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今非昔比

王妃套路深又多 第4章 今非昔比

作者:沐也萧萧 小说:王妃套路深又多 更新时间:2021-09-15 06:44:25
朱红的桌面上,一个茶壶,四个茶杯。沈落姿态优雅高贵的执起茶壶,为每个茶杯里斟满茶水。一举一动,从容不迫,行云流水,仔细一看是受了非常良好教育的。柔枝在一旁却看得心惊胆颤,她在大小姐的身边侍候数年,几曾没见过她这般优雅高贵又大方的举止。现在的举手投足,再说粗俗了沈落姿态优雅的执起茶壶,为每个茶杯里斟满茶水。一举一动,从容不迫,行云流水,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朱红的桌面上,一个茶壶,四个茶杯。

沈落姿态优雅的执起茶壶,为每个茶杯里斟满茶水。一举一动,从容不迫,行云流水,一看就是受过良好教育的。

柔枝在一旁却看得心惊,她在大小姐的身边伺候数年,何曾见过她这般优雅大方的举止。

以前的举手投足,不说粗鄙已经很不错了。

这时,只听门外传来一阵纷乱的脚步声。紧接着,数名打扮不同的妙龄少女就那么闯了进来。

沈落看也不看一眼,慢悠悠的开口,“诸位妹妹来得挺快的,不如先喝杯茶。”

其中一名袭色罗裙,面容俏丽的少女,嫌弃的扫了眼桌面,不屑的道:“这种劣质的茶水,也就适合大姐姐你,别拿出来污了本小姐的身份。”

沈落低笑一声,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却透着丝丝讽意,“你在本小姐的面前谈身份!区区庶女,也配拿乔。”

“你……”紫衣少女大怒。

沈落晃荡了下手中的茶杯,杯中茶叶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摆不定,荡起一圈涟漪。

瞥了眼颤抖着手指指着她的少女,沈落悠悠道:“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然就是自取其辱。何必呢!”

一个被推出来的出头鸟,她还没那么大的兴趣揪着不放。当然,如果她不怕死的要撞上来,她也不必客气。

目光随之落在最前面的女子的身上。

一袭白色落地长裙,水蓝色腰带束腰,勾勒出纤细的腰身,发间摇晃着精致华丽的金步摇,肤如凝脂,略施粉黛,如花似月,举手投足端庄优雅。

不得不说,她这个二妹妹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

不管是容貌,还是姿态,都属上等。

而她这个正牌的嫡女,就有些不尽人意。

沈落放下茶杯,似笑非笑的开口,“二妹,怎么有兴趣来我这里。莫不是专程看看大姐我是不是还活着。”

听见这话,沈若娴瞬间从短暂的吃惊中回过神来。眸光一闪,调整了状态,轻笑道:“大姐说笑了,大家姐妹一场,难道不应该聚聚。平时在府中也就罢了,毕竟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如今难得出来,若不再聚聚,姐妹情分岂不生疏了。”

沈落侧首道:“二妹还真是大度,可我却没那么大的胸怀。”

紫衣少女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以为你是谁,也配与二姐相提并论。二姐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不过是……”

说到这里,少女的声音戛然而止,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东西。

沈落轻勾丹唇,“是什么,四妹妹怎么不继续说下去。”

沈若娴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看向沈落的目光终于不一样了,“四妹也是心直口快,大姐姐就别与她一般见识。”

“本小姐就算再怎么心胸狭隘,也不会将区区庶女放在心上。”沈落淡淡道。

“沈落,你……”一而再的被人提及自己庶女的身份,沈盈雪终于忍无可忍的朝慕容落扑了过去。

沈落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一个冷眸却在瞬间射向了身边的柔枝。

柔枝心中一颤,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挡在了沈落的面前,拦住了处于暴怒边缘的沈盈雪。

“柔枝!你干什么,给本小姐滚开。”沈盈雪稳住了身形,愤怒的瞪着挡在眼前的丫鬟。

即使没有与沈落面对面,柔枝依然能感觉得到身后传来的丝丝寒意。只得硬着头皮道:“四小姐,不过是些小事,何必大动肝火。”

“柔枝,你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沈盈雪咬牙道。

同时心底充满了不敢置信,以前欺负沈落的时候,这个丫鬟可没少从中出力,怎么今天会这么维护沈落。

沈若娴的目光不着痕迹的从沈落的脸上掠过,眼底多了几分沉思。沈落这么大的转变,她不可能一点发现都没有。

要是在以前,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沈落早就原形毕露,要死要活的冲上去出手教训沈盈雪。

哪里还能像现在这样从容不迫的谈笑风生。

难不成,那一摔,还把她的脑袋摔聪明了。

沈落淡淡的看着目裂欲雌的沈盈雪,凉凉的开口,“四妹气性这么大可不好。本小姐经昨天那么一摔,头现在还痛着呢。”

沈盈雪轻哼一声,“关本小姐什么事。”

同时心底恶狠狠的想着,昨天怎么没有将沈落摔死。

“是么!”沈落扯了下唇角,转而看向一旁神色复杂的沈若娴,微勾唇角道:“二妹妹。长姐记性不太好,记不得按照我天圣皇朝的律例,庶女以下犯上,残害嫡女且出言不逊是何罪名,不如你来告诉我。”

庶女,虽然也是千金小姐,但是若论尊贵,也就比丫鬟高了那么半截头。在嫡女的面前,其实还是实打实的奴婢。

此言一出,沈盈雪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她身后几名始终没开口的少女,看向沈落的目光终于发生了变化……

似惊似恐!

都知道拿皇朝律例来说话了,这还是之前的那个粗鄙无知,胸无点墨的沈落?

沈落扶额想了会,不紧不慢的道:“看来二妹妹也忘记了,不如我来想想,我记得好像有这么一条,若是有奴才以下犯上,冒犯主子,就算打死了也不为过。只是不知道用在庶女的身上,是否合理。”

沈若娴皱眉,“大姐姐,不过是些小事,你何必这么较真。四妹毕竟是自家姐妹,怎么能与低贱的奴才相比较。”

沈落嘲讽一笑,“如今我好生生的坐在这里,自然是小事一桩。可若我今天不能坐在这里,二妹又以为如何。”

说完这句话,沈落好整以暇的看着面前几名少女,同时也不忘注意着沈盈雪脸上的每一分变化。

自然也没错过,她看向沈若娴时,那希翼的目光。

“看来二妹是答不出来了。”眼见沈若娴的面容千变万化,沈落似笑非笑的道。

她当然知道沈若娴为何不答她这话,无非是想在众姐妹的面前,保持着她一向良善温柔的本性。

眼见沈若娴犯难,沈盈雪言辞狡辩道:“沈落,你这分明就是故意为难二姐。昨天是你自己摔下山坡,难不成还怪别人。”

“四妹,住口……”沈若娴秀眉轻皱,低声呵斥道。

“呵呵,是不是,大家心里清楚。”沈落凉薄的目光扫过众人,看得大家一阵心虚。

沈盈雪怒容满面,瞪着挡在前面的柔枝,叱道:“柔枝,你给本小姐闪开。沈落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侯府嫡女就了不起啊!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尊容,就这模样,要是我早就一把匕首抹了脖子……啊……”

话音未落,沈盈雪突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同时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一边倒去,摔了个狗啃泥,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啊——”

这所有的一切不过发生在一瞬间,就连离她最近的柔枝,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沈盈雪的脚边赫然躺着一个茶杯,正是沈落手中一直把玩的那个。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她,沈落慢条斯理的摊开手心,很没诚意的道:“抱歉,手滑。”

“沈落,我杀了你。”沈盈雪在姐妹的搀扶下站起来,脚步传来的刺痛让她倒抽了口凉气,看向沈落的目光一时有些疯狂。

“四妹若是还不长记性,没关系,我这里还有。”沈落顺手又拿起一个茶杯,淡淡道。

沈若娴终于有些绷不住了,沉声道:“大姐姐,适可而止。”

沈落轻哼一声,瞥了眼端庄大气的沈若娴,心中有些惋惜。

若非现在时机不合适,她真的很想撕了她这层美人皮。

“二小姐,不好了。”门外丫鬟传来急切的声音。

沈若娴娴转身看向急冲冲而来的丫鬟,皱眉道:“何事如此惊慌。”

丫鬟匆匆行了一礼,连忙道:“二小姐,寺里的僧人在后山发现了吴嬷嬷,林嬷嬷的尸体,夫人让奴婢来请几位小姐去后山。”

“什么,死人,我不去。”沈盈雪再也顾不得与沈落争锋相对,急急道。

其他几位小姐听了这话,脸色也微微变了。就算她们再怎么的心性高傲,但也是实打实的闺阁千金,何曾见过死人。

“各位小姐,夫人交代了,两位嬷嬷的死因有疑,为了排除嫌疑,每一位小姐都必须到场。”末了,丫鬟不紧不慢的加了一句,“尤其是大小姐。”

“母亲真是这么说的。”沈若娴正了正神色,眸光微微闪了下。

吴嬷嬷,林嬷嬷是母亲身边的人,这个时候殒命于缘生寺,莫非……

“确实如此。”

“既然如此,几位妹妹就随我走一趟吧。”沈若娴姿态优雅,向着几位小姐宽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几位妹妹也无须害怕。就算害怕,也应该是杀害两位嬷嬷的黑心人。”

“二姐说得没错。”

沈落悠悠的站直身体,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唇角勾起抹诡异的弧度。

好戏开锣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