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
更年轻人叫李林才,二十七岁,十年前离开了宁化市的家回去打工挣钱。对于一个初中本科毕业的孩子,当年离开了时也没畏惧和忧虑,满怀的憧憬和期待……,毕竟,没有用多久,那些的美丽的想象就被一点点辗压成粉末,随风飘荡散去。这三年,他极少回去,也不是不想!他离开了的时候幻想着有朝一对于一个初中毕业的孩子,当初离开时没有惧怕和担忧,满心的憧憬和期待,当然,没用多久,那些美丽的想象就被一点点碾压成粉末,随风散去。。...

年轻人叫李林才,二十六岁,十年前离开宁化市的家出去打工。

对于一个初中毕业的孩子,当初离开时没有惧怕和担忧,满心的憧憬和期待,当然,没用多久,那些美丽的想象就被一点点碾压成粉末,随风散去。

这十年,他很少回家,不是不想!他离开的时候幻想着有朝一日衣锦还乡,后来想,要是回家时能交给父母几千块钱也行啊,再后来想,总不能空手回去,拎点啥也好呀……

就这样两三年回一次家,时间不经意间从指缝中溜走,他眼看着家里那些同龄人一个个都当了爹,李林才越来越不安,家里并不富裕,只有那几亩地,还有个有些残疾的母亲,家里给不了他任何帮助,他只能靠自己!

好不容易谈了一个不嫌弃他啥都没有的女朋友,到了谈婚论嫁见家长的时候才知道,对方下面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最小的弟弟才四岁,因为超生,家里一贫如洗!对方父母倒是没有别的要求,只一条,李林才要分担对方弟弟妹妹的抚养费直到各自成家,李林才的父母断然拒绝了。

婚事吹了,他看不到未来!他开始迷茫,他无法像身边的那些人一样,只把今天过痛快了,不去想明天长什么样!他开始越来越焦躁。

可就在十天前,他接到了他妈妈的电话,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还是金子做的馅饼,狠狠砸在他身上,准确讲是砸在他妈妈娘家一家人身上!

李林才的妈妈,也就是死者,名叫林英,娘家原本是姐弟五人,林英行二,上面是大姐林雪,三妹林芝,四妹林招娣,五弟林松。

林松这个儿子对于林英的父母来说,可是来之不易,上面又有四个姐姐,自然是很受宠爱,但是,在林松六岁的时候,一次林英带着弟弟去邻村看露天电影,结果那天晚上,林松丢了,林英差点被父母打死,从此落下了破脚的毛病。

谁能想到,四十年后,林松自己找了回来!

说是林松找了回来,实际上是他派人到了宁化市,核对了各种信息,还做了DNA的鉴定,这个过程让林英姐四个感觉到这个弟弟或许有些出息。

果然,等到DAN的结果出来,姐四个收到了邀请,去几千里外的南方城市海州市相见!

姐四个犹豫了!这一趟得花多少钱?别说四十年没见,早就没什么感情了,就是四年没见,想到费用,她们也未必会去!

再说,四个姐姐都在宁化市,弟弟一个人来看四个姐姐不是更合理吗?

很快,这个顾虑被弟弟的一封信打消了。

信不是寄过来的,是有人带到姐四个面前读的。

林松现在叫吴征宇,他在信中先是表达了对家乡亲人的思念,然后大概讲了讲自己这四十年的遭遇。

吴征宇说他七岁被人从福利院领养,十几岁就跟着养父母移民国外,他努力读书,一路顺风顺水,开了自己的公司,公司收益还不错,他说他知道自己是领养的,脑子里一直有家乡和亲人模糊的印象,但是养父母对他很好,长大成人之后,他只敢消消的查,直到养父母相继过世,他才请人大张旗鼓的查!

其实五年前吴征宇就查到家里亲人的信息,也知道亲生父母在他丢了之后没几年就相继过世了,但他并没有马上回国认亲,他说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四个姐姐,只想暂时消消的关注,但是没想到,今年年初他查出了胰腺癌,虽然医治了一段时间,情况稳定了些,但他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吴征宇说他一直没有结婚,前段时间他处理了国外的房产后,回到国内,一是想落叶归根,二是想将自己的身后事处理好,这世上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亲属,只有四位姐姐了!

本来吴征宇是想回老家看看的,但是回到国内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他现在需要特别看护,不宜远行,所以才会辛苦几位姐姐跑一趟,路费他会出,只希望有生之年能见到亲人,希望自己一辈子的积蓄能让自己的亲人过得好些!

来人念完信,又掏出一沓子现金,说是路费,姐四个不知道哪条汗腺分泌出了想念的激素,相互抱着嚎啕大哭,口中都是‘我可怜的弟弟呀!’‘我命苦的弟弟呀!’,真是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弟弟身边!

李林才接到林英报喜的电话,知道自己突然有了一个有钱的小舅,而且还有大笔遗产等着他妈妈去继承,李林才第一个反应是遇到骗子了!林英说DNA都做了,还能有假?李林才说骗子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谁知道DNA的真假?谁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最终会在哪个环节上出手!

林英不以为意,坚持要去!

李林才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表姐,表哥,表弟!

表姐张爽是大姨林雪的女儿,三十岁,已婚,有个女儿已经上小学了,一家子都在宁化市福江县生活。

表哥孙有胜是三姨林芝的儿子,比李林才大一岁,也结婚了,有个两岁的闺女,两口子在外地打工,孩子在老家,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轮着带。

表弟周景天,是四姨林招娣的儿子,二十三岁,有个女朋友,俩人一起在外地打工。

电话打完,除了李林才严重怀疑对方企图,不建议去海州市外,其他三个人都觉得万一是真的呢?所以他们几个决定陪着自己的妈妈去一趟,反正给的路费很充足,真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人多力量大!

李林才见说不通,只好决定请假陪林英走这一趟。

可问题来,先是大姐林雪要求闺女女婿一起陪着去,理由是,三个妹妹都是儿子陪着,万一有啥事儿子指定比闺女有用,可三个妹妹都不同意!

林英说:“你觉得小爽不行,就让大成跟着!”

林雪反驳:“那能一样吗?一个女婿才是半个儿!”

林芝说:“那你跟铁路部门说理去,就说火车票女婿要半价!”

林招娣也说:“就那么点路费,全花你家人身上合适吗?大成要去你们自己拿钱!”

林雪气得不行,跟张爽商量让大成陪着去,张爽就别去了,张爽哪干呀!好不容易有一次免费见世面的机会,母女俩吵了几次,最后还是林雪妥协了,让张爽跟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