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她穿书了!
雨淅沥沥下着。乔绒睁开眼睛眼,只会觉得脑子一片炸裂的疼,湿漉漉的发丝搭拉在额头上,雨水顺着那发丝跌落下去,冰冷而清透。除了雨水,除了一股微温的液体。啪嗒——那液体溅开在地上,溅起一朵红色的小花。是血。乔绒模糊不清的想,她是也不是快死了呀?刚她过马路的乔绒睁开眼,只觉得脑子一片炸裂的疼,湿漉漉的发丝耷拉在额头上,雨水顺着那发丝滑落下来,冰冷而透亮。。...

雨淅沥沥下着。

乔绒睁开眼,只觉得脑子一片炸裂的疼,湿漉漉的发丝耷拉在额头上,雨水顺着那发丝滑落下来,冰冷而透亮。

除了雨水,还有一股温热的液体。

啪嗒——

那液体溅落在地上,溅起一朵红色的小花。

是血。

乔绒模糊的想,她是不是快死了呀?

刚刚她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闯红灯的车撞飞了。

呜呜,她今年才22岁,刚刚大学毕业,她美好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她才不想死呢……

有没有人来救救她呀!

可明明满是人的街道,此时却没有人上前来,她疼到大脑一片空白,眼前也一阵阵的眩晕。

忽然视线前方,出现了一双黑色的帆布鞋。

乔绒下意识伸手去拉住那只脚:“救我。”

可她的手还没握住那双脚,鞋子的主人便后退两步,似乎怕她弄脏了他一般。

很快,她听到那人笑道:“是你?”

是认识她的人?

虽然听声音她不知道是谁,但是,管他是谁呢,能救她就好啦。

“我快死了,你帮我打个120。”

乔绒刚说完,便听到头顶传来了一丝轻嗤声,似乎有些不屑的嘲弄。

乔绒刚觉得奇怪,那人便对她说:“我没有手机。”

看他是真的在想办法的样子,乔绒以为自己刚刚听错了。

她现在浑身都很疼,也没有力气拿手机,便对他说:“我的手机在我的口袋里,你帮我拿一下。”

她每说一句话,牵动着脸上的伤口,都带着过分的疼。

她应该伤的很严重了吧。

那男人听完她说的话之后,便去蹲下身来,将她扶了起来。

嘶——

乔绒被男人这么一把堪称粗暴的提起来,疼到眼泪都出来了。

他难道不知道,她受伤了吗?随意乱动加重了咋办?

可当她看到面前男人的样子时,她惊呆了。

不,应该说这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哪怕看着还小,但模样却十分惊艳。这是一张完美无缺的脸,眼眸深邃,五官精致,俊美而纯粹。

此时他那一双浅色凤眸正盯着她看,绯色薄唇上,挂着一丝笑容。

看似温暖,可是,乔绒还是捕捉到了他眼里头藏着的冷戾的光芒。

那么一瞬间的情绪捕捉,乔绒相信自己的直觉。

她得罪他了?可她压根儿不认识他!

这少年目光在她脸上逡巡,他没有错过她那一瞬间痴迷的样子,内心只觉得一阵恶心。

都已经伤成这样了,看见他还会犯花痴。

他忍不住伸手,触碰乔绒的伤口,一面轻笑道:“乔绒同学,伤得不轻呀。”

乔绒刚被他碰到伤口,便疼得尖叫起来。

好痛好痛!

这个人是故意的吧,这么用力按下去。

可面前的男人看到她疼,似乎更开心了,他唇边的弧度弯的更大,眼眸里甚至折射出了兴奋的光泽。

语气却照旧是柔和的:“对不起,弄疼你了。”

那么纯洁,无辜。

乔绒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故意的!

呜呜,她都伤成这样了,还碰到一个死变态!

看她到时候不告警察叔叔知道才怪。

她想要远离这个变态,可是,她身体没有一点儿力气,一动就觉得疼。

偏偏这个变态,还伸手去她口袋里摸手机的时候,又“不小心”到她的伤口。

乔绒疼得脑袋都要炸裂了,感觉脑部神经一抽一抽的。

傅北峻见乔绒呼吸急促,脸色越来越白,这才慢悠悠帮她拨通了120的电话。

随后,一松手,任由乔绒软软摔倒在地上。

冰冷的水泥地,再次跌倒,让乔绒伤上加伤,疼到她直接晕死动了过去。

昏迷前,耳边隐约传来的少年的声音:“乔绒同学,不好意思,我忘记伤员是不能随便乱动的。”

乔绒:“……”

她已经不能反驳了。

雨依旧在下着,打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花。

将地面上的血水也逐渐清理干净了。

傅北峻冷眼看着躺在地上像死尸一样的女孩儿,唇边最后一丝笑容都消失了。

她此时躺在地上,真的像一条死狗。

是挺该死的。

不过,还是留着吧,以后慢慢折磨才好。

傅北峻将她的手机丢落在地上。

啪——

手机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傅北峻用纸巾擦了擦手,随后,撑着伞离开。

不一会儿,救护车赶到,看见躺在地上的乔绒,赶紧将她带去医院救治。

……

乔绒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一个女孩,不过十六岁,刚上高一,被家里人宠得无法无天,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学习不好,没少惹一堆麻烦。

这人,好熟悉啊。

等等,这不是她之前追过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一个炮灰角色吗?

可是现在她怎么觉得,这个人就是她?

等她睁开眼时,旁边的人立马扑上来。

“绒绒,你醒来了,真是太好了,你知不知道,你吓死妈妈了。”

那个女人搂着乔绒的脖子,差点儿让她喘不过气来。

妈妈?乔绒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世了,她一直是居住在伯伯家中的。

“绒绒,说,是谁伤害你的,哥哥绝对要打折他的腿!”

哥哥?她明明是独生女啊。

乔绒愣了两秒钟,终于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

难道!

她真的!

变成了书中的那个角色?!

旁边又有一道成熟的男声响起:“是啊,绒绒,究竟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爸一定要灭了他们!”

乔绒扇动着浓密的睫毛,茫然无措看着面前几个人。

这看起来高级的单人病房里,只有他们四个人。

抱着她的女人,穿着一件紫色的丝绒长裙,脖子上挂着珍珠项链,翡翠耳环格外闪耀。

这,不就是小说里面那个酷爱浮夸造型的乔夫人郭珍宝女士吗?

而面前那个看着大概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一头乱糟糟的发型,看起来特别不良少年的样子,不就是小说里面那个纨绔的男孩,乔司寒吗?

至于那个看起来满脸横肉,眼神凶恶的男人,就是乔家的一家之主乔振雄。

乔绒又眨了眨眼睛,怕自己看错了。

老天爷,千万千万,不要是真的呀!

乔绒努力的祈祷着。

可身上还疼痛的伤口,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做梦,又怎么会疼呢。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