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章 我叫豆豆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第004章 我叫豆豆

作者:顾清渏 小说: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更新时间:2021-09-13 06:17:26
但是,的话也没陆在川,儿子怎么回去?望着面前这张是儿子基本上一模一样的脸,苏木的眼睛潮润了。她还记得我那时候她了没多少时日了,从外乡回去,儿子据说她来了很开心,说要来看她。她欢天喜地地在房里耐心的等待,始终在窗边望着下面,猜测着儿子会从哪个方向回来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已经没多少时日了,从外乡回来,儿子听说她来了很高兴,说要来看她。。...

可是,如果没有陆在川,儿子怎么回来?

看着面前这张和儿子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苏木的眼睛湿润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已经没多少时日了,从外乡回来,儿子听说她来了很高兴,说要来看她。

她欢天喜地地在房里等待,一直在窗边看着下面,猜想着儿子会从哪个方向过来。

当看到儿子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她满心欢喜。

可是一辆卡车突然冲了过来,把儿子一下撞飞,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倒在血泊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她心痛得一下晕了过去。

醒来后她悲痛欲绝,她很后悔,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要见儿子,如果不是自己回来儿子就不会出事。

都怪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那之后原本还有几个月寿命的她病情急转直下,没几天就全身脏器衰竭。

最后陆在川来看他,似乎很悲伤,她却只想冷笑,如果不是他儿子怎么会出事儿,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她和陆在川离婚之后,过了很久,抑郁症治好后,过了两年她很想儿子,想回来看看他怎么样了。

她打听了儿子上的幼儿园,偷偷地跑去看他。

却惊愕地发现儿子的腿脚居然不利索,走路明显有点跛,左右腿似乎不一样长。

她明明记得孩子生下来的时候是好好的。

经过打听才知道儿子小时候家里没及时带他去打疫苗,得了小儿麻痹症才变成这样的。

她很愤怒,陆在川自己就是医生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和那个青梅竹马又在一起了,都是那个女人在带孩子。

怪不得,她怎么会好好带别人的孩子?

她真的很后悔,早知道当初说什么也要把孩子带走。

可是她也知道当时的自己根本没那个能力。

所以自己也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能怪谁?

那之后每年她都会偷偷去看孩子,却从来不敢让他知道,她怕孩子会怪自己。

有一次她又跑去看孩子,那时候孩子已经上小学了,他一个人回家,路上遇到高年级的孩子欺负他,嘲笑他是瘸子,还敲诈他的钱。

苏木忍不住站了出来,把那几个大孩子打跑了。

当时儿子抬头看着她,一脸感激。

他说:“阿姨,谢谢你!”

苏木的眼眶一下就红了,她想说我不是阿姨,我是你阿妈。

可是她不敢说,她没脸说出来。

她蹲下身体,笑着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陆慕苏,小名豆豆,阿姨你可以叫我豆豆!”豆豆回答。

“豆豆!”苏木眼泪一下掉了出来,原来豆豆的小名没有变,那还是自己给他起的。

“阿姨,你怎么哭了?”豆豆问。

“阿姨没哭,阿姨是眼里进了沙。”苏木说道,抹了一下眼泪笑着看向豆豆,“你还这么小怎么自己一个人上学?”

“爸爸妈妈都很忙,他们都要上班。再说我不小了,我都六岁了,能自己上学。”豆豆眨着大眼睛说道。

苏木很心疼,他不一样,他和其他孩子不同,他的腿有问题,会被其他孩子欺负,怎么能让他一个人上学?

“你妈妈对你好吗?”苏木问。

豆豆面色僵了一下,低垂了眼眸,还是点点头,“……好!”

苏木的心簌地一疼,那个女人能有多好?孩子懂事得让人心疼。

“肚子饿了吗?”苏木牵起豆豆的手,“阿姨带你去买好吃的。”

豆豆摇头,“爸爸说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

苏木又蹲下身体,“阿姨不是陌生人,阿姨是……你爸爸的朋友,你爸爸叫陆在川对不对?”

豆豆惊讶地瞪大眼睛,“阿姨,你认识我爸爸?”

苏木摸了摸豆豆的小脑瓜,“对,所以阿姨不是陌生人,也不是坏人。不过阿姨以前犯过错是偷偷跑回来的,没告诉别人,豆豆可以替阿姨保密吗?”

豆豆乖巧点头,“好!”

苏木笑着牵起豆豆的手,到一家卖蛋糕的店,给豆豆买了一块精美的蛋糕。

看着孩子美滋滋地吃着蛋糕,苏木的心柔软无比。

“豆豆,你爸爸对你好吗?”苏木问。

“嗯!”豆豆点头,“不过他太忙了,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手术,他都没时间管我。”

豆豆的神色有些惆怅,但看得出来他对陆在川还是有感情的。

这一点苏木还有点欣慰。

她有想过要不要把孩子的抚养权争取过来,可是她自己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她争不过陆在川。

而且她自己也很忙,跟着师父行医也是居无定所,这样的自己真的能给孩子好的生活吗?

她不确定。

最后她还是把孩子送了回去,送到小区门口看着他走进去,告诉他以后还会来看他。

那之后每年她都会找时间回去看孩子,他们之间的见面也成了他们的小秘密。

后来她生了病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去看孩子,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之后,她想最后的时光一定要和儿子一起度过,就回去了。

谁知道那一次却成了孩子的催命符,让她后悔莫及。

所以苏木的心里全是自责以及对陆在川的怨恨,如果不是自己的逃避,如果不是陆在川的忽视,儿子怎么会英年早逝?

陆在川见小姑娘突然红了眼眶,心中不解,是因为手上的伤吗?

便说道:“你等等,我去拿药过来给你擦。”

“不用了,我自己就是医生!”苏木收回眼眸,脸色又冷了下来。

“你的手上和膝盖必须消毒,不然很容易感染!”陆在川坚持说道。

“我说了我自己就是医生,我是一个苗医!”苏木的声音一下提了起来,“怎么,你也和那个刘文娟一样看不起我们苗医?”

“我不是那个意思……”陆在川愣了一下,没想到小姑娘像刺猬一样敏感,“我只是觉得西药有时候效果会快一点。”

“我说了不用!”苏木大吼一声,忍不住发脾气。

“木木!”身后传来白佩兰虚弱的声音。

苏木连忙转过身,“阿妈,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儿!”白佩兰挣扎着坐起来,苏木连忙把母亲扶好,拿起枕头放在她的身后。

白佩兰对苏木嗔怪一声,“不许对人这么没礼貌,人家也是好心,快向人道歉!”

苏木低垂了眼眸,抿了抿嘴,不想惹母亲生气,心不甘情不愿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没事儿!”陆在川摆摆手,小姑娘可能心情不好吧,不会和她计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