时候,三个人迎面而来,其中一个大鼻子的年轻人,只顾着跟同伴说话,手中拿的弓弩,差点撞到卓成胳膊。

卓成侧身躲开,那个大鼻子年轻人转过头来,竟然颇为客气的说道:“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这样主动道歉的人少之又少。

卓成目光从他脖子上扫过,年轻人的咽喉位置,长了两个不大的肉瘤,一个发红,一个发白。

“没关系。”卓成点了下头。

年轻人笑了笑,牙齿很白。

这群人越走越远,领头的中年人抬了下牛仔帽:“张帆,还有土生、林生,打起精神,有人见到西北的奴隶主捕奴队出没,普通的奴隶捕手倒也罢了,奴隶猎人都是非凡扭曲者!”

年轻人说道:“镇长,等我的小白和小红长大了,管叫他们有来无回!”

那个叫土生的说道:“少说大话。”

卓成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径直走向营地外面,他没法待在营地不出去,小于昨晚死的那般凄惨,历历在目。

出去,才有可能找到高价值的资源,以正常交易的方式,获得药物。

后面有个拾荒人跟上来,说道:“那些是甜水镇的人,他们出名的好人,你要点赔偿,他们说不准就给。”

卓成看一眼:“更有可能给一箭!”

甜水镇在城市废墟东边,名声很好,属于挂靠奇点的边缘小镇,镇上有多口能出好水的水井,又有良田,基本的粮食和饮水自给自足,还有民兵队自保。

很多拾荒者和流浪者,向往加入甜水镇,但甜水镇很少接收外人,因为饮水和田地也是有限的。

不过,没人敢轻易招惹他们,连荒野盗匪都极少打甜水镇的主意。

据说镇上有了不得的强悍人物坐镇。

一路往城市废墟中心,卓成搜了不少废墟,还找到两个地下室,但早被人搜刮干净。

不知不觉间,转了大半个上午,收获寥寥无几,卓成打算去昨天的地方碰碰运气,转向向日葵人所在的道路。

那片废墟他记得很清楚,当然不会靠近。

绕过一个杂草丛生的交叉路口,卓成立即停下脚步,只瞥了一眼,掉头就跑。

因为他看到了废墟传闻中必须要躲避的人之一!

路口废墟旁边,停着一辆摩托车,头裹围巾、戴着风镜的骑手,左手正掐着一名拾荒者的脖子,右手刀子一划,割开了颈动脉,将伤口按在油箱口上,喷出的鲜血嗤嗤落入油箱。

不过几分钟时间,骑手扔掉没有知觉的拾荒者,掏出两个铁盒子,将一个中的特制防凝剂倒进油箱里,又在裹头围巾上擦掉手指的血迹,从另一个盒子里拿出颗不大的金黄色晶体,小心放进油箱口。

骑手快速拧上油箱盖,手按在车把中间的血红骷髅头上,身体微微颤抖几秒,摩托车轰然发动。

他上车朝着卓成逃掉的方向追去。

卓成见到那人车上的网套,猜测八成遇到了奴隶猎人,一旦被抓住,不死也要送到奴隶主的矿井里劳作到死。

关于奴隶猎人的传闻太多了,据说都有超脱凡俗的能力。

而且活捉猎物,还是追逐猎杀,随他们心情。

对方有车,他跑了十几米,离开道路,转向建筑垃圾堆成的废墟当中。

只要再跑远点,找地方藏起来躲着……

卓成还没找到合适的藏身地,就有扑通扑通的怪声传来,戴着风镜的骑手,驾驶那辆诡异的摩托车,从一个废墟丘陵后面跳了出来,跨越成堆的建筑垃圾就像顶级的越野摩托。

跳出来的惯性很大,摩托车往前冲出一大截,落在一堆垃圾里。

车轮飞速转动,碎石尘土乱飞,摩托车冲了出来。

卓成连连在废墟中变向,想利用垃圾堆甩掉摩托车。

回头看一眼,头皮发麻。

这世界真的有毒!

那辆怪异的摩托车,外壳布满锈红色污渍,车头架着一颗红通通的骷髅头,两边翘起的车把,以骨头制成,车身车把管线上,缠绕着血红色的筋络,从发动机一直连接到油箱。

车轮毂外面没有轮胎,而是包裹着厚厚的皮肉,不知是什么动物或者人的身体组织缝合,竟然能顶得住高速行驶的摩擦。

裸露在外的发动机不停跳动,就像一颗活着的心脏。

排气管喷出红色气体,在车后扬起阵阵红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