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6章 我们分手吧
苏木拿了现在的阿公做的药酒回来给白佩兰擦脚。上次因为怕她摔一直这样手上用了很大的力扼住她的脚踝,现在的一看都青了一大圈。苏木倒了药酒在手上用力给白佩兰搓出来。“木木,我没事儿,过两天就好了,你阿公做的药酒是也不是快没了?省着点用。”白佩兰地说。现在的村里刚才因为怕她摔下去手上用了很大的力掐住她的脚踝,现在一看都青了一大圈。。...

苏木拿了以前阿公做的药酒过来给白佩兰擦脚。

刚才因为怕她摔下去手上用了很大的力掐住她的脚踝,现在一看都青了一大圈。

苏木倒了药酒在手上用力给白佩兰搓起来。

“木木,我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你阿公做的药酒是不是快没了?省着点用。”白佩兰说道。

以前村里就只有父亲一个苗医,他过世之后村里就没了医生,有时村里人生病就来家里拿点药对付一下,实在不行才上镇医院,不过到底还是不方便。

苏木在家的时候也会让她帮忙看看,不过她年纪小有些人还是不放心。

但村里没医生也是没办法,苏木还是能解决一些小问题的。

“没事,我会做,等有空我多做一点放在家里。”苏木说道。

白佩兰叹口气,看着苏木,“木木,你还是回去上学吧,你阿爸生前就希望你能考上大学,还有你阿公,以前你学习那么好,不要放弃……”

苏木的手一顿,想起前世。

其实她是个好强的人,本来成绩也一直很好,不过后来因为谈恋爱成绩下降了很多。

女孩子情窦初开便成了恋爱脑,心思就没放在学习上,后来又因为认亲的事天天和母亲闹,就更没心思读书了,前世的这时候已经有一个月没去上学了。

前世也是今天,那个初恋找到她说要和她分手才让她失魂落魄根本没注意母亲的事。

等她听到母亲的死讯才后悔莫及。

失恋再加上丧母,她的情绪一落千丈,后来又阴差阳错被陆在川睡了,连高考都没参加,更不用说上大学了。

所以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这一世再也不能犯前世的错误。

“阿妈,您放心,我会把书本重新捡起来,我会考上大学的!”苏木说道,心里也暗暗下定了决心,这一世再不能像前世一样。

这时外面传来推门声,一个穿着苗族服饰的男人走了进来。

正是前世的初恋乌金。

苏木和乌金是村里唯二的上了高中的年青人。

这苗寨大部分孩子上了小学就没上学了,上初中的都很少。

女孩子过了十五岁就可以嫁人,像苏木这样十八岁还在上学的真是凤毛麟角。

乌金是村长家的孩子,所以还是比别人家多一点见识,会让孩子多读书。

两人也是村里仅有的两个高中生,一起上学一起读书,朝夕相处,自然就有了感情。

连村里人都觉得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谁知后来苏木的成绩一落千丈,又有别班的女孩子追求乌金,他就觉得以后苏木考不上大学配不上自己了,与其高考后纠缠不清还不如早一点分手。

前世也是今天他提出的分手,才让苏木伤心欲绝根本没注意母亲的事。

现在他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吧?

“阿金来啦?”白佩兰微笑看向乌金,这个孩子是她看着长大的,和女儿的感情很好,几乎可以说是苏家的准女婿了,看到他自然很高兴。

“白姨,我找阿木有点事儿!”乌金脸上有点不自然。

“好啊,木木,你去吧,阿妈这里没事了!”白佩兰一脸笑意。

如果是以前苏木见他来一定是含羞带笑地亲热叫他“阿金哥”,可是现在呵呵……

苏木面无表情,看向乌金,“我们出去说吧!”

“好!”乌金巴不得,在长辈面前他还真有点开不了口。

两人走出房门,走下石板阶梯,苏木站住,“说吧,什么事?”

“阿木……”乌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们分手吧!”

苏木看他一眼,毫不犹豫地点头,“好!”

说完转头就要走。

乌金吃了一惊,她怎么一点都不生气?他以为她肯定会又哭又闹,她的性子一向比较泼辣,现在怎么这么冷静?

他都准备好一大堆理由等着辩解,谁知道她竟然一口答应了?

不知怎么见苏木这样乌金心里反倒有点不舒服了,难道她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乌金拉住苏木的胳膊,“你都不问问为什么吗?”

“为什么?”苏木转回头冷笑一声,讥诮地看着他,“好啊,那你说说为什么?”

乌金一噎,苏木这样他反倒说不出话来了。

“不就是因为我考不上大学配不上你了吗?不就是因为我没被城里当官的父母认回去没有利用价值了吗?不就是因为有别的女孩子喜欢你了吗?还能因为什么?”

乌金语塞,虽然这都是实话,可是被苏木这样赤果果地说出来还是让他有点无地自容。

“阿木,我不是……”

“不是怎么?你是不是想说你是不得已?省省吧!”苏木冷冷看着他,“我同意了你不是该高兴才对吗?现在又做出这副样子来给谁看?好像是我辜负了你一样!”

“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缠着你,也不会在其他人面前说我们俩的事,我会撇得干干净净,行了吧?”

苏木说完甩开乌金的手头也不回地上了阶梯。

“阿木……”乌金看着这样的苏木不知怎么突然感觉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心里空空的。

可是事已至此,算了……,乌金转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苏木走到家门口正想推门,听到边上传来“咔嚓”一声踩断树枝的声音。

“谁在那?”苏木喊了一声,居然有人偷听?

“是我!”陆在川从屋后走出来,他是正好回来无意中听到他们的对话,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只是没想到小姑娘年纪轻轻就谈恋爱了?

不过在他们苗寨好像也不算早,听说他们十五岁就可以结婚,但因为政策的原因要二十岁才去领证。

不过有些没领证也一辈子在一起,少数民族这方面比较不在意。

“你都听到了?”苏木看向陆在川。

“我不是故意的……”陆在川有点不自然。

“进来吧!”苏木看他一眼也不想解释什么。

两人一起进屋,陆在川走到白佩兰面前叫了一声阿姨。

“我姓白,你叫我白姨吧,他们也都是这样叫我的。”白佩兰微笑说道。

“白姨!”陆在川从善如流。

“这是我女儿苏木,你可以叫她阿木。”白佩兰继续说道,“她爸是汉族人,孩子是跟她爸姓的。”

“是吗?”陆在川有点好奇,“那你们还有苗族姓吗?”

“以前有,我们这一支叫‘仡莱’,但苗族没有文字,后来就都用了汉姓。”白佩兰说道,“不过我们还是给木木起了个苗族名字。”

“叫什么?”陆在川问。

“叫‘阿娜依’,娜依苗语是牡丹的意思,你看我们木木长得多漂亮!”白佩兰笑着说道。

“阿妈!”苏木嗔怪一声,还从来没听母亲在外人面前夸过自己,还是在陆在川面前,她的脸红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