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自相残杀
“阿弥陀佛。”几道参杂着几分详和,几分悲悯情怀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柳氏抢先回过身去,脸上的不甘心基本上在一刹那消失了,双手合什,语带虔诚地的道:“延普方丈。”沈落的看了过去的,秀眉微挑!领头的僧人左右六十也才,一身赤色袈裟,慈眉善目,脖子上挂着一大串佛珠一道夹杂着几分祥和,几分悲悯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阿弥陀佛。”

一道夹杂着几分祥和,几分悲悯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柳氏率先回过身去,脸上的不甘几乎在一瞬间消失,双手合十,语带虔诚的道:“延普方丈。”

沈落同样看了过去,秀眉微挑!

为首的僧人大约五十出头,一身赤色袈裟,慈眉善目,脖子上挂着一大串佛珠垂在胸前,右手之上一小串佛珠,不缓不慢的拨动着,单手作揖,应道:“阿弥陀佛。没想到侯府的两位嬷嬷,会丧命我缘生寺,老衲惭愧。”

柳氏淡淡道:“方丈严重了,虽然两位嬷嬷亡去,我也很痛心,但是也怪不到缘生寺与方丈的身上。要怪只能怪那黑心的歹人,竟然胆大到在佛门重地行凶。”

说罢,柳氏一双冷厉的眸子不经意的射向沈落。

沈落秀眉微扬,不紧不慢道:“夫人说得没错,举头三尺有神明,敢在佛门圣地作恶,佛祖定会降下惩戒。”

延普淡淡一笑,单手作揖道:“这位小施主说得不错。佛曰:善恶终有报,因果自轮回。”

沈落不以为意的撇撇嘴,反倒是一边的柳氏,因为这句话,脸色有一霎的铁青,狠狠的剜了沈落一眼。

沈落展唇一笑,似笑非笑的斜了眼柳氏,悠悠道:“方丈说得在理。”

说罢,沈落垂眸打量着手心,这是一双很漂亮的手,纤细有力,保养得也十分完美,但真的很适合握…兵器!

再次睨了眼柳氏,虽然她不是很认同所谓的“善恶终有报,因果自轮回”,但是她会让这句话在柳氏的身上完美应现的。

许久之后,延普的目光从两位嬷嬷的身上收回,眉头微皱,方才叹了口气道:“敢问夫人,两位嬷嬷之前关系如何?在此之前可曾发生过争执?”

柳氏心中一惊,不解道:“方丈此言何意?”

延普沉凝了片刻,缓缓道:“夫人,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理应是这位施主手持凶器杀了旁边这位,最后因受害人临死前的反抗,拼尽全力击杀于她。所以造就了现场这种同归于尽的情形。”

延普首先是指向脖颈染血的林嬷嬷,最后指向胸前一片大红血迹的吴嬷嬷。

这两人倒下的地方很相近,吴嬷嬷几乎是半压在林嬷嬷的身上,匕首正放在从林嬷嬷脖颈划过的侧面。

两只染血的手都在剑柄上,不同的是,林嬷嬷握住的是末端,吴嬷嬷似是不怕疼的捏住了半个剑身,一双手几乎血肉模糊。

从现场看去,确实像是林嬷嬷捅了吴嬷嬷一剑,却被吴嬷嬷临死反抗,不顾一切的抢夺匕首,划向林嬷嬷的致命点。

林嬷嬷显然也没想到,吴嬷嬷在这一剑下没死透,以至于让对方有机可乘,只来得及仅仅握住剑柄,但还是改变不了必死的局面。

柳氏沉声道:“这不可能,她们两人一直在我身边伺候,关系也亲如自家人,不可能自相残杀。

延普双眉微蹙,道:“如果如夫人所言,那么就不排除有伪造高手,制造了假的杀人现场。”

柳氏心下微惊,下意识的朝沈落看去,黛眉几乎打结:她有这个本事吗?

柳氏稳了稳心神,沉声问道:“那么依方丈所言,谁的嫌疑最大?”

延普紧皱双眉,“敢问夫人,昨天两位嬷嬷都去过什么地方。”

“我知道,昨天大姐不慎摔下山坡,母亲便派两位嬷嬷去客房,查看大姐的伤势。从那之后,我便没看到两位嬷嬷回来过。”沈盈雪抢先答道,说完,还志得意满的瞪了沈落一眼。

蠢货!

柳氏狠狠的瞪了眼沈盈雪,但话已经说出口,她不可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让沈盈雪收回去。

沈落讥讽的瞥了眼沈盈雪,就这种伎俩,也想用来对付她,果然够蠢。

“四妹别忘了,昨天我拜某人所赐摔下山坡,可一直昏迷着。你别告诉我,你睡觉的时候,能够做出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如果是这样,趁早让秋姨娘带你去看大夫。”

“沈落,你怎么不……”沈盈雪气得发抖,她如何听不出,沈落转着弯说她有病。

“放肆!”柳氏厉声喝道。

如果真的让沈盈雪当着缘生寺得道高僧的面,将那两个字骂出口,她这个言诚侯府的当家主母,就真的成了沈落口中的不称职。

这样的名声,对她来说,绝对的不利。

权衡利弊后,柳氏沉着脸道:“四小姐出言不逊,屡屡顶撞嫡姐,回去后,女戒女训各抄写三遍,一个月之内,没我允许,不得踏出闺房一步。”

“母亲……”沈盈雪脸色煞白,怎么也没想到柳氏会为了沈落罚她。

柳氏冷冷的睨了她一眼,成功的将她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沈盈雪眼中隐隐有泪花闪过,愤怒的瞪向沈落,眼底有恨意闪现,都是这个扫把星害的。

一边的沈若娴亲切的上前,拍拍她的手,柔声道:“两位嬷嬷无端被奸人害了性命,母亲忧心不已,说话虽没顾及你的感受,但也是为了你好,毕竟大姐姐是府中嫡长女,你若是说错了话,对自己也没好处。你就放宽心,母亲还是疼你的。”

果然,听了沈若娴的话,沈盈雪慢慢心平静气下来。

柳氏满意的点点头,对着延普一辑道:“让方丈见笑了!”

延普摇摇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过眨眼即过,若为此造下罪孽,那才是得不偿失。”

沈落嘴角微翘,并不言语,看了眼虚心受教的柳氏,视线再次落在延普的身上。

刚才那一瞬间,她都要以为这位和尚,与她从前见过的不太一样,是位真正的得道高僧。

因为这位延普方丈,是位真正的聪明人,看破却不点破,岂不是很有意思。

柳氏自然的将话题引到两位嬷嬷的身上,“方丈,府上四小姐有一点没说错,昨天两位嬷嬷奉我之命去看望大小姐之后,确实不曾回来。方丈以为,这中间是否发生了我们没能掌控的事情。”

话音一落,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延普,与沈落的身上。

延普方丈眉头微皱,摇摇头道:“寺中每天都有值夜的人,昨晚也没有发现可疑的事和人。这件事贫僧也不好妄下断语。”

沈落不以为意的一笑,“既然如此,不如上报京兆府。”

沈若娴皱眉,“大姐,些许小事,何必……”

沈落淡淡打断道:“二妹,人命关天,让官府来查最为合适,何况,你们不是怀疑我吗?京兆府介入,应该正合你意。”

“既然如此,就让京兆尹来查。”柳氏咬牙,两位嬷嬷已死,她就不信京兆尹还能查到,真正的起因来自于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