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绿皮火车谋杀案(一)
十一月底,清晨,寒风瑟瑟。一列绿皮火车不紧不慢的向前驶进,逶迤在白茫茫的大地上。这是一趟从鲁市开往东北小城宁化市的列车,全程二十六小时三十分。宁化市偏于东北一隅,周围多是...

十一月底,清晨,寒风瑟瑟。

一列绿皮火车不紧不慢的向前驶进,逶迤在白茫茫的大地上。

这是一趟从鲁市开往东北小城宁化市的列车,全程二十六小时三十分。

宁化市偏于东北一隅,周围多是山林,气候寒冷,经济发展缓慢,高铁始终没有修到这里。

这个城市出去打工的人很多,临近的几个城市情况跟宁化市也差不多,每年快过年的时候,这趟列车都很难买到票,可现在这个时候,不是探亲旅游的旺季,车上的旅客并不多。

列车一共十六节,前面八节都是硬座,除了餐车,硬卧之外,还有一节软卧车厢。

软卧车厢因为票价偏高,旅客更是不多,这个时候可能还都在睡梦中。

只有一个年轻人坐在软卧车厢包厢外的小椅子上,凝视着车窗外。

除了列车自带的钢铁节奏,没完没了的哐当哐当声,整节软卧车厢很安静。

窗外,白茫茫的大地上晨雾蒙蒙,远处人家炊烟袅袅,忽远忽近的树林被白雪占据枝头,冷傲苍劲。

美,熟悉的美!

年轻人好像看得如醉如痴,一动不动。

他穿的很普通,下身一条运动裤,上身一件已经起球的套头卫衣,可能是起床后还没有去洗漱,他的脸看上去有些疲惫,胡子也没刮,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离年轻人不远的一个包厢的门被拉开,走出来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毛巾,水杯和牙膏牙刷,步态不稳的走向车厢连接处的洗漱区,经过年轻人的时候,没站稳不小心碰了一下他,年轻人这才回过神来。

“诶呦,对不住啊!”中年男人不好意思的说。

“没事,没事!”年轻人客气的回答。

“这车开的,速度不快还不稳,也不知道啥时候能通高铁!”中年男人嘟嘟囔囔的继续朝前走去。

年轻人拿起小桌板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起身走进包厢,推了推睡在下铺的人,没有反应,他又推了推:“妈,起了,再有两个来小时就到了。”

还是没有反应!

“妈!妈!妈!”年轻人的声调越来越高。

……

乘警徐小川快走到软卧车厢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高声叫喊,他双眉一挑,加快脚步朝软卧车厢冲了过去,很快他就听清楚了喊叫的内容:有没有医生?快救救我妈!有没有人能帮帮我,有没有医生……

徐小川冲进软卧车厢的时候,年轻人刚被负责这节车厢的乘务员薛刚扶起身,身边被其他包厢出来的人围着,年轻人可能情急之下,没有站稳,刚才摔倒在车厢内。

“小伙子,你先别急,你妈咋地了?”

“是不是哪不舒服了?”

“你跟乘务员说,这车上啥能人没有,让他们大喇叭广播一下子……”

“诶,乘警也来了!”

年轻人看到徐小川,朝他伸出一只手,用另一只手抓着薛刚,哽咽的哀求:“你们快去救救我妈!”

“多少号?”徐小川挤到年轻人身边,架着已经浑身无力的年轻人焦急地问。

年轻人转身指了指:“就那,快,快!”

他嘴里说着快,可双腿却颤抖着一步没动,徐小川和薛刚只好半拖着他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用对讲机喊列车长刘敏,让她找个医生尽快赶到软卧。

徐小川和薛刚走进包厢,只看了一眼右侧下铺上的人,俩人心里同时咯噔一下!薛刚下意识的站到徐小川身后。

徐小川上前弯腰试了试鼻息,这一试,脑子里嗡一下,已经没有气息了!他又赶紧试了试脖颈处,一丝脉搏没有,他又不甘心的摸了摸手心,一丝温度没有!

徐小川站直身子,铁青着脸扭头看向薛刚,薛刚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哪遇见过这种事,他从徐小川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左侧的下铺上。

年轻人站在包厢门口,他像是也看出了结果,证明了自己之前的判断,他扶着门框慢慢滑坐到地上,悲怮的喊了一声:“妈呀!”然后垂首痛哭。

软卧中的旅客不多,刚才全出来了,堵在包厢门口,此刻,除了那个中年男人蹲下身子安慰年轻人,其他人都快速走回自己的包厢门口,又不肯进去,就站在门口观望。

列车长刘敏很快带着一位中年人来到软卧,到了包厢门口,刘敏语速极快的说:“先让刘医生看一下,确定是哪方面的问题,我再广播找对应的专科大夫!”然后她又弯腰拍了拍痛哭不止的年轻人说:“你先别着急,先让医生看看。”

徐小川侧身出了包厢,薛刚赶紧跟了出来。

“已经……没气了!”徐小川轻声说。

刘敏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一下没站稳,向后倒退一步靠到了小桌板上。

“我再看一下!”刘医生侧身进了包厢。

刘敏瞪着眼睛张着嘴,紧张的看着刘医生,眼睛都没眨!

很快,刘医生直起身朝着列车长微微点点头,然后又重新弯腰简单查看了一下。

刘敏双肩向下一塌,心跳有些加速,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后面还有很多事需要她安排!

“小伙子,你先别哭,你妈妈之前有心血管疾病吗?”刘医生简单检查之后,蹲下身子问年轻人。

年轻人捂着脸摇了摇头。

“高血压呢?”

年轻人摇头。

“有没有过敏史?”

年轻人又摇了摇头。

“昨晚到凌晨,你妈妈有没有表现出恶心,呼吸困难,眩晕这样的症状?”

年轻人还是摇头。

“你妈妈平时打呼噜吗?”

年轻人点点头。

“你妈妈的身体状况一直都很好吗?”

年轻人重重点了点头。

“你昨晚睡得沉不沉?”

年轻人摇摇头,哽咽着说:“没怎么睡。”

刘医生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说:“你母亲的死因有些蹊跷,我建议到宁化之后解剖尸体,查明真相!”

年轻人惊愕的抬头看向刘医生,刘医生朝他鼓励的点了点头,年轻人艰难的从口中挤出一个字:“好!”

刘医生站起来侧身走出包厢,严肃的对徐小川说:“建议封锁现场!”

徐小川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刘敏。

刘敏指了指刘军对徐小川说:“我哥刘军,法医!”

徐小川赶紧伸出手与刘军握了握,紧锁眉头低声问:“他杀?”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